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科学著作 雄安被译成Male Safety

【博闻社】近日有网友发现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绿色金融与绿色雄安建设》(Green Finance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Green Male Safety)一书封面上,将雄安翻译成“Male Safety”,这一翻译让人啼笑皆非,也再次唤醒人们对学术翻译的关注。目前,这本学术著作已经从销售平台下架。

现实中,很多学生和学者面对学术翻译束手无策。其中,最著名的案例大概是某知名大学学者将蒋介石的韦氏拼音写法Chiang Kai-shek,翻译成“常凯申”。如果说街头上的广告牌翻译错误,尚且因为制作者文化水平参差不齐情有可原,那么严肃的学术作品还因为翻译产生歧义,让读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多少有辱斯文。因为太多人无力准确地翻译自己的论文,论文英文摘要的翻译,甚至被做成了一门生意。搜索相关关键词,铺天盖地的是商业翻译机构的广告。有翻译机构毫不避讳地打出了这样的广告:“帮助万千学子解决摘要翻译难题。”在大学里,英语好的学生在论文提交阶段,很可能成为抢手资源。在论文写作中,找人“代笔”翻译是否违背学术规范,是一个必须解答的问题。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愿意花钱解决翻译难题,而且某些商业翻译机构的服务水平是否靠谱,流水线的翻译模式是否真的用心,也让人深深地怀疑。很多情况下,论文写作者以为没有人深究翻译文本,他们借助翻译软件、在线翻译平台敷衍了事,闹出了更多笑话。将雄安翻译成Male Safety(字面意思是“雄性安全”),很可能也是源于生硬的机器翻译,而这还不是最荒诞的结果。难免有人质疑,对于多数学位论文,没有在国际上发表的需要,甚至都不会被外国学者引用,为什么还要翻译成外文?原因不难解释:学位论文既是学生学术探索的成果体现,也是学术训练的过程。掌握外文表达能力,也是检验学术能力的一个标准。众所周知,英语已成为国际通行的学术语言,对此不必带有太强烈的情绪,使用同一种语言表达,主要是为了学术交流的方便。

严复因翻译《天演论》等工作,被誉为中国近代“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不同语言的切换,不仅是字词的转化,还是思维的转换。对于普通人经常接触的文学翻译,早在清末,思想家严复就提出了信、达、雅的说法,大意指译文的意思要准确,但不必拘泥于原文形式,在这样的基础上追求文辞表述的优雅。对于学术翻译而言,也许不必苛求同时具备以上三种要素,但准确表达论文的意思依然是最基本的追求。即便你并没有出色的外文表达能力,面对学术翻译,该有的严谨还是不能丢。找人“代笔”固然不可取,但虚心向他人求教,反复斟酌准确的表达,是啃下翻译这块硬骨头的应有姿势。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很多时候因翻译闹出的笑话,并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态度问题。至于雄安新区究竟怎么翻译的问题,答案很简单:根据新华社英文新闻的规范做法,使用拼音翻译成Xiongan New Area就可以了。

网友评论:

应该是用机器翻译的,否则任何一般人都不会无知到这个地步。

地名应直接用汉语拼音,至少应是音译。

中国青年报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