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两大产油国千年争霸 沙特王储:若与伊朗开战全球经济将陷灾难

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与沙特王储萨勒曼

【博闻社】沙特阿拉伯两座石油设施本月中遇袭,伊朗支持的也门叛军胡塞武装其后认责。不过,沙特王储穆罕默德‧萨勒曼日前受访时称,伊朗才是袭击的真正黑手,指全球国家应采取坚定行动阻止伊朗胡作非为,否则将加剧对全球利益的威胁。

穆罕默德‧萨勒曼受访时表示,沙特与伊朗发生战争,受害的不只是沙特和中东地区,更将为全球经济带来灾难性后果。他指中东地区占全球石油供应30%,占全球贸易航道20%,占全球本地生产总值(GDP)4%,一旦沙特与伊朗开战,沙特石油供应中断,全球油价将会升至前所未见。

穆罕默德‧萨勒曼又提到,伊朗攻击的两个沙特石油设施,只占全球石油生产5%,根本没有战略意义,即使有也只是证明伊朗愚蠢。不过他亦指出,伊朗这样做无异是向沙特宣战,但他明言两国以和平方式解决纷争,比军事方式要好。穆罕默德‧萨勒曼同时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应与伊朗总统鲁哈尼见面,重新拟定美国早前退出的伊朗核协议。

另外,伊朗石油部长周日(29日)向石油工业界发声明,呼吁他们提高警惕,慎防公司或石油设施遭袭或网攻。较早前社交网传出伊朗一些石化公司在本月21日遭网攻,但负责应对网络攻击的政府部门否认。

美国评级机构惠誉周一(30日)宣布,将沙特的主权评级由“A+”降至“A”,认为“沙特有进一步受袭的风险,从而导致经济损失”。

地区主导权和宗教门派

沙特和伊朗这两个强大的邻国正为争夺地区主导地位而展开激烈的斗争。

两国之间的争斗因宗教分歧加剧。他们各自遵循伊斯兰教的两个主要分支之一:伊朗主要是什叶派穆斯林,而沙特阿拉伯则认为自己是国际逊尼派穆斯林的领导大国。

历史上,沙特阿拉伯就是一个君主制国家,也是伊斯兰教的发源地,认为自己是穆斯林世界的领袖。然而,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对此提出了挑战,伊朗在该地区建立了一种新型的国家:一种革命的神权统治,其明确目标是将伊朗模式输出到境外,首先推广到中东各个穆斯林国家。

这种宗教分裂反映在更广泛的中东版图中,其他中东国家有些什叶派穆斯林占人口多数,有些则是逊尼派,它们中有些有分别认同伊朗或沙特作为榜样或老大。

过去15年中东地区重大变局

特别是在过去15年中,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间的分歧因一系列事件而加剧。

2003年美国带头攻打伊拉克推翻了一个逊尼派阿拉伯人萨达姆·侯赛因。伊拉克曾是伊朗的主要对手。这改变了对伊朗至关重要的地区军事平衡。它为巴格达什叶派主导的政府开辟了一条道路,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自那以来一直在上升。

之后,到2011年,阿拉伯世界各国反政府的起义(被称为阿拉伯之春)造成了整个地区的政治不稳定。

而伊朗和沙特阿拉伯利用这些动乱来扩大其影响力,特别是在叙利亚、巴林和也门,这又进一步加剧了两大阵营的相互猜疑。

伊朗的批评者说,伊朗有意在整个地区树立自己的或代理人的影响,并控制从伊朗到地中海的一条陆地走廊。

地区局势怎么会变得更紧张?

中东地区战略竞争正在不断升温,因为伊朗在许多方面都赢得了地区斗争。

在叙利亚,伊朗(和俄罗斯)支持了阿萨德总统,使叙利亚军队基本上击溃了沙特阿拉伯支持的反叛组织。

沙特正竭力遏制伊朗日益增强的影响力,而沙特王国的实际统治者、年轻而冲动的王储萨勒曼的军事冒险主义正在加剧地区紧张局势。

他在邻国也门对胡塞反叛运动发动战争,部分原因是为了阻止伊朗在那里的影响力上升。但4年后,这被证明是一场代价高昂的赌博。

德黑兰否认了有关伊朗向胡塞走私武器的指控,尽管联合国专家小组的陆续发布的多份报告表明,德黑兰在技术和武器方面对胡塞组织提供了大量援助。

与此同时,在黎巴嫩,伊朗的盟友、什叶派民兵组织真主党领导着一个政治上强大的集团,它控制着一支庞大的、全副武装的战斗部队。许多观察家认为,沙特迫使它支持的黎巴嫩总理哈里里在2017年因真主党卷入地区冲突而辞职。哈里里后来返回黎巴嫩,并搁置了辞职之举。

中东之乱还有不少外部力量在起作用。沙特阿拉伯一直受到特朗普政府的支持和鼓舞。

而将伊朗视为致命威胁的以色列,在某种意义上支持了沙特遏制伊朗的努力。这个犹太教国家害怕在叙利亚亲伊朗的武装逐渐推近到其边境。

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是两个最坚决反对2015年限制伊朗核计划的国际协定的国家,它们坚称,该计划不足以减少伊朗获得核弹的任何机会。

谁是他们的地区盟友?

从广义上讲,中东战略格局反映了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分歧。

在亲沙特阵营中,包括了海湾地区的其他主要逊尼派国家:阿联酋和巴林,以及埃及和约旦。

在伊朗的阵营里,包括一个异端的什叶派的成员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他依靠亲伊朗的什叶派民兵组织,包括黎巴嫩真主党,打击目标主要是逊尼派的反叛组织。

伊拉克以什叶派为主导的政府也是伊朗的亲密盟友,但与此矛盾的是,它还与华盛顿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因为巴格达在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斗争中一直依赖华盛顿。

沙特和伊朗之间的竞争是如何进行的?

在许多方面,多年来沙特和伊朗就像当年的美苏一样,一直处于紧张的军事对峙状态,这相当于中东地区的一场冷战。伊朗和沙特没有直接开战,但他们在进行着各种代理人战争,在地区冲突中,他们分别支持敌对双方中的一方及该方的武装组织。

叙利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而在也门,沙特指责伊朗向胡塞叛乱运动提供弹道导弹,射向沙特领土。

伊朗还被指控在海湾的战略水道上称霸,这是沙特向世界各地出口石油的必经之路。美国说,伊朗是最近袭击外国油轮的幕后黑手,但伊朗对此予以否认。

沙特和伊朗是否正可能走向直接开战的地步?

到目前为止,德黑兰和利雅得都通过代理人进行了战争。

两者都没有真正准备与对方直接开战,但如果胡塞武装对沙特首都发动重大攻击,或者,正如2019年9月发生的例子,针对沙特一个关键的经济目标发动攻击,可能会打乱这场争霸战设计好的剧本。

胡塞武装对沙特基础设施的袭击不可避免地为德黑兰和利雅得之间的对抗增添了新的战线。就像在波斯湾的情形一样,伊朗和沙特在海上边界也越来越针锋相对,紧张局势不断加剧可能会导致更广泛的冲突。

对于美国和其他西方大国来说,海湾的航行自由至关重要,任何试图阻断对国际航运和石油运输至关重要的波斯湾水道的冲突,都很容易吸引美国海军和空军干预。

长期以来,美国及其盟国一直将伊朗视为破坏中东稳定的势力。沙特领导人越来越将伊朗视为实实在在的生存威胁,沙特王储似乎愿意采取他认为有必要的任何行动,在任何地点,与德黑兰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进行较量。

9月沙特的石油设施遭到的袭击,表明沙特脆弱性。如果战争爆发,更可能是偶然因素,而不是计划好的。但沙特自己的激进主动,部分受到特朗普政府在该地区战略目标的不确定性的鼓舞,不可避免地增加了另一个紧张因素。

BBC中文/东网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