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月娥仅撤回修例 香港能否走出当前困局

【博闻社】

香港反修例示威抗议运动已持续近3个月,引发不断升级的警民暴力冲突,香港社会也因此一直处在动荡之中。自6月来对撤回条例寸步不让的林郑月娥,在9月4日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企望以此平息社会怨气。5日上午,林郑就撤回修例会见记者,强调目前最迫切的就是要遏止暴力,捍卫法治,重建香港社会秩序。

 

林郑拒设独立委员会  强调支持监警会 

 

林郑月娥的电视讲话并未答应民间五大诉求,仅仅是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林郑更拒绝了许多建制派人士都赞成的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她认为,有关港警在示威浪潮中的投诉,应按既定机制,交由监警会处理,而不应另设独立调查委员会。

林郑以监警会回应“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同时在今日结束的记者会上她再次强调,将全力支持监警会工作。并在9月4日公布了国际专家小组成员名单,专家组将提供国际经验及意见,以助会方审视与香港地区近期大型公众活动相关的警务工作和程序。

 

监警会调查和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区别何在?

监警会独立于警务处,是香港处理针对警察投诉的组织。但监警会没有权力传召证人作供,投诉人提供的资料也可以用于未来的司法程序,投诉人或证人可能因为害怕公开对自己不利的资料,而选择不作出投诉或不作供。外界也担心,林郑日前宣布的加入监警会的新成员,包括前高官余黎青萍,及前大律师工会主席林定国的相关背景,无法做出公平公正的裁决。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对此表示,林正月娥新任命的两位监警会成员都是“自己”的人。的确,余黎青萍曾在林郑月娥参选特首时,担任其竞选办资深顾问。

 

而独立调查委员会由行政长官按需要成立,专责调查单一事件,例如香港铁路早前被揭发建造新车站时建筑水平不达标,一些工程人员被怀疑发出造假的合格证书,特首林郑月娥于是成立调查委员会。

这些调查委员会的主席通常由法官担任,有权力传召证人作供,证人或投诉人提供的资料都只会在调查过程中使用,而不能在未来的任何法庭审讯中作为证据,被视为可以更有效保障证人或投诉人的权利。

 

林郑撤回修订,北京官媒淡化内情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于9月4日傍晚5时47分发表电视讲话,正式宣布撤回修订,而晚间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未提及撤回条例一事。据悉,官方给出的理由是:《新闻联播》所用稿件均来自官媒新华社,而新华社未能及时整理林郑讲话的相关通稿。

 

但林郑撤回条例一事应与北京提前沟通过,才录制了讲话视频,官媒理应事先准备好此类重要新闻的文稿,且日前官媒对香港事件进行大规模舆论渲染,甚至在9月4日当天,《新闻联播》还播放了“香港各界:止暴制乱是当前最迫切的任务”、“香港各界谴责暴力行径 呼吁恢复秩序” 这样两条新闻,因此上述官方理由并没有被香港市民认可。

 

新华社在晚间19时37分才发布撤回条例的新闻,言语简略,内容包括:

保安局局长在立法会复会后,按《议事规则》动议撤回条例草案;全力支持监警会的工作;从本月起,行政长官和所有司局长会走入社区与市民对话,一起探讨解决方法;邀请社会领袖、专家和学者,就社会深层次问题进行独立研究及检讨,向政府提出建议。

截至发稿前,中国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等机构,对于林郑的4项行动未有任何官方声明回应,而在此前6月15日林郑宣布暂缓修例时,上述机构都是第一时间发表声明,对其决定“表示支持、尊重和理解”。

 

后新华社又在20时16分做了如下内容删除修改。

据博讯记者了解,凤凰网曾在六点左右进行过撤回《逃犯条例》的相关报道并删除。

2019年6月28日,被视为中共在香港官媒的《大公报》,曾透露林郑月娥将明确撤回《逃犯条例》,但随即撤回该篇社论。

 

《明报》亦报道称,根据中国官方的沉默、官媒的低调删改、以及港澳办发言人在13号才声称“围绕修改《逃犯条例》所出现的事态已经完全变质,目的是要夺取香港的管治权”等情况,合理推测北京对此次林郑的让步并非心甘情愿。

 

林郑曾寸步不让  难挽人心

 

对于民间的五大诉求,林郑月娥真正以实际行动回应的,目前只有撤回修例这一条。而从暂缓到撤回修例,历时三个月,林郑的过往回应并不尽如人意。

 

6月9日,一百万香港民众上街游行,要求撤回《逃犯引渡条例》,创下香港主权移交后的最高纪录。

6月12日,“三罢”行动,大批示威者包围立法会大楼,阻止立法会辩论草案。香港警方以催泪弹镇压示威者,逮捕数十人。林郑当晚发布视像讲话,仍拒绝宣布停止修例工作,并把示威者称为“暴徒”,在香港引起民愤。

6月15日,林郑宣布暂缓修例工作。但根据立法会议事规则,法案提交立法会首读后,只有“押后”或“撤回”,并没有林郑所说的“暂缓”。

6月16日,两百万市民走上街头,要求撤回修例。

6月18日,林郑月娥向市民道歉,但拒绝引咎辞职,也拒绝撤回修例。

7月1日,大批示威者冲进立法会破坏,喷漆涂黑区徽,抗议议会失效,要求“撤回”《逃犯条例》。

7月7日,市民发起九龙大游行。

7月9日,林郑表示《逃犯条例》草案”寿终正寝“。林郑月娥的说法也被批评是玩弄文字游戏,亦不尊重立法机制。

 

然而,这场反修例风波严重破坏了香港的社会秩序。港警与示威者的暴力对峙不断升级,更发生多次有社团背景人士暴力袭击事件,造成过千人被捕,7人死亡,流亡者难以估算。林郑期望用一句“正式撤回修例”扭转局面只是美好愿景罢了。

 

示威者:撤回“太迟”  已“无补于事”

 

林郑月娥6月16日宣布暂缓修例建议后,三个月以来都拒绝撤回议案。尽管昨日作出正式撤回修例的“让步”,仍有许多抗议群众在网上表示,这样的做法是不够的。网民在林郑发表“四大行动”的社交平台刷屏留言,警告她“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有批评指出,林郑“撤回”的决定来得太晚,而且示威浪潮的焦点现时已经转移到警察处理示威的手法,她这样做对缓解香港局势没有太大的帮助。

 

示威者4日晚也召开记者会回应,直指即使政府宣布撤回,都可能只是“讲大话”,又指林郑让步提出撤回,说明近月的抗争有效,若所谓五大诉求未全获满足,不会罢手。

 

香港众志的秘书长、前学生领袖黄之锋认为,林郑的让步“太迟和太少”,而抗争至今已有7人失去生命,另有1200名示威者被捕。多次发起百万人以上大规模游行抗议的民间人权阵线的召集人岑子杰表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但远远不够,“当一个火头刚起,一碗水的确可以灭火,但如今已是好比‘亚马逊森林大火’,一碗水不能平息政治风波,更会加深社会的矛盾。”曾经发起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游行的元朗居民锺健平表示,他相信示威者会坚持“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他说:“讲了那么多个月撤回,你现在好像抛少少出来,人家怎么能接受,我们怎么对得起伤亡的手足?我自己都被人打,怎么面对?”

另有示威网民指,林郑撤回修例是以退为进,要为实施《紧急法》铺路。针对质疑声,林郑也在记者会上回应,所做只是希望让香港走出困局,恢复社会秩序。

 

就在5日林郑会见传媒交代撤回修例决定时,屯门五间学校500名中学生组织联校人链活动,于屯门轻铁石排站天桥站上举起写有“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纸牌。对于林郑月娥决定撤回修例,参与活动的学生认为是“无补于事”,他“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系人都识背啦,林郑都明白,但系净系讲撤回嘅话,明显系想敷衍了事”。

 

黄之锋5日上午亦在台湾开记者会,他指出此次来台有三项诉求,希望台湾能给予香港受迫害人士更多实际协助,因此不管台湾是修改难民法,还是透过机制处理,只要正面帮助到港民的,相信港民都会支持。黄之锋认为,不论解放军是否已经混入港警的,港警每星期都在镇压港人,在紧急法通过后,就能把人从从香港踢出去,不让他们进入,期盼台湾民众能关注,也希望在中国国庆10月1日前,全世界都能透过游行支持香港。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