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諾登在新書中解釋泄密原因:媒體是美國政府第四權力


【博聞社】六年前,美國情報部門前工作人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泄露了有關西方政府大規模監控項目的機密文件。在其9月17日開始出售的個人回憶錄《永久記錄》中,斯諾登解釋使其公布美國情報部門秘密文件的原因。

斯諾登2013年6月向美國《華盛頓郵報》和英國《衛報》提供了一系列有關美英特工部門進行互聯網監視跟蹤計劃的機密材料。然後他飛到香港,再從香港來到莫斯科,並在謝列梅捷沃機場國際中轉區逗留了一段時間。後來俄羅斯向斯諾登提供了為期一年的臨時庇護,條件是他停止針對美國的活動;2014年8月,斯諾登獲得為期3年的俄羅斯居留許可;2017年1月,斯諾登的居留許可被延長至2020年。

斯諾登在書中寫到:”憲法體系只有當所有三種權力按規定工作時,才能發揮作用。當這三權不僅停止運轉,而且有意識並協調停止運轉時,結果就導致有罪不罰的文化。我明白,最高法院,或國會,或奧巴馬總統都不會讓情報界承擔責任。”

他相信:”現在是接受這樣一個事實的時候,即情報界將自己置於法律之上,並且考慮到系統被破壞,他們是對的。情報界比創建規則的人更了解規則,並將這些知識用於自己的目的。 他們『破解’了憲法。”

據他稱,唯一能對這種規模的犯罪行為作出合適的回應就是公布秘密信息。

斯諾登表示:”全面披露大規模監視的機構,不是我,而是媒體, 實際上媒體是美國政府第四權力,受權利法案保護:這是唯一足以應對犯罪規模的答案。”

斯諾登希望法德政府提供庇護

《費加羅報》國際版周日載文關注前國中情局僱員斯諾登,他在揭露美國政府進行大規模監控行動後,從2013年到現在他居住在俄羅斯。斯諾登在周六接受法國France Inter電台採訪後,其全文將在周一發表,他表示對於他這類首先揭露者來說,可悲的是不是在歐洲,而是在俄羅斯可以發出聲音,他不希望法國變成大家不愛戴的國家。

在採訪中,現年36歲的斯諾登表示曾經於2013年請求當時的法國奧朗德政府提供政治庇護,他也希望得到現在的馬克龍政府提供的政治保護,申請庇護。

斯諾登還透露他向大約20多個國家的政府尋求政治庇護,包括法國和德國,但是受到拒絕。他強調不僅是法國和德國,而是在西方生活的每個人的隱私和政治制度受到威脅。

《世界報》刊登斯諾登新書的節選寫到,他乘坐的飛機於2013年6月23日在莫斯科機場着陸,本來以為只會停留24小時,沒想到已經在俄羅斯生活了6年,他無法理解的是美國政府讓美國公民滯留在俄羅斯,特別是在他的問題上顯示出來美國政府失策以及在與俄羅斯較量中的失敗。

該報寫到,斯諾登將美國國家安全局和及其對手英國情報機構進行竊聽的機密通過記者公佈於世,他本來打算前往厄瓜多爾,但是因為美國政府取消了他的護照,讓他滯留在俄羅斯。

斯諾登此前泄露的機密文件顯示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政府的大規模監控項目。法國塞伊出版社出版斯諾登新書《永久記錄》,他堅持抨擊政府的大規模監控行動,他強調自己遵守憲法,是為了捍衛保護個人隱私進行抗爭,他對世界上抬頭的威權主義發出警告。

《世界報》評論指出,斯諾登的新書不僅僅是捍衛自己遵守美國憲法,而更是要讓更多的包括美國人在內地世人知道自己的選擇,顯示自己的正直,證明自己的愛國行動,他也尋求改變自己在美國人心目中的形象。

斯諾登指出政黨和企業家知道運用新技術會對影響世界,而且網絡技術的發展,對人進行監視,其實是對每個人都潛在危險,他呼籲停止進行大量數據收集,而美國政府通過改變法律條款,讓大規模存儲數據合法化。

美國政府譴責斯諾登犯有叛國罪,斯諾登通過在美國的律師朋友和在德國的記者爭取離開俄羅斯,在沒有獲得法國庇護後,他決定出版新書,尋求更多支持,甚至在條件允許下返回美國。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法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