北京目標明確:稱若達成貿易協議 美國加征的關稅必須全部取消

大阪G20特習會後,中美恢復貿易談判。

【博聞社】繼上周特習會達成美中談判重回正軌後,中國商務部4日舉行例行新聞發佈會,新聞發言人高峰就中美經貿磋商相關問題回答了記者提問。在發佈會上,關於近期雙方團隊的磋商計劃,高峰表示,目前雙方經貿團隊一直保持着溝通,如果有進一步的信息,將及時發佈。

有媒體問,磋商是否會從頭再來,還是在此前的基礎上繼續進行,以及美方稱不會再對中國產品加征新的關稅,是不是意味着不會撤銷此前對中國產品2000億美元的加征關稅的問題。對此,高峰迴應稱,中方始終認為,單邊加征關稅的做法損人害己,最終傷害的會是美國的企業和消費者的利益,也給全球經濟帶來不確定性,甚至造成衰退性影響。美國對中國輸美商品單方面加征關稅是經貿摩擦的起點,如果雙方能夠達成協議,加征的關稅必須全部取消。中方對此的態度是明確的一貫的。

彭博社記者在發佈會上問,特朗普與習近平在大阪會晤後,特朗普稱中國將向美國大量購買農產品,不過中方聲明中沒有提到這一點,是否屬實以及中國打算購買多少農產品?

高峰在回應中表示,「受中美經貿摩擦影響,中美農產品貿易受到衝擊,這是我們不希望看到的。」高峰同時回應,農產品是雙方需要討論的重要問題,不過他沒有回應具體購買多少農產品。

而中國外交部同一天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也有記者問到中國是否將購買美國大豆和豬肉。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回應中建議記者「向主管部門詢問」。

特朗普被指一搖三擺 習近平目標明確貿易戰談判有優勢

中美貿易戰如火如荼。據華爾街日報說,在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中,美國應當享有一切主動權。但中國自身也有一個強大的優勢:目標明確。據中國官方報道,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舉行新聞發佈會,他表示,如果中美雙方能達成協議,加征的關稅必須全部取消。據早前消息,中國拒絕觸動包括修訂法律在內的核心利益作為談判內容。

據該報道說,在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中,美國應當享有一切主動權。美國從中國進口的商品規模遠高於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商品規模,美國還是眾多關鍵技術的唯一供應國,而且世界其他地方對美國也更加忠誠。

據該報道稱,但中國自身也有一個強大的優勢:目標明確。儘管中方的談判重點發生了變化,但過去幾十年里,其目標始終不變:在堅持一黨專政的同時穩步提升發展水平。美國禁止向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提供關鍵技術,這對中國下一階段的發展,即在全球最先進技術領域展開競爭,構成了生死存亡的威脅。因此,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末在日本大阪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間隙舉行會晤時,習近平提出的重啟談判的主要條件是解除華為禁令。

而長期以來,對於是將中國視為一個可以管理的夥伴、還是一個必須被排斥的對手的問題,美國領導人一直存在分歧。特朗普政府內部也存在分歧,特朗普解除華為禁令的決定讓這場對決的結局一如既往地撲朔迷離。

商業新媒體引述報道指,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約束效率低下的國有企業,獲得進入外國市場的渠道,以及帶動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增長。隨着人民幣匯率被低估,加入WTO吸引了大量外資和專家,使中國成為了世界工廠。

這導致中國的貿易順差不斷擴大,與美國之間的摩擦加劇。北京方面通過讓人民幣升值來化解這種緊張局面。之後,中國的政策重點從吸引外國投資、以出口帶動增長轉變為培育國內龍頭企業。因此,即便中國的貿易順差佔GDP比重開始縮小,但西方企業進入中國市場的通道仍有所收緊,並面臨向中國競爭對手轉讓技術和訣竅的壓力。

報道說,如今中美兩國陷入關稅戰,美國試圖通過關稅施壓,讓中國結束對美國企業的歧視性待遇。然而,中國的政策重心又一次演化,從在國內保護本國龍頭企業轉變為在節能汽車和人工智能(AI)等最先進產業中培育全球性領軍企業。

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高級中國問題專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稱:「中方仍在高度保護其國內市場,但他們認為最值得保護的東西已隨着時間的推移發生了變化,而且隨着他們在科技領域的雄心擴大,也推動了市場的升級。」

該報道說,華為並非無名小卒,在5G通信網絡這個堪稱全球最重要的技術領域,該公司是首屈一指的供應商,也是國家自豪感的一個重要來源。

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經濟學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認為,華為、國有企業控股的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以及電力壟斷企業中國國家電網公司,是推動中國科技進步的戰略工具,處在習近平提出的中國發展方針的核心。

該報道說,美國打擊華為最初是出於國家安全考慮,理由是華為有可能成為中國政府從事間諜活動的一個工具。而現在,這件事已成為如何對待中國這一更廣泛爭論的一部分。

美國領導人原本認為,加入WTO將有助於加強中國的法治,並鼓勵中國實現經濟市場化、政治自由化。但到奧巴馬(Barack Obama)卸任總統時,這些希望已經破滅,特朗普政府全盤否定了前政府最初的觀點。不過,特朗普政府還沒有拿出一套替代性方案,華為事件反映了現任美國政府內部的分歧。

面對中國,特朗普並不認同這是兩種世界觀分歧。報道指出,特朗普用評判所有國家的交易型指標來評判中國,那就是貿易逆差、美元匯率和道瓊斯指數。上周六,在解釋暫時放過華為的原因時,特朗普說:「我們賣給華為大量產品。」他還為一年前應習近平個人要求暫停實施對中興通訊的銷售禁令的決定作出辯解,稱這是因為中興通訊向美國支付了高額罰款,「他們還必須購買美國貨。買美國貨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據華爾街日報說,成功談判的秘訣在於了解自己的底線,而這似乎是美國仍在努力弄清的問題。

法廣/美國之音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