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運動領路人將為實現「真普選」抗爭到底

左起:黎智英、何俊仁、李柱銘、黃之鋒。

香港《逃犯修例》修訂一石激起千重浪,爭議持續近5個月,警民衝突無日無之,不僅令原本隱藏在平靜表面下的社會問題暴露無遺,這場香港民眾為爭取民主自由的抗爭亦在國際社會掀起波瀾。作為「反送中」運動的領路人黎智英、何俊仁、李柱銘,近日均為「香港的未來」作出表態:「將會為真正的民主一直抗爭下去,直至香港得到普選的最後勝利」。近日被取消區議會參選資格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亦誓言接下來將不斷外訪,竭力去遊說國際社會聲援香港。

他們眼中的當前局勢
香港示威從開始的和平抗議一步步演變成「遍地開花」的暴力示威、武力升級,作為這場爭取香港民主自由之戰「領路先鋒」的黎智英先生10月中旬再度訪美,希望通過不斷的遊說,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

對於香港當前形勢,黎智英先生透露了美國政界對香港抗爭看法的轉變,「他們提醒我們別再在武力上升級,但也了解到香港年輕人面對警暴,發生衝突無可避免,但千萬不要造成致命暴力,否則會逆轉民情,導致運動失敗。他們忠告我們要保持理性,不要急於為未看到成果而武力升級,不要忘記站在道德高地上忍耐,相信美國對中國的制裁能有效施壓,對爭取到香港普選也更有希望。」

而在日前,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美中關係演講時,也明確表達了對香港持續四個多月抗議示威的關注與支持,並就接下來的抗爭呼籲港人要堅持非暴力路線。他說:「一直在和平示威以捍衛自身權利的香港人,我們和你們是在一起的,幾百萬美國人在為你們祈禱並且敬仰着你們。」他亦重申美總統特朗普的立場,即美國支持自由,提醒北京要遵守在《中英聯合聲明》所做的承諾。

亦走在香港運動前線的支聯會主席、前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律師,在接受本網記者採訪時表示,反送中運動對香港的影響是巨大的,包括抗爭方式和對政府的衝擊都是前所未有的,甚至使用了武力、暴力,但這是因為我們(民主派)沒有其他的方式能夠使政府改變。

何先生堅信,反修例運動仍會繼續下去,因為「林鄭直到9月才全面撤回草案,而這中間發生的警民對峙已造成香港社會的撕裂,林鄭和港府至今仍對民主訴求沒有具體回應。」但他也指,接下來抗爭運動的武力衝突應該會減少,「如果還是繼續有很多衝突的話,有可能給政府以借口,把區選擱置或是拖延,或者是給民主派造成負面影響,說我們破壞社會安定,讓人因此產生懼怕,那就不好了。」

香港資深律師、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1980年代曾參與起草香港《基本法》,他也是香港這場爭取民主自由戰役的捍衛者。李柱銘先生近日在受訪時認為,香港近些年爆發的大規模抗議,包括2014年的「雨傘運動」和已經持續四個月的「反送中」運動,根本原因在於北京多次違背承諾,拒絕讓香港人享受真正的民主權利。

李柱銘以「玩蹺蹺板」比喻目前香港和北京之間的關係,「這就像玩蹺蹺板父子倆裏面的父親。如果他找到了平衡,並且保持在那個位置,兒子會和父親玩這個遊戲。但一旦父親決定向後坐一點,就失去了平衡。同樣,香港的『一國兩制』政策,即便北京滿足了(給予香港真正民主和不干涉香港事務的)兩個條件,以及其他條件,但只要一旦北京有所懈怠,或者開始干涉,平衡就會失去,『一國兩制』也就不一樣了。」他認為,「一國兩制」成不成功,完全取決於北京中央政府的意願。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能助香港「找回民主」?
當下的香港依舊充滿「戰火」,仍舊有很多年輕港人沒有放棄追求民主自由的理想,為了心中的信念走上街頭。而在以往的多場示威遊行中,他們揮舞美、英國旗,更提請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希望引起國際社會的注意,拯救民主自由即將淪陷的香港。

目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已獲美國國會的眾議院大比例通過,但仍未排上參議院的議事日程。一旦通過,美國國務院須就香港是否仍可保留獨立關稅區提交報告,並可懲罰違反人權的官員。

黎智英先生認為該法案通過的可能性很大,他指:「香港是為美國而戰,香港和美國珍重相同的自由價值。」他解釋說,美國對香港支持,是因看到香港人的抗爭令他們感同身受,是與堅持他們的價值觀與意識形態分不開的。黎先生認為,中美價值觀的鬥爭不會在十年二十年間就結束,這會是長期的鬥爭。所以不用擔心美國是一時「利用」我們,不用顧慮他們的支持是短暫的。

至於港人寄希望於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來保障香港的民主,何俊仁先生並不樂見。他表示,法案雖然有這個人權、民主這兩個詞在裏面,但其實對香港的民主沒有確實的用處。「只是自由法治人權它比較清楚,講高度自治,但沒有講香港要怎麼樣走向雙普選。」何先生認為,將來香港很可能會長期在美國和西方儘力的爭取保障下,如給我們特殊的關稅待遇,使香港能夠繼續的扮演金融中心的地位。而唯有香港能夠繼續的扮演這個角色,中國才不得不對香港多一點包容,令港人生活在一個相對自由、有法制的社會。但他指,港人要明白,香港其實是無法透過美國西方的支持走向民主,所以我們能否走向民主,又要用什麼樣的方法走向一個雙普選的真正的民主,還是要靠我們自己。

終極目標是「雙普選」 備戰區議會選舉

左起:李柱銘、黎智英、何俊仁(網絡圖片)

而「反送中」運動這一役將以何種方式結束,是北京的妥協退讓還是香港民主派的無奈放棄,亦或者二者能否找到一個平衡的點、達成某種共識,令戰火就此平息。

香港危機之所以遲遲不能平息,李柱銘認為責任完全在於已經失去民眾信任的港府。而解決香港的街頭暴力問題,他相信只要林鄭月娥做兩件正確的事,即儘快引入民主方案,給予香港民眾真普選的計劃,以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暴力自然可以平息。

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的呼聲愈演愈烈,外間更盛傳中央或於明年三月更換特首,企圖以「林鄭引咎辭職」來為「反送中」運動買單。黎智英稱極有可能,但他指,北京政府想以「換下特首林鄭」來結束香港的抗爭運動,是沒可能的。黎先生明確表示,我們的終極目標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特赦被捕青年,還有最重要的普選,不要中國政府剝奪我們的人權、法治、自由與生活。他亦誓言,「我們會堅持五大訴求,直至得到普選的最後勝利。」

何俊仁亦認同,今次的反送中運動只是導火線,目的就是為實現五大訴求中的雙普選目標。他說:「在『一國兩制』之下,我們須要爭取高度自治跟保持現在的生活方式,但北京直到現在給出的方案,實際上是假的沒有選擇的普選,『候選人要提名過半、是北京同意的人選才給我們一人一票』,我們不可能接受,因為一旦接受,就意味着來對全世界講,我們已經得到了民主。但對我們來說那就是民主的終點。

何俊仁提出,勇武派與和理非下一步應聚焦區議會選舉,共同努力,通過全面的「對選」爭取勝利。「如果我們勝利,對我們來說就是民意的詮釋和支持,又可以鉗制建制派,對未來的民主訴求、還有對警察的譴責都是有利的,反送中運動就能變成一個良性的長期抗爭。

被禁參選 黃之鋒誓要遊說國際社會聲援香港

黃之鋒(網絡圖片)

若如何先生所言,那麼將在11月24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就是這場運動的最為「和理非」戰場,黃之鋒是否最終入閘成了各界關注的焦點。然而在10月29日,黃之鋒被正式通知不符合候選人資格,提名無效。

就這一事件,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外交委員會、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均譴責港府取消黃之鋒參選資格的決定,並指「香港禁止黃之鋒參加民主選舉的決定是中國共產黨過分干預的又一個實例。」早前訪港時曾與黃之鋒會晤的美國參議員霍利亦公開稱,黃之鋒被禁參選是北京所為,選舉並不自由。他更表示,這令參議院更有理由立即就《法案》採取行動。

黃之鋒則發表文章指北京取消他的參選資格,令他毋須進行選舉工程,有時間和精力去遊說國際社會聲援香港,盡量發揮DQ(被取消資格)事件帶來的迴響和關注的作用。他更表示,會在未來數月外訪,以自身經驗,述說中共如何操控香港的選舉,在各國推動類似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令《法案》在全球遍地開花。

而黃之鋒參選路的結局似乎黎智英早就料到,他曾指黃之鋒不能入閘,是意料中事。「從好的方面想,黃未能入閘,可能意味今次區議會選舉或可如期舉行。雖然篩選候選人對民主追求是很大的打擊,但全局來看,全香港人在民主方面的得失更重要。」

據悉,今屆選民登記數字創新高,逾413萬香港人正等待實踐他們的投票權利,而各選區的參選情況亦非常踴躍,甚至多達四、五人同爭一席位。何俊仁就認為,今次區議會選舉讓建制派政府非常緊張,因為萬一我們票數過半,影響會很大。尤其是特首的選舉委員會,我們的區議員在未來,選舉委員會改選的時候,我們的400多個區議會議員可以選出117個選舉委員會的成員,那會起到重要作用。因為現在我們已經有300多個議席在選舉委員會裏面,將來改選可能更多一點,如果把選舉委員會的1200票慢慢地推進到一半的話,對他們的威脅很大。還有就是,我們在議席上票數上贏了多少,對我們來說就是民意的詮釋。

由此來說,若今次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上的票數上贏過建制派政府,或將成為香港未來社會重上正軌的重要一步。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