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美國的打壓讓我產生動力 華為就是灰色

【博聞社】12月11日,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深圳接受拉美、西班牙等國媒體採訪,華為“心聲社區”12月18日發布採訪紀要。

採訪中,任正非打趣道:“可能因為美國總打壓我們,讓我產生了動力。本來我都準備退休了,然後他打我一下,又讓我留下給公共關係部打工。”

西班牙《世界報》記者就“在中國的社交網絡上和官方媒體上最近出現了批評華為的聲音”向任正非提問,此事是否會對華為產生影響。

對此,任正非回答說:“華為過去一段時間紅得發紫,如果大家黑一下華為,華為的顏色就變灰一些,恢復了本色。華為本色就是灰色,並不是什麼紅得發紫。在社會認為華為很好的時候,實際上華為本身也是矛盾重重的。”

採訪紀要全文:

1、西班牙《阿貝賽報》:非常感謝能問第一個問題。任總,怎麼向外界澄清華為不受中國政府的干涉呢?可不可以說上市是一個好辦法呢?另外,在中國,能否確保一家企業是完全獨立的呢?

任正非:如果上市是好辦法,為什麼華爾街經常有公司崩潰、垮掉呢?華為公司生長在中國的土地上,必然要遵守中國的法律,同時也要遵守其他業務所在國的法律。因此,我們是在致力於遵守適用的世界各國法律以及國際法的基礎下運營的。判斷我們是不是一家好公司,要看我們的行動和做事的結果,而不是我們上市與否。

西班牙《阿貝賽報》:我的問題的第二部分,在中國,企業有沒有可能完全獨立於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

任正非:是完全獨立的。因為中國有法律保障,企業經營權、所有權在國家法律的邊界下,是各自獨立的。

2、阿根廷《號角報》:我是來自於阿根廷的記者,我想向您提問的和我們國家的國情有關。據我了解,華為在海外的分公司當中是選擇了阿根廷作為第一家進行新管理制度的試點,為什麼選擇阿根廷呢?是不是因為我們國家經歷了很多金融動蕩,比如最近的貨幣貶值和高通脹?

任正非:我們選擇在阿根廷做“合同在代表處審結”試點,首先是因為拉美大區前任總裁已經開始在阿根廷試點了,繼任的拉美大區總裁也建議選擇繼續在阿根廷試點。阿根廷在這個時期也面臨很多挑戰,在複雜經濟環境下,檢驗我們的改革是否成功就具有更大的說服力,所以我們接着前任改革繼續往前試點。現在來看,阿根廷試點是比較成功的,目前全世界有二十多個國家的代表處在推廣阿根廷試點的經驗。

第二,我個人對阿根廷有偏好,我喜歡阿根廷這個國家,不僅是你們的踢踏舞,更重要是你們的牛肉,你們的烤肉太好吃了,就想藉機去吃一頓。阿根廷未來發展的一個希望在於加強與中國的開放與合作。中國需要阿根廷的大豆、牛肉……很多好東西,阿根廷要加大對中國的出售,互相促進兩國經濟發展。我個人參觀過阿根廷幾個私人農場,回國後經常給中國政府推薦阿根廷私人農場的管理方法。中國也有喂牛的,那叫牧民;但阿根廷農場主喂牛,他們是在做科學研究,他們家裡有實驗室,自己在做胚胎研究、基因研究,這就是牧業現代化。所以,中國的農村還要繼續產業升級,農村應該與農業科研機構進行合作。阿根廷有非常多的東西值得我們學習。

阿根廷處在世界之角,它的安全保障是由地緣形成的。即使世界中心發生很大戰爭,阿根廷也會安然無恙。所以,阿根廷可以更多地把國民財富投資用於教育、醫療……各種研究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阿根廷作出了很大貢獻,幾千萬反法西斯的戰士是穿着阿根廷羊毛編織的大衣、吃着阿根廷牛肉,打贏了這場戰爭。阿根廷在四十年代末期、五十年代初期居於世界富裕水平的前列,我希望阿根廷能重現繁榮。

3、西班牙埃菲通訊社:任總下午好,非常感謝您抽時間接待我們,我來自西班牙,不知道西班牙這個國家是不是和阿根廷一樣給您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但是在西班牙有很多運營商使用了華為的設備,而且跟華為簽訂了很多5G合同,比如沃達豐就是其中一家非常重要的運營商。但是最近我們了解到,西班牙的國防部建議他們的員工不要在辦公區域使用華為的設備,這就意味着其實有很多的公共辦公機構的區域都不能使用華為設備,這一點是不是說明西班牙作為國家,對於華為的信任降低了呢?這是由於什麼原因引起的呢?

任正非:第一,我們沒有遭到國防部的否決,也沒有收到國防部和其他公共機構給我們類似的通知,所以我們繼續高標準對西班牙提供服務。

第二,西班牙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國家,因為西班牙曾經推動過大航海和發現了新大陸。地球為什麼有東半球、西半球?西班牙和葡萄牙在瓜分世界時,畫了一條子午線,就分為了東半球、西半球。我們在學大國崛起的歷史的時候,也學到了西班牙歷史上是怎麼崛起的,你們在開闢新航線的時候,是乘着木帆船走向全世界的。從歐洲到亞洲的海路上,總共沉沒了350萬艘船,應該說這些船中有相當大一部分是西班牙的船,你們這種奮鬥精神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西班牙大膽採用了華為的5G,華為5G應該是當代世界上最好的5G“船”,輕易不會沉沒,會把西班牙文明帶給全世界。5G給人類帶來什麼未來?它主要是支撐人工智能,在人工智能的使用中,可以出現無人農場、遠距離操作的礦山/港口……,西班牙的豬肉應該可以大規模出口到中國,改善我們兩國的貿易。西班牙的教育也很發達,應該到中國來發展教育產業,這些不需要消耗多少物資,但是可以獲得合理的經濟回報,改變兩國的貿易逆差。

我們每年在巴塞羅那參加世界移動大會,得到了西班牙非常好的服務,我們有些活動是在“高迪之家”舉行的,我們從馬路邊下車以後,要走十幾公尺進“高迪之家”,西班牙女郎接送我們的優雅服務,在這十幾公尺的路上盡顯百年風采。我回國後經常給國人講,即使中國開始富裕起來了,但是要達到這樣的風采,不是幾十年就能追上的。中國和西班牙都要找到各自的突出優點,優點互相滲透,形成一種更新的友誼和文化。

西班牙埃菲通訊社:我非常關心我問題裡面提到的,西班牙有沒有失去對華為的信心?

任正非:不會。因為對華為的信心不在於“你給我說,我給你說”,而在於實際表現出的結果,西班牙的5G網絡可能開拓出歐洲最好的網絡。

4、西班牙《拓展報》:任總,目前我們看到中國和美國之間有着很多的摩擦和衝突,關於華為和技術優勢。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很多人都擔憂,是不是世界上會形成兩個科技的陣營,一個是受中國影響的、一個是受美國影響的,就像冷戰時代的柏林牆一樣,這兩個數字的世界或者技術的世界是互相不兼容的、也是不了解的,您是怎麼看這個觀點?

任正非:我認為不可能形成兩個世界。“柏林牆”出現是在物理時代,牆可以將物理世界分隔;而現在是信息時代、數字時代,牆是擋不住的。

如果分裂成兩個世界,對誰最不利?美國。美國很多企業是全世界最領先的,如果它們不把產品賣給一部分國家、地區,它們是自己在收縮自己的市場規模,它們的財務報表會受不了。美國企業一旦退出一些國家、地區的市場,這些市場上就會冒起來其他替代者,所以分裂後是美國企業的損失最大,它們是不會同意這樣做的。

另一方面,由於科學家論文都在網上飄蕩,未來科技的創新還是在統一的理論基礎和基礎技術研究之上,只是在商業應用層面增加了一些競爭性企業。企業有競爭,一定是促進產品的質量更好、價格更低。

所以,我認為不會分裂成兩個科技世界。

5、墨西哥《拓展》雜誌:現在墨西哥正在和美國、加拿大最終要達成新一版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目前華為和美國、加拿大這兩個國家都有非常複雜的情況,這一點是不是會意味着華為在墨西哥也會受到影響,尤其是墨西哥也有拉美非常重要的運營商,如美洲移動通訊?

任正非:我相信美國對華為的制裁不會影響到墨西哥。面向未來幾十年,人類社會面臨的最大課題是人工智能的使用,大家認為人工智能的創造力會讓率先應用的公司獲得很大盈利,但應用人工智能技術的國家會獲得更大的收穫。發展中國家應該大規模發展基礎教育,提高全民文化素質,以適應未來新的信息社會;大規模興辦職業學校,適應新的人工智能企業的駕馭能力。如果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能達成,我認為是非常好的,美國、加拿大都不太適合發展製造業,墨西哥可以大規模發展製造業,如果製造業將來是以人工智能為基礎,墨西哥會放出燦爛的光芒,像瑪雅文化一樣的光芒。

你們參觀過我們的生產線嗎?我們現在的生產線還不是完全人工智能,只是少量人工智能。明年這個時候你們再來,我們又新建了幾百條這樣的生產線,人更少了,全部是由5G來管理。歡迎明年這個時候再來,或者你們的企業家與你們一起再來。

墨西哥《拓展》雜誌:墨西哥有一個運營商叫美洲移動通信,它的老闆是卡洛斯·斯利姆,不知道他是不是華為的客戶,也不知道他跟你們關係怎樣?

任正非:他是我們的客戶,我與他的個人關係很好。

6、西班牙《世界報》:在中國的社交網絡上和官方媒體上最近出現了批評華為的聲音,您覺得這會不會對華為產生影響?

任正非:華為過去一段時間紅得發紫,如果大家黑一下華為,華為的顏色就變灰一些,恢復了本色。華為本色就是灰色,並不是什麼紅得發紫。在社會認為華為很好的時候,實際上華為本身也是矛盾重重的。

華為“心聲社區”/觀察者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