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事件始末——最高法點爆輿情風波

致黨中央、全國人大、中紀委監委、中政委、公安部、國家安全部:

 

李文亮去世後,被境內外媒體熱炒成為「吹哨人」,同時,被某些勢力標榜為反體制「勇士」。跳出受推牆媒體引導、人為操控輿情的環境,縱觀李文亮事件始末,從發生到被熱炒最關鍵的環節,莫屬於點爆事件的這一環節。通過梳理整個事件,筆者驚訝地發現,點爆這場驚天輿情的居然是一篇出自體制內人員的「帶路」文章,而吹響這場輿情風波起跑哨的竟然是最高人民法院!

 

一、總覽李文亮事件

 

李文亮是武漢中心醫院一名普通的眼科醫生,因從醫院內部得知該院「確診了7例SARS」的消息,他將此消息發在自己的微信同學群里,並提醒同學們不要外傳,一句「不要外傳」足以顯現李醫生並非大義,而是也有狹隘之處。然而事情的發展卻恰恰相反,他的微信聊天記錄很快被他的同學私自截圖後大量轉發(就是另外所謂的7名「勇士」),並在網絡上傳播。

 

李文亮聊天記錄在網絡傳播的過程中自然地引發了社會的恐慌和焦慮,武漢公安機關接到舉報後就介入了調查。因為疫情的發佈權是在國家衛健委,衛健委在未公布疫情消息之前,李文亮傳播此消息的方式顯然是不合規定的。他發佈的消息未經官方確認,也並非真是SARS,因此李文亮的行為屬於「編造、故意發佈虛假信息」。但武漢警方對李文亮等人的處理十分穩妥,充滿人性化,只是對他進行了普法教育,並對他的相關行為進行了批評,並未對他們處以治安處罰(處罰種類包括四種:警告、罰款、行政拘留、吊銷公安機關發放的許可證)。李文亮也表示充分認識到了自己所犯的錯誤,並保證今後不再犯類似錯誤,之後,他返回單位繼續工作。在這裡,有一個十分重要的關鍵點:李文亮並不是此次疫情阻擊戰的一線醫生,他傳播的信息屬於道聽途說。

 

1月8日,李文亮在眼科門診給一位82歲的女性患者治療眼疾時,因未採取必要的防護措施導致感染此次的新型冠狀病毒(這也說明他自身對該疫情缺乏準確的認識,也說明他並不是在抗疫第一線感染的)。李文亮1月10日發病,很快他進了ICU,於2月7日不治去世。

 

二、最高人民法院點爆輿情

 

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信公眾號發表了一篇題為《治理有關新型肺炎的謠言問題,這篇文章說清楚了》的文章,署名是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法官助理唐興華。該文章向民眾傳達的信息是:武漢公安機關在李文亮被「訓誡」一事上的做法是不合法的,這是代表最高人民法院在李文亮被「訓誡」一事上的公開態度,唐興華是代表國家最高審判機關向全社會發佈「最終觀點」。但其實該文章是偷換概念,用刑事法去解釋行政法,將矛頭直接對準武漢警方,指責武漢警方在辦理李文亮案件中的錯誤,狠狠地在武漢警方背後捅了一刀,文章內容嚴重地誤導了民眾,誤導了國內輿論。

 

唐興華的文章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迅速引爆整個網絡輿情。國內大小媒體彷彿聽到了「集結號」,又彷彿是跟唐興華等人經過深入的密謀串聯,倏忽之間蜂擁而至,環球時報、新京報、澎湃新聞、南方都市報、中國青年報、紅星報、中央電視台等傳統媒體及網絡自媒體迅速跟進炒作,對武漢警方口誅筆伐。

 

人民日報帶頭上陣,轉發標題為《對武漢處理8名發佈不實信息者,最高法發文章了》,澎湃新聞發表評論《最高法:武漢8人散布的「虛假信息」並非完全捏造,應予寬容》,中國青年報主編曹林更是來勢洶洶,發表評論文章《響應最高法公號為8人正名,拔掉人心中這根刺》,曹林在文中大放厥詞,有一種必須把武漢警方全部幹掉才肯罷休的氣勢。更有甚者,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為轉移社會大眾對疾控中心不作為、亂作為質疑聲討的矛盾,猶如一隻跳樑小丑般在央視平台混淆視聽、妖言惑眾,公開贊喻李文亮為時代之英雄、社會之楷模,更稱頌李文亮是「事前諸葛亮」。

 

在國內媒體狂轟亂炸下,疫情的輿論焦點迅速指向到武漢警方執法問題上,輿論幾乎呈一邊倒地指責,一時間武漢警方成了眾矢之的,即使其當日在微博上回應「並未拘留,而是教育批評」,但其聲音還是被相關媒體所引導的輿論聲浪所吞沒,可謂是百口莫辯。進而引發的輿情愈演愈烈,甚至演變成為對全國警察人人喊打的輿論局面。

 

三、最高人民法院把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推到危險的境地

 

(一)最高人民法院應該為李文亮的輿情事件買單

 

李文亮身為一名眼科醫生,有組織無紀律。他隨意傳播未經官方確認的虛假信息而被公安機關批評教育,原本是個普通的事件(相比2月8日雲南文山州劉某等5名醫務人員因散布疫情防控信息,被行政拘留10日的事,武漢警方在處置此事上要保守的很多),卻在事件之後的一個月,被最高人民法院拿出來炒作,把民眾因在這次冠狀病毒肺炎的怨氣全部引到了國家身上,將國家置於輿論風暴的中央,客觀上起到了「帶路黨」的作用。

 

李文亮去世後,境內外各種反華勢力藉機利用此事抹黑黨和國家形象,李文亮一時間被境內外媒體打上「吹哨人」的標籤,並被標榜成為反黨、反體制的「勇士」。事件的惡性發展,不但給全國萬眾一心抗疫工作帶來了極大的影響和干擾,而且給國家安全社會穩定帶來了嚴峻的考驗。此事罪魁禍首就是最高人民法院,是他故意挑起事端、引爆輿論,因而最高人民法院必須要為此重大輿情所造成的嚴重後果買單!必須要追究製造此事端的相關人員責任!必須要徹查幕後動機!必須要拔掉黨內暗樁,消除危害,給黨和人民一個交待!

 

(二)最高人民法院給黨的事業帶來了嚴重的危害

 

縱觀世界近20年來所爆發的顏色革命,其中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幕後操盤者不放過任何機會,通過抹黑詆毀、造謠誣陷等方式將警察推到人民的對立面,來瓦解警察這個體系。因為一個政權的穩固及其所領導下的社會秩序的穩定,離不開警察的維護和管理,如果先將警察打倒,打成民眾的對立面,那麼接下來去顛覆政權就輕而易舉了。

 

通過事件發展走向,我們可以看到,最高人民法院沒有對發表《治理有關新型肺炎的謠言問題,這篇文章說清楚了》這篇文章所產生的後果有一個基本的預判,也沒有對造成的社會影響有一個精確的把控,更沒有從社會穩定局面去考慮,而是在最不恰當的時間裏代表國家最高裁判機關突然拋出,這其中必定有很大的陰謀:表面上是通過歪曲真相、混淆是非、製造矛盾破壞萬眾一心抗疫局面,本質上卻是利用網絡惡意引導輿論,把警察推到人民的對立面,煽動民眾暴力對抗政府,進而危害國家安全及顛覆政權。由此可見其用心險惡,令人髮指!也許現在他們正在背後為取得的「成果」洋洋得意、沾沾自喜呢。

 

(三)最高人民法院任性發表文章是否符合規定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無規矩不成方圓。這篇由北京第一中級人民院法官助理唐興華撰稿、在最高人民法院微信公眾號上發表的《治理有關新型肺炎的謠言問題,這篇文章說清楚了》一文,經查證,最早是1月28日首先發表在《最高人民法院報》的公眾號上,但隨後數分鐘,就被轉載到最高人民法院的公眾號上,兩篇文章的編輯都是趙煒烽。

 

一問最高法:最高法把代表本單位對外宣傳口徑如此重要的工作交由下面一個報社去管理運維嗎?另外,唐興華和趙煒烽之間又是什麼關係呢?據相關知情人透露,趙煒峰有着極為複雜的海外背景,這事最高法是否掌握?

 

二問最高法:關於《治理有關新型肺炎的謠言問題,這篇文章說清楚了》這篇文章是不是代表最高人民法院的意見?還是只是唐興華的個人觀點?一個手握中國法院最終審判權力的國家機關,公開發表任何文章,其中內容所表明的觀點都應視同為最高人民法院的明確態度。

 

三問最高法:最高人民法院公眾號發佈內容審批流程是什麼樣的?是否符合相關規定?是否有正式的審批單?

 

四問最高法:最高人民法院公眾號審批發佈內容的最終審批權力掌握在誰的手裡?是否能代表最高人民法院黨組?

 

五問最高法:最高人民法院公眾號發佈的每篇文章內容是否經過最高法相關領導組織相關部門進行充分討論後所形成的一致意見?還是某個人的意見?

 

六問最高法:最高法發佈《治理有關新型肺炎的謠言問題,這篇文章說清楚了》這篇文章的依據和最終目的是什麼?是否前期進行過約稿?是否對文章嚴重錯誤的觀點進行過審核把關?

 

七問最高法:最高法哪位黨組領導會為本單位公開發佈的內容承擔責任?

 

如果最高人民法院對上述七問解釋不清或置若罔聞,則會直接導致兩個結果:一是直接證明最高法微信公眾號管理和審批程序上存在嚴重問題,工作上存在失誤,而肆意隱瞞所存在的問題,則是對黨紀國法的嚴重挑戰,這種行為終究要被國紀國法所清算。二是在極力掩蓋背後不可告人的秘密,即體制內人員聯合新聞行業及網絡媒體從業人員為主所組成的地下組織,圖謀通過發起網絡輿論戰來顛覆國家政權。

 

媒體明着標榜李文亮是疫情吹哨人,實則是在樹立其為反黨反體制的吹哨人,但是誰可曾想過,在當我們梳理整個事件時發現,其實最高人民法院才是真正的吹哨人。(未完待續,我們將會對此事繼續深究與公開揭批。)

 

 

最高法知情幹部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