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牆倒塌三十年後 威權主義與民主主義變得越來越對立

【博聞社】 「戈爾巴喬夫先生,打開這扇門。戈爾巴喬夫先生,拆掉這堵牆!」 時任美國總統里根發出的拆掉柏林牆的嚴正挑戰之下,要求莫斯科兌現實行開放和改革的承諾的國際壓力日益增強。已成為蘇聯壓制手段的象徵的柏林牆在兩年後被推倒,威權主義與民主主義在這樣一面牆之間展開了博弈。柏林牆一面象徵著威權主義和民主主義抗爭的物質產物,三十年前轟然倒下。柏林牆的倒塌前數月在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民主遊行剛剛過去,就此中國的政治改革戛然而止。

2019年11月8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左)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在舉行會談前與記者見面。(美聯社)

在之後的時間裏威權主義開始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的國家裡。似乎中國民眾對於政治生活變得已經越來越麻木,由黨控制的政權機器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在互聯網時代里,中國多數年輕人在政治觀點上變得越來越顯得比起父輩來說更為謹慎。追求物質財富比精神財富更加重要,喜歡美國的籃球文化和運動裝備,中共要求這些年輕人要向黨靠攏,變得更加聽話。

這是當今威權主義在中國展現的最明顯的時候,香港近期的抗議活動持續升級,香港科技大學學生的墜樓案和一名內地生因挑釁香港本地生遭到圍毆使得示威者與政府的衝突持續加深。本周主管中國港澳事務的中央政治局委員韓正接見了香港特首林正月娥,這名高級領導人稱他和中央政府支持香港警隊的工作並下令必須制止這場暴力抗議活動。

有分析認為這是中央政府在香港持續近半年的抗議活動之後首次做出的最嚴厲的表述。香港的反政府抗議者原本希望政府能夠回應五大訴求,但是現在看來似乎很難實現。威權主義在中國大陸變得越來越顯得十分普遍,即便是在中國實施資本主義的香港地區,持續二十年的中共對港政策變得越來越難以收拾,但是威權主義在這次香港的抗議活動上顯得尤為突出。

威權主義存在於世界上任何一個帶有君主立憲制和共產黨統治的國家,這些政治體制中獨有的一種政治模式,相反,威權主義在柏林牆倒塌的後三十年間與大國沙文主義相結合重新成為新冷戰思維的導火索。在一定程度上,威權主義對於專制社會的結束變得越來越難得可貴。

柏林牆的倒塌給世界各國都帶去一些反思,即使是在亞洲,兩個高度專制的社會朝鮮和中國里,這樣的聲音也是充滿在這些政權中。公民運動變得年輕化成為當權者必須思考的問題,是與世界接軌還是繼續採取專斷的政治模式?這是柏林牆倒塌後三十年裡帶給我們的思考。

柏林牆不僅分隔了一座城市,一個國家和歐洲大陸,而且也是政治和經濟鴻溝的象徵。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