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轟西班牙媒體披露新疆問題 中方:美國翻譯軟件不靠譜

新疆再教育中心監視高塔

【博聞社】西班牙獨立媒體《國家報》ELPAÍS用中文發佈了關於新疆再教育營的長篇報道後,中國駐西班牙大使館連續兩次發出反擊,指對方惡意炒作,並且語帶雙關地指出”美國朋友提供的翻譯軟件,有時挺不靠譜”。

國際調查記者聯盟近幾日發佈了中共管理新疆再教育營的內部文件,西班牙媒體《國家報》ELPAÍS的記者也在這個聯盟之中。這家報紙發佈了一篇關於新疆再教育營的中文報道,詳細介紹了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的調查結果。這篇標題為”大規模逮捕和洗腦:最近披露的一批文件披露了中國鎮壓穆斯林的秘密”的文章指出,馬德里中國大使館接受ELPAÍS的諮詢,中國大使並未提供細節或解釋是否區別對待維吾爾人。

中國駐西班牙大使館對文章發出回應,在官網上指出,使館並非不願向《國家報》提供更多細節:”恰恰相反,使館提供了包括白皮書在內的中國在新疆問題上的完整政策和立場,只是因為我們的立場不是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想看到、想聽到的,所以被刻意屏蔽和封鎖了。使館在此重申:新疆事務純屬中國內政。” 這份標題為”對《國家報》惡意炒作涉新疆新聞的回應”的聲明還寫道:”我們建議《國家報》的編輯和記者們多看一看當地讀者對貴報新聞報道的評論,與其辛辛苦苦翻譯美國同行的報道,不如多挖掘一些西班牙民眾真正關心問題的內幕,相信這對提高貴報銷量會更有幫助。通過惡意炒作以抹黑甚至妖魔化中國,不僅會欺騙和誤導西班牙民眾,也與中西各界為深化兩國關係所做巨大努力背道而馳。”

國際調查記者聯盟24日公開新一批關於新疆再教育營的中國政府內部文件,內容列舉了中國政府大規模關押、監控、管理與” 再教育”新疆的少數民族穆斯林的規範。

中國駐西班牙大使館發出回應之後,再次批評《國家報》,在網站上又發佈了一份”對《國家報》發佈涉疆中文新聞的疑問和建議”,其中指出,國家報發佈的這篇文章:”中文水平之差,真的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你們要知道,美國朋友提供的翻譯軟件,有時挺不靠譜的。”,落款為中國駐西班牙使館新聞發言人的短文還拿出一篇毛澤東的詞作,名叫《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其中寫道:”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嗡嗡叫,幾聲凄厲,幾聲抽泣。螞蟻緣槐誇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

該新聞發言人還一改中國外交機構一貫的嚴肅語態,在上述”疑問和建議”中對《國家報》說:”為了更好地幫助你們提高中文水平,特贈詞一首,拿走不謝。”聲明還寫道:”如果你們覺得用軟件翻譯這首詞有難度,可以向我們求助,使館的大門一如既往地向你們敞開。”

聯合國專家和人權捍衛者說,自2017年開始,中國已關押至少100萬維吾爾族人和其他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

在媒體曝光揭示再教育營運作機制的中國政府內部文件後,德國政府呼籲北京允許國際專家訪問備受爭議的新疆再教育營。德國政府發言人塞伯特(Steffen Seibert)曾表示,聯合國的人權專員必須能夠不受阻攔地進入新疆的相關機構。

西班牙《國家報》ELPAÍS中文報道原文

在過去的2017年6月19日至25日僅僅一周內,中國政府從維吾爾族中識別出24412人是極端主義的「嫌疑犯」 穆斯林。其中706人入獄,另有15,683人進入了被北京委婉地稱為 「思想教育培訓中心 」的地方。在這些教育中心裏 ,掩蓋了一個黑洞。中國政權針對維吾爾族,未經任何審判即進行拘押,且拘押時間至少一年,直至他們「思想真心轉變」。

這些是目前正在進行的大規模行動,調查揭露了中國政府如何透過個人資料監控,進行大規模監視和警務計劃。這些細節都在一份共產黨行政管理高層官員之間交流的機密文件披露出來,文件講述了這個世界第二大國的如何壓制居住在中國西北地區的新疆穆斯林人口 。

新疆約有1100萬維吾爾族人,是北京設計的新絲綢之路經過關鍵路線。維吾爾族在中國西部邊境佔據主導地位;在中國其他地區,大多數中國公民像共產黨政權的幹部一樣,屬於漢族。因為地理、文化、外貌特質、尤其是宗教,將漢族和維吾爾族區別開來。政府鼓勵遷移成千上萬的漢族人來到該地區,導致維吾爾族人比例減少, 到今天他們在總人口裡佔有不到一半的人口;2009年各民族之間的暴力升級 ,約200人喪生。正如參與調查的英國隆德雷斯國立政治研究所的負責人尼古拉斯·德·佩德羅(Nicolásde Pedro)所指出的那樣:「漢族的到來產生了緊張氣氛:漢人拆除了維吾爾人的傳統房屋, 好為中國的樓房騰出空間。維吾爾人並被描述為堅持宗教差異的恐怖分子。」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獲得的了秘密文件並與17家媒體共享- 如《紐約時報》,法國Le Monde《世界報》,以及唯一的西班牙語媒體EL PAÍS《國家報》。它 披露了習近平政府通過中共高層如何拘禁了大約有100萬維吾爾人。 文件顯示,中國駐外使館已成為此網絡的一部分。 這種鎮壓是有系統的,有組織的和大規模的,一個數位平台可根據現有技術添加各種個人資料和數據,從手機應用程序到通過攝影機的人臉識別,數位平台充當監視和追蹤識別「嫌疑犯」的一個操作系統。北京政府說這是為了調查研究,而不是為了迫害。 中國政府表示新疆的分離主義抗議活動(已被北京政府高度壓抑)使該地區成為恐怖主義和極端宗教主義的「關鍵戰場」, 而他們必須控制此事。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獲得的中國政府文件裡,其中包括了一份報告。 2017年時任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朱海侖向(當時他是新疆最主要的安全負責人和名列第二的政治官員):有關如何管理教育中心的直接指示「思想教育」和「培訓」;包括很多細節,如所謂的「學生」宿舍的必須是雙開門且沒有盲點的視頻監控。離開教育中心,學生要經常參加考試,並完成其「消除激進主義」。 文件的簽署人朱海倫是新疆共產黨的關鍵人物。專家認為他是陳全國書記的執行者,陳是共產黨在新疆地區的最高政治領導人。陳從2016年8月開始管理該地區,他針對西藏的分離主義者進行了鎮壓運動(他們的工作在中央政治局贏得了肯定)。

這種鐵腕政策是習近平政權的強硬的一個表現,「國家安全」戰略中強化了與持不同政見者的抗爭。媒體,香港抗議活動,要遏制分離主義。歐洲已經越來越意識到這些政策的激進。最近一個例子是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獲得2019年歐洲理事會哈維爾人權獎。他是這種壓制政策升級的受害者之一歐洲理事會10月授予他該獎項,承認他對爭取自由做出的努力。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還篩選包括四個分類的2017年6月時事通訊作為向事務委員會負責中共負責人的秘密政治和法律,負責遵守該級別法律的高層機構本地的旁註詳細說明了它們必須「以最大速度」交付「組織行動」。他們在幾頁上詳細介紹了 利用所謂的聯合作戰綜合平台, 這是自2017年初以來第一次使用的數據收集 文檔,以識別嫌疑犯並至少在現場實習。

一個非常簡短的司法判決完成了過濾材料。案文證明了所謂的司法程序的缺點,這種司法程序將維吾爾族公民長期監禁而指控中卻沒有證據。他的罪行可能只是騷擾他的工作同事,或者是色情有關;對於中國當局來說,這是穆斯林極端主義的標誌。

「思想訓練」

新疆有2300萬居民,佔西班牙人口的一半, 是北京在「穩定」和反對「恐怖主義」運動中的優先區域。政府已在2018年承認難民營的存在,為了捍衞其在打擊伊斯蘭極端主義中的作用。在2017年收集了拘留營的第一批證詞,與前一年相比,被拘留者人數增長了8倍。根據統計,該地區的227,000名囚犯,佔國家所有囚犯的21% 。

在外界批評的推動下,習近平政府2019年8月首次就這些問題發表講話並發佈了白皮書。政府指稱這是「反對暴力,恐怖主義和分裂主義」中國內政,但是他沒有提供有在教育營人數的數據。聯合國認為大約一百萬人(佔新疆維吾爾族人口的9%)被關押在那裡。馬德里的中國大使使館已就此研究工作接受ELPAÍS的諮詢,中國大使未提供細節或解釋是否區別對待維吾爾人。

根據機密文件,這些設施必須保留信息封鎖:「我們必須確保工作人員知道:是從政治紀律和保密的嚴重性中保守秘密。」 再教育中心精心安裝了「沒有任何盲角」攝錄機,以便及時記錄。管理現場的人員視線不應移開任何在學人員。控制範圍擴展到日常活動,在上課、吃飯、休息時去洗手間或洗個澡的過程中,他們都要「受到嚴密管理以防止逃跑。

這些描述與幾十個從再教育營地待過,並成功出逃到國外的維吾爾人的故事相吻合。維吾爾世界大會估計,散佈在澳大利亞、土耳其、歐洲(主要是德國)和美國的維吾爾族人口在1至1.6 百萬之間。埃爾卡諾皇家學院(Elcano Royal Institute)中國專家馬里奧·埃斯特萬(Mario Esteban)稱,在西班牙,沒有證據表明有這樣一個中國少數民族社區。今年37歲的祖瑪拉特·道烏特(Zumrat Dawut)自今年4月起在美國居住,他於2018年4月至6月在該地區西部的一個中心待了三個月。我們沒有床,只有躺在地上,地上也容不下所有人,所以晚上只有一半的人可以睡覺了。廁所是開放的,如果有人使用它們,任何人都可以看到。 」 Zumrat告訴國際調查記者同盟的媒體。 「我們上課時,腳上戴着腳銬,手上戴着手銬。他回憶說:「那裡有攝影機,他們可以看到每個角落裡的每個人」。

在一群維吾爾族男子(其中包括她的丈夫,巴基斯坦公民)在譴責其國家大使館和國際新聞界在北京的同夥失蹤之後,Zumra才得以離開。

象徵性案件還包括著名的Rebiya Kaader案件。她是一名企業家,對許多人來說,是新疆社區領袖。在2005年,她不得不在入獄五年後離開該國。現在住在美國,她在新疆的家人大部分被關在這些再教育中心中。中心迫使維吾爾族人說中文, 而不是一種接近土耳其語的烏茲別克斯坦語。 他們必須學習中國的官方語言普通話,直到熟練為止。現場人員必須「有效解決學生思想上的矛盾,遠離不良情緒」,一個公告上說。 「從日常生活、健康、禮節、加強控制和習慣,養成良好的身體健康 學生、文明、禮貌和服從,」他繼續說道。禁止學員使用穆斯林的阿拉伯語問候「 salaam alaikum」。 除了控制行為之外,再教育中心還要注意學員「思想問題 」。警衞人員以為了中心安全的名義要特別注意學院的「異常情緒」 並避免「異常死亡」。可能的 集中營內死亡,文件中只提及其中一個。調查記者在其他國家的維吾爾難民的報案中發現了相似案例。一名匿名警官的報導了在北部阿克蘇鄉村至少有150人死亡。

國外監控

監視不僅限於中國領土,到 2017年6月16日,有1,535名新疆公民獲得了外國國籍。其中,從2016年6月1日起有637人進入中國,目前僅能找到和聯繫的只有75個人。朱海倫,中國人新疆首席安全官,他們向當地安全部隊要求逐案研究:「取消國籍」的人以及不能排除應將恐怖主義驅逐出境;有中國國籍應該將其帶到培訓中心的。

特魯布特·圖爾松(Ablimit Tursun)自去年以來在比利時,被隔離中國人之一。 Ablimit在前往土耳其的工作之旅中逃到了這個國家 當知道他的兄弟已經被捕,他可能會遭受同樣的命運。去年五月底,居住在新疆省會烏魯木齊的他的妻子和四個孩子,去比利時駐北京大使館申請簽證和他團聚。證件還沒準備好,家人在離開使館時被中國警察逮捕,並帶回烏魯木齊。 「警察經常去探視他們,」Ablimit在與ELPAÍS的視頻會議中說。 「他們不是每天都去。這種監視似乎已經放鬆,並已由另一種監視代替 技術。 這種情況經常在受迫害的維吾爾族中發生。

德國之聲/《國家報》ELPAÍ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