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為緬甸軍方辯護:打擊武裝叛亂不是種族屠殺

昂山素季首度在庭上抗辯

【博聞社】緬甸政府實際領導人昂山素季周三在海牙國際法庭出庭,否認有關緬甸軍隊對羅興亞人種族屠殺的指控。她辯護稱,軍隊是在打擊武裝叛亂。

在海牙的聯合國法庭上,昂山素季對有關緬甸的穆斯林少數族群羅興亞人遭種族屠殺的指控提出質疑。西非國家岡比亞向聯合國法庭控告了緬甸。昂山素季認為有關指控的敘述是”不完整的、帶有誤導性質的”,不能反映緬甸若開邦的真實局勢。

“在緬甸,我們有內部的武裝衝突”,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說,羅興亞人居住的若開邦的族群問題已經存在了好幾個世紀。2016年反叛武裝分子襲擊警察哨所後,軍隊做出了反應。

她表示,不能排除有士兵不當使用暴力的情況,但強調,不能因此就對緬甸複雜的形勢得出”種族屠殺”的唯一結論。”我們面對的是國家內部的武裝衝突,是由羅興亞武裝挑起的”。

昂山素季接著說,這一衝突的悲劇性結果是成千上萬的羅興亞人逃離家園。她表示,如果軍隊真的犯下了戰爭罪行,會受到刑事責任追究。但根據聯合國1948年通過的《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這樣的罪行並不能被定義為種族滅絕。

她舉例說,1990年代發生在巴爾幹半島戰爭期間的多次大規模驅逐並沒有被看作種族屠殺。”國際司法抵禦住了誘惑沒有使用這一法律概念,因為並不存在完全或部分消滅所針對族群的意圖。”

海牙法庭的本次訴訟,是由岡比亞代表”伊斯蘭合作組織”的57個成員國提起的。指控依據的是聯合國調查員的一份報告,其指責緬甸軍隊實施”持續的種族屠殺”,被士兵殺戮者成千上萬,婦女兒童被強暴,房屋被燒毀,村莊被夷為平地。超過70萬羅興亞人逃往鄰國孟加拉。

美國、加拿大和荷蘭認為緬甸軍方要為針對羅興亞人的集體行刑和”清洗”行動負責。但昂山素季稱,後者是以清除極端武裝分子為目的的反恐策略的一部分。

11月中旬,國際刑事法庭(IStGH)批准了對緬甸軍方涉嫌對羅興亞人犯罪的調查。該法庭認為,有”可靠的依據”足以推斷,發生了”普遍的或系統性的暴力行動”,應被視為反人類罪行。

美國加強制裁緬甸軍方領袖

美國周二宣布加強對緬甸軍政權制裁,將包括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來在內的4位軍事領袖列入黑名單。除敏昂來外,其他3個被列入黑名單的將領分別是副總司令梭溫及兩個輕步兵師的指揮官。美國指他們侵犯羅興亞人及其他少數族裔的人權。

上述4人在7月已被禁止入境美國。新的制裁將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禁止美國人和他們做生意。

外交界和分析家表示,敏昂來可能參加明年的選舉,角逐總統職位。此次受到制裁,可能打擊他的政治前途。臉書Facebook去年8月已移除敏昂來的網頁,使他失去與公眾溝通的主要渠道。

緬甸軍方在2017年對羅興亞少數族裔進行軍事鎮壓,成千上萬羅興亞人死亡,超過70萬人逃往鄰國孟加拉。

而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周二在紀念「緬懷滅絕種族罪受害者、受害者尊嚴和防止此種罪行國際日」的致辭中表示,在種族滅絕、危害人類罪、戰爭罪和族裔清洗的威脅下,種族滅絕受害者所應享有的正義經常得不到伸張。

秘書長辦公廳主任瑪麗亞·路易莎·維奧蒂代表聯合國秘書長在就這一主題舉行的一個圓桌會議上發言表示,種族滅絕仍然是「一種禍害」,它造成巨大痛苦。

她說,在這一天,我們緬懷並悼念駭人聽聞的種族滅絕罪行的受害者,鼓勵所有人思考可以做些什麼,來維護《種族滅絕公約》規定的責任。

她認為,滅絕種族罪行對受害者、社區和整個社會的破壞性影響「可能需要幾代人來克服和治癒」。她強調,防止滅絕種族的必要性不僅是道義上的,也是《公約》第一條規定的法律義務,將防止滅絕種族的責任交給每個國家。但是民間社會、宗教領袖、媒體和教師也發揮了重要作用。

她說:「在世界各地,我們看到仇外心理、種族主義、反猶太主義、反穆斯林仇恨和對基督教徒的攻擊激增,這往往受到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意識形態的推波助瀾。」

聯合國大會在2015年指定12月9日為「緬懷滅絕種族罪受害者、受害者尊嚴和防止此種罪行國際日」。

德國之聲/法廣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