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轰西班牙媒体披露新疆问题 中方:美国翻译软件不靠谱

新疆再教育中心监视高塔

【博闻社】西班牙独立媒体《国家报》ELPAÍS用中文发布了关于新疆再教育营的长篇报道后,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连续两次发出反击,指对方恶意炒作,并且语带双关地指出”美国朋友提供的翻译软件,有时挺不靠谱”。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近几日发布了中共管理新疆再教育营的内部文件,西班牙媒体《国家报》ELPAÍS的记者也在这个联盟之中。这家报纸发布了一篇关于新疆再教育营的中文报道,详细介绍了国际调查记者联盟的调查结果。这篇标题为”大规模逮捕和洗脑:最近披露的一批文件披露了中国镇压穆斯林的秘密”的文章指出,马德里中国大使馆接受ELPAÍS的咨询,中国大使并未提供细节或解释是否区别对待维吾尔人。

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对文章发出回应,在官网上指出,使馆并非不愿向《国家报》提供更多细节:”恰恰相反,使馆提供了包括白皮书在内的中国在新疆问题上的完整政策和立场,只是因为我们的立场不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想看到、想听到的,所以被刻意屏蔽和封锁了。使馆在此重申:新疆事务纯属中国内政。” 这份标题为”对《国家报》恶意炒作涉新疆新闻的回应”的声明还写道:”我们建议《国家报》的编辑和记者们多看一看当地读者对贵报新闻报道的评论,与其辛辛苦苦翻译美国同行的报道,不如多挖掘一些西班牙民众真正关心问题的内幕,相信这对提高贵报销量会更有帮助。通过恶意炒作以抹黑甚至妖魔化中国,不仅会欺骗和误导西班牙民众,也与中西各界为深化两国关系所做巨大努力背道而驰。”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24日公开新一批关于新疆再教育营的中国政府内部文件,内容列举了中国政府大规模关押、监控、管理与” 再教育”新疆的少数民族穆斯林的规范。

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发出回应之后,再次批评《国家报》,在网站上又发布了一份”对《国家报》发布涉疆中文新闻的疑问和建议”,其中指出,国家报发布的这篇文章:”中文水平之差,真的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你们要知道,美国朋友提供的翻译软件,有时挺不靠谱的。”,落款为中国驻西班牙使馆新闻发言人的短文还拿出一篇毛泽东的词作,名叫《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其中写道:”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该新闻发言人还一改中国外交机构一贯的严肃语态,在上述”疑问和建议”中对《国家报》说:”为了更好地帮助你们提高中文水平,特赠词一首,拿走不谢。”声明还写道:”如果你们觉得用软件翻译这首词有难度,可以向我们求助,使馆的大门一如既往地向你们敞开。”

联合国专家和人权捍卫者说,自2017年开始,中国已关押至少100万维吾尔族人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

在媒体曝光揭示再教育营运作机制的中国政府内部文件后,德国政府呼吁北京允许国际专家访问备受争议的新疆再教育营。德国政府发言人塞伯特(Steffen Seibert)曾表示,联合国的人权专员必须能够不受阻拦地进入新疆的相关机构。

西班牙《国家报》ELPAÍS中文报道原文

在过去的2017年6月19日至25日仅仅一周内,中国政府从维吾尔族中识别出24412人是极端主义的“嫌疑犯” 穆斯林。其中706人入狱,另有15,683人进入了被北京委婉地称为 “思想教育培训中心 ”的地方。在这些教育中心里 ,掩盖了一个黑洞。中国政权针对维吾尔族,未经任何审判即进行拘押,且拘押时间至少一年,直至他们“思想真心转变”。

这些是目前正在进行的大规模行动,调查揭露了中国政府如何透过个人资料监控,进行大规模监视和警务计划。这些细节都在一份共产党行政管理高层官员之间交流的机密文件披露出来,文件讲述了这个世界第二大国的如何压制居住在中国西北地区的新疆穆斯林人口 。

新疆约有1100万维吾尔族人,是北京设计的新丝绸之路经过关键路线。维吾尔族在中国西部边境占据主导地位;在中国其他地区,大多数中国公民像共产党政权的干部一样,属于汉族。因为地理、文化、外貌特质、尤其是宗教,将汉族和维吾尔族区别开来。政府鼓励迁移成千上万的汉族人来到该地区,导致维吾尔族人比例减少, 到今天他们在总人口里占有不到一半的人口;2009年各民族之间的暴力升级 ,约200人丧生。正如参与调查的英国隆德雷斯国立政治研究所的负责人尼古拉斯·德·佩德罗(Nicolásde Pedro)所指出的那样:“汉族的到来产生了紧张气氛:汉人拆除了维吾尔人的传统房屋, 好为中国的楼房腾出空间。维吾尔人并被描述为坚持宗教差异的恐怖分子。”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获得的了秘密文件并与17家媒体共享- 如《纽约时报》,法国Le Monde《世界报》,以及唯一的西班牙语媒体EL PAÍS《国家报》。它 披露了习近平政府通过中共高层如何拘禁了大约有100万维吾尔人。 文件显示,中国驻外使馆已成为此网络的一部分。 这种镇压是有系统的,有组织的和大规模的,一个数位平台可根据现有技术添加各种个人资料和数据,从手机应用程序到通过摄影机的人脸识别,数位平台充当监视和追踪识别“嫌疑犯”的一个操作系统。北京政府说这是为了调查研究,而不是为了迫害。 中国政府表示新疆的分离主义抗议活动(已被北京政府高度压抑)使该地区成为恐怖主义和极端宗教主义的“关键战场”, 而他们必须控制此事。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获得的中国政府文件里,其中包括了一份报告。 2017年时任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朱海仑向(当时他是新疆最主要的安全负责人和名列第二的政治官员):有关如何管理教育中心的直接指示“思想教育”和“培训”;包括很多细节,如所谓的“学生”宿舍的必须是双开门且没有盲点的视频监控。离开教育中心,学生要经常参加考试,并完成其“消除激进主义”。 文件的签署人朱海伦是新疆共产党的关键人物。专家认为他是陈全国书记的执行者,陈是共产党在新疆地区的最高政治领导人。陈从2016年8月开始管理该地区,他针对西藏的分离主义者进行了镇压运动(他们的工作在中央政治局赢得了肯定)。

这种铁腕政策是习近平政权的强硬的一个表现,“国家安全”战略中强化了与持不同政见者的抗争。媒体,香港抗议活动,要遏制分离主义。欧洲已经越来越意识到这些政策的激进。最近一个例子是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获得2019年欧洲理事会哈维尔人权奖。他是这种压制政策升级的受害者之一欧洲理事会10月授予他该奖项,承认他对争取自由做出的努力。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还筛选包括四个分类的2017年6月时事通讯作为向事务委员会负责中共负责人的秘密政治和法律,负责遵守该级别法律的高层机构本地的旁注详细说明了它们必须“以最大速度”交付“组织行动”。他们在几页上详细介绍了 利用所谓的联合作战综合平台, 这是自2017年初以来第一次使用的数据收集 文档,以识别嫌疑犯并至少在现场实习。

一个非常简短的司法判决完成了过滤材料。案文证明了所谓的司法程序的缺点,这种司法程序将维吾尔族公民长期监禁而指控中却没有证据。他的罪行可能只是骚扰他的工作同事,或者是色情有关;对于中国当局来说,这是穆斯林极端主义的标志。

“思想训练”

新疆有2300万居民,占西班牙人口的一半, 是北京在“稳定”和反对“恐怖主义”运动中的优先区域。政府已在2018年承认难民营的存在,为了捍卫其在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中的作用。在2017年收集了拘留营的第一批证词,与前一年相比,被拘留者人数增长了8倍。根据统计,该地区的227,000名囚犯,占国家所有囚犯的21% 。

在外界批评的推动下,习近平政府2019年8月首次就这些问题发表讲话并发布了白皮书。政府指称这是“反对暴力,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中国内政,但是他没有提供有在教育营人数的数据。联合国认为大约一百万人(占新疆维吾尔族人口的9%)被关押在那里。马德里的中国大使使馆已就此研究工作接受ELPAÍS的咨询,中国大使未提供细节或解释是否区别对待维吾尔人。

根据机密文件,这些设施必须保留信息封锁:“我们必须确保工作人员知道:是从政治纪律和保密的严重性中保守秘密。” 再教育中心精心安装了“没有任何盲角”摄录机,以便及时记录。管理现场的人员视线不应移开任何在学人员。控制范围扩展到日常活动,在上课、吃饭、休息时去洗手间或洗个澡的过程中,他们都要“受到严密管理以防止逃跑。

这些描述与几十个从再教育营地待过,并成功出逃到国外的维吾尔人的故事相吻合。维吾尔世界大会估计,散布在澳大利亚、土耳其、欧洲(主要是德国)和美国的维吾尔族人口在1至1.6 百万之间。埃尔卡诺皇家学院(Elcano Royal Institute)中国专家马里奥·埃斯特万(Mario Esteban)称,在西班牙,没有证据表明有这样一个中国少数民族社区。今年37岁的祖玛拉特·道乌特(Zumrat Dawut)自今年4月起在美国居住,他于2018年4月至6月在该地区西部的一个中心待了三个月。我们没有床,只有躺在地上,地上也容不下所有人,所以晚上只有一半的人可以睡觉了。厕所是开放的,如果有人使用它们,任何人都可以看到。 ” Zumrat告诉国际调查记者同盟的媒体。 “我们上课时,脚上戴着脚铐,手上戴着手铐。他回忆说:“那里有摄影机,他们可以看到每个角落里的每个人”。

在一群维吾尔族男子(其中包括她的丈夫,巴基斯坦公民)在谴责其国家大使馆和国际新闻界在北京的同伙失踪之后,Zumra才得以离开。

象征性案件还包括著名的Rebiya Kaader案件。她是一名企业家,对许多人来说,是新疆社区领袖。在2005年,她不得不在入狱五年后离开该国。现在住在美国,她在新疆的家人大部分被关在这些再教育中心中。中心迫使维吾尔族人说中文, 而不是一种接近土耳其语的乌兹别克斯坦斯坦语。 他们必须学习中国的官方语言普通话,直到熟练为止。现场人员必须“有效解决学生思想上的矛盾,远离不良情绪”,一个公告上说。 “从日常生活、健康、礼节、加强控制和习惯,养成良好的身体健康 学生、文明、礼貌和服从,”他继续说道。禁止学员使用穆斯林的阿拉伯语问候“ salaam alaikum”。 除了控制行为之外,再教育中心还要注意学员“思想问题 ”。警卫人员以为了中心安全的名义要特别注意学院的“异常情绪” 并避免“异常死亡”。可能的 集中营内死亡,文件中只提及其中一个。调查记者在其他国家的维吾尔难民的报案中发现了相似案例。一名匿名警官的报导了在北部阿克苏乡村至少有150人死亡。

国外监控

监视不仅限于中国领土,到 2017年6月16日,有1,535名新疆公民获得了外国国籍。其中,从2016年6月1日起有637人进入中国,目前仅能找到和联系的只有75个人。朱海伦,中国人新疆首席安全官,他们向当地安全部队要求逐案研究:“取消国籍”的人以及不能排除应将恐怖主义驱逐出境;有中国国籍应该将其带到培训中心的。

特鲁布特·图尔松(Ablimit Tursun)自去年以来在比利时,被隔离中国人之一。 Ablimit在前往土耳其的工作之旅中逃到了这个国家 当知道他的兄弟已经被捕,他可能会遭受同样的命运。去年五月底,居住在新疆省会乌鲁木齐的他的妻子和四个孩子,去比利时驻北京大使馆申请签证和他团聚。证件还没准备好,家人在离开使馆时被中国警察逮捕,并带回乌鲁木齐。 “警察经常去探视他们,”Ablimit在与ELPAÍS的视频会议中说。 “他们不是每天都去。这种监视似乎已经放松,并已由另一种监视代替 技术。 这种情况经常在受迫害的维吾尔族中发生。

德国之声/《国家报》ELPAÍ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