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文”吹哨者身份曝光 环球时报:谁真正想杀她

阿西耶·阿卜杜拉赫卜

【博闻社】国际调查记者联盟11月底根据一份中国政府内部文件,揭露中国共产党如何系统性的在新疆策划与执行再教育营。此次行动的吹哨者阿西耶·阿卜杜拉赫卜(Asiye Abdulaheb)接受德国之声专访,表示虽然深知公开文件会遭遇报复,但她认为身在自由世界的自己必须冒这个险。

两周前,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发布了名为“中国电文”的调查报导,内容细数中国政府在新疆如何透过再教育营关押与控管过百万名少数民族穆斯林。而随着一起公诸于世的是一份24页的中国政府内部文件,但各界都不知这份重要的文件是如何从中国流传到海外。

一名住在荷兰的维吾尔女性阿西耶·阿卜杜拉赫卜上周在荷兰人民报的访问中坦承,她是“中国电文”的吹哨者,而她在文件内容被公开后,为了确保自己与家人的安全,决定透过受访来公开自己的身份。

在与德国之声的电话专访中,阿卜杜拉赫卜表示她今年六月透过一名了解事件内情的人士取得了这份24页的机密文件。她说在收到这份文件后心中忐忑不已,因为她清楚这份文件对于新疆再教育营相关报导的重要性,但同时也不太清楚自己该如何处理这份文件。于是,她将文件其中一页内容分享于推特上,希望关注新疆再教育营的记者或学者能与她联系。

她告诉德国之声:“拿到这份文件后,我心里挺紧张的,因为我对新疆再教育营的议题一直有研究,所以我很清楚这份文件的重要性,也明白它的价值在哪。我很着急,希望这份文件能尽快问世,但同时我也明白要做一个好的报导并非容易,因为我必须证实这些文件的真实性。”

德国的新疆议题专家郑国恩 (Adrian Zenz) 看到阿卜杜拉赫卜的推文后,主动与她联系,并协助她确认这份文件的真实性。郑国恩说,这些文件的用途与排版方式都与其他中国政府文件一致,所以他深信这些文件是真实的。但同时,郑国恩也坦言泄漏机密文件对维吾尔人来说是风险极大的行为,因为他们可能因此被判十年刑期,甚至面临死刑。

从家庭主妇到吹哨者

今年46岁的阿卜杜拉赫卜曾经长年在中国替政府工作,2009年在因工作关系离开中国。但在抵达国外后,她开始惊觉“有些事情不对劲”,所以她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于该年在荷兰申请政治庇护。

阿卜杜拉赫卜告诉德国之声:“我以前不是很积极参与维权运动,因为我一直忙于自己的生活,包含照顾孩子与学习当地语言。当时新疆的情势还不是这么严重,许多在海外的维族人都还是能与在中国境内的家人联系,有些人甚至能回国,所以我当时从没考虑参与政治。”

但她说过去三、四年来,非常多海外维吾尔人与新疆家人的联系完全中断,危急感也迫使她开始在海外参与维权行动。她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你不去争取自己的权利,不去做一些什么,那你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了。”

来自北京的恐吓与威胁

阿卜杜拉赫卜在取得机密文件后,开始收到各式各样的恐吓与骚扰。她的社群媒体账号与电子信箱都遭到黑客入侵。她甚至收到一则脸书私讯,警告她停止维权行动,否则会被“碎尸万段,然后弃置于她家门前的黑色垃圾桶”。

此外在九月初,阿卜杜拉赫卜的前夫告诉她,一个失联多年的朋友突然说想与他在迪拜见面,声称要把他80多岁母亲的消息告知他,并强调会替他付机票与酒店费。阿卜杜拉赫卜告诉德国之声:“我前夫得知这个消息后,便开始很着急。他说他很相信这个人。但我听完后警告他说,这件事可能跟我手中的一份文件有关,而我心里的感觉告诉我他不能去迪拜。但我前夫仍坚持去迪拜,因为他相信这个朋友。”

到了迪拜后,等着她前夫的是这名朋友及数名中国警察。阿卜杜拉赫卜说这些警察给她前夫一个专有软件的随身碟,叫他把随身碟带回荷兰并插入阿卜杜拉赫卜的电脑中,让他们借此侵入她的电脑。她告诉德国之声:“他们说,如果他配合的话,中国政府会发签证让他可以随时回国。他们还威胁他说,如果有人在迪拜杀了他,把他的尸体丢在荒野中,20到30年都不会有人发现谁杀了他,也不会有人发现他的尸体。”

德国之声目前无法证实上述经历的真实性,但这些内容与其他海外维吾尔人以往经历过的威胁类似。此前,新疆当地的国保也曾透过微信联系居住在美国的维吾尔人乔达特(Ferkat Jawdat),要求他停止公开进行维权行动。

阿卜杜拉赫卜的前夫回到荷兰后第二天将所有事情经过与她分享,她力劝前夫向当地警方报案。虽然阿卜杜拉赫卜担忧自己与家人可能因公开机密文件而遭受报复,但她认为身处自由世界的自己,不得不冒这个险。她告诉德国之声:“我生活在一个法治国家,所以我的生命安全是受到保护的,但是这位把文件交给我的人活在中国政府控制下,他是冒着生命危险把文件交给我。难道我不能冒险吗?我认为我必须冒险。”

阿卜杜拉赫卜希望,未来能写一些与维吾尔历史相关的文章,并持续推动其他重要的计划。她告诉德国之声:“我不会因为恐惧而暂停一些正在进行的事。 ”

环球时报:谁真正想杀“爆料新疆文件”的她? (节选)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之后,有一大批异见人士流亡到西方国家,他们当中不少人继续在海外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利益的行为,但他们没有一人的生命安全受到来自中国大陆的威胁。

阿卜杜拉赫卜女士如果担心自己的安全,我们倒是劝她更要防范美国情报机构和极端“疆独”组织利用她制造极端事件,以此嫁祸中国政府。因为从历史上看,美国情报机构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至于极端“疆独”组织,更不能指望他们有什么底线。

这名女士通过公开自己的身份,在西方引起更大关注,这实际上是西方那些势力在进一步开发她抹黑中国政府的价值,当然了,对于这种被利用,该女士有可能有很高积极性,这是双方一拍即合的事情。

问题在于,这名女士认为自己的身份越公开,她就越安全,这个逻辑是有严重漏洞的,而且有可能对她是危险的。

因为她在西方越出名,越是形成中国政府想危害她人身安全的舆论想象,对于希望通过制造她遭到人身攻击来嫁祸中国政府的那些黑暗力量,就越有诱惑力。

不管这名女士做了什么,我们在此都希望她在荷兰是平安的。她对中国国家利益的危害已经铸成,她的安全出问题与消除这种危害毫无关系,因而在中国国内不会存在推动让她个人出事的理性动机。

但对于美国情报机构和“疆独”势力来说,情况就不一样了。甚至西方媒体中也会有巴不得她出事的人。请这名女士认真防范那些真正的风险吧。

德国之声/环球时报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