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学博物馆疑展出数百件赝品 捐赠者与馆长为父子

有收藏界人士发文,直指展品均为赝品。

【博闻社】重庆大学博物馆在上周一(7日)对外开放,并展出由该校艺术学院教授吴应骑捐献的数百件收藏文物。惟有收藏界人士周一(14日)发表文章,直指上述展品均为赝品,“绝大多数已经是假冒到荒唐的地步。”市文物局博物馆处职员周二(15日)表示,该博物馆未在该局报备审批,文物局已就此事介入调查。重庆大学事后发公告,称博物馆已闭馆,并已成立工作组核查此事。

10月15日下午,博物馆捐赠者吴应骑教授女儿吴晓妮对澎湃新闻表示,重庆大学博物馆现任馆长吴文厦是其兄长,但父亲从来没有利用职务影响把他调到自己身边,“哥哥(吴文厦)之前在重庆大学工作十几年,资历没有问题的,在这点上我们问心无愧。”

一篇名为《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的文章提到,涉事博物馆的陶俑展品当中,“这件较大的三彩女俑挂的是现代才有的洋蓝”;又称“改装版铜车马体量硕大,通体错银。在马的造型和车的制式上,完全模仿秦始皇陵铜车马中的一件,形制有些别扭,做工颇感粗糙,细节也不怎么讲究。”

文章续称,“电镀金镶人工合成绿松石以及不知名合成宝石的乌龟,把电镀工艺和人造宝石的历史向前推进了两千多年。”;又提到“三彩挂蓝,价值连连,展出的一件(唐三彩女俑)大到没朋友的三彩肥婆不仅挂蓝,挂的还是现代才有洋蓝,比圆珠笔涂的还蓝。那张柿饼脸,那双斗鸡眼,也大大突破了唐代审美的下限。”

文章同时质疑,馆内还有大量疑似仿制品,包括后母戊鼎的“商代兽面纹牛鼎”,造型来自平朔秦汉墓或海昏侯墓、高达1米多的“汉代雁鱼铜灯”,仿制南京博物馆元青花梅瓶的罐子;仿制国家博物馆鲜于庭墓骆驼载乐俑的陶俑等藏品。文章最后直斥校方,称“吴应骑教授捐给重庆大学的,竟然是几百件赝品,而重大耗资数百万建立的,居然是一座赝品博物馆?”

有重庆市某知名博物馆工作人员周二上午接受内媒访问,称该校是有上述展览,并表示他的同事也是重庆大学的校友,专程去看了,事后坦言“想不通重大博物馆何以办这样的展览。”另有曾供职于国内知名博物馆的文物专家表示,大学成立博物馆对于文物收藏品的收藏,应该还是把好鉴定关;又称大学是学术机构,收藏并展示大量赝品,就是对赝品背书。

另有媒体报道引述知情人士,称是次展览藏品捐赠者吴应骑,与重庆大学博物馆现任馆长吴文厦为父子关系。报道又称,涉事的虎溪校区博物馆展厅总投资达605万元,建筑面积1494平方米。该内媒更联系到吴应骑的女儿吴晓妮,后者澄清上述文章说法不实,“我们等待重庆大学的调查结果,以官方调查为准。父亲现在生病住院中。”

而吴应骑的女儿吴晓妮则表示,展品移交给学校前已经过了校方的鉴定。父亲目前生病住院,但已获悉此事,全家目前以父亲身体为重,所有信息以校方调查结论为准。

东网/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