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副總統感染 伊朗疫情死亡率居全球之首

伊朗疫情嚴重,當地加快生產防疫用品。

【博聞社】新冠肺炎在伊朗大爆發,該國累計2922人染疫,92人死亡,死亡率約3.15%。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伊朗確診病例中來自政府高層的患者數遠高於其他國家。

外媒周三(4日)報道,工業、礦業和貿易部長拉哈馬尼(Reza Rahmani)及第一副總統賈漢吉里(Eshaq Jahangiri)同告染疫。為防疫情擴散,伊朗政府將暫時釋放5.4萬名沒有染病的囚犯。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則強調,政府沒有隱瞞疫情,相信爆發不會維持太久。

美媒指,伊朗相信是有最多官員確診新冠肺炎的國家,哈梅內伊的顧問等高官早前更染疫不治。此外,國會的290名議員中亦有23人確診,佔總數的8%,國會已暫時休會,並要求議員停止與公眾接觸。此外,當局因應疫情,取消全國所有的「主麻日」(即逢周五的禮拜)。

伊朗從2月25日以來不斷爆出高官確診感染新冠病毒的消息。2月25日,伊朗衛生部副部長伊拉吉·哈里奇(Iraj Harirchi)確診感染新冠病毒。此前一天,他在有關疫情的新聞發布會上咳嗽並不斷擦汗。2月24日當天,他聲稱新冠疫情在伊朗只造成12人死亡,但庫姆的一名議員同一天則表示,僅在庫姆就已有50人死亡。

2月27日,伊朗最高官職的女性、副總統瑪蘇梅·埃卜特卡爾(Masoumeh Ebtekar)宣布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此外,伊朗議會國家安全與外交委員會主席穆傑塔巴·祖努爾、前司法部長穆斯塔法·普爾·穆罕默迪等人也相繼爆出感染新冠肺炎。

2月27日當天,伊朗媒體報道,伊朗前駐梵蒂岡大使霍斯洛沙希(Hadi Khosroshahi)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2月29日,議會議員達斯塔克(Mohammad Ali Ramazani Dastak)也因感染新冠肺炎不治。3月2日,伊朗媒體報道,哈梅內伊的顧問團”權益委員會”委員米爾莫哈瑪迪(Mohammad Mirmohammadi)因新冠肺炎病逝,成為該國感染新冠死亡的級別最高的官員。

高官有渠道進行病毒檢測

伊朗疫情爆發中心庫姆和疫情較為嚴重的德黑蘭兩地都是許多伊朗高官居住之地。伊朗民眾認為,由於缺少核酸檢測試劑盒無法及時確診,伊朗報告的普通民眾中的疫情形勢絕非全貌,而政客們有渠道進行病毒檢測。

伊朗衛生部發言人賈汗普爾先前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說,”高死亡率”的原因之一是伊朗民眾有”小病不去醫院”的習慣,造成死亡數在確診病例中佔比較高。

世衛組織3月1日在疫情報告中指出,對於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臨床治療重點在於及早識別、儘快隔離以及實施恰當的感染預防和控制措施。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80%癥狀較輕,14%左右發展為嚴重疾病,5%左右屬於重症病例。而重症患者的死亡率超過50%。

暫時釋放囚犯

伊朗政府現已採取全國學校停課、取消集會、入戶排查、軍隊協助政府衛生部門防控等措施。伊朗司法部宣布,為防止新冠病毒在擁擠的監獄中蔓延,已暫時釋放5.4萬囚犯,這些囚犯先前的新冠病毒檢測呈陰性,並交納了保釋金。不過,刑期五年以上的”安全犯”( Security prisoners)不包括在內。

據一名英國議員表示,英籍伊朗裔慈善工作者扎哈里雷克里夫(Nazanin Zaghari-Ratcliffe)可能很快將獲釋。扎哈里雷克里夫的丈夫上周六表示,他認為扎哈里雷克里夫已經感染了新冠病毒,但伊朗當局拒絕給她做檢測。伊朗當局則稱與扎哈里雷克里夫的家人多次聯繫,並告知其健康狀況良好。

火速建醫院

近日,伊朗多個城市開建專用於收治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傳染病醫院,庫姆建起了一所野戰醫院專門收治新冠肺炎病人。在中部城市亞茲德,政府已從3月1日開始建一座佔地1000平方米的醫院,預計本周內完工。

伊朗官方稱,伊朗陸軍部隊中尚未發現新冠病毒感染病例。3月3日,哈梅內伊3日下令該國整體進入備戰狀態,由軍隊協助政府衛生部門防控新冠肺炎傳播。

伊通社報道,世衛組織援助伊朗的試劑盒、手套、外科口罩和呼吸器等總計7.5噸醫療物資2日晚間運抵德黑蘭。伊朗方面此前拒絕了美國的援助。外交部發言人穆薩維(Abbas Mousavi)說,稱”幫助伊朗對抗新冠病毒的說法是荒謬的,是一種政治心理遊戲”。3月3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中國方面向伊朗提供了試劑,並向伊朗派出了5人組成的紅十字會志願專家團隊。

哈梅內伊否認隱瞞疫情

早前有報道指伊朗涉隱瞞疫情,聲稱該國至少逾200人死於新冠肺炎。哈梅內伊周二出席植樹活動時沒有戴口罩,但有戴普通膠手套。他演說時否認瞞疫指控,反斥有疫情更嚴重的國家試圖掩飾情況。他又要求國民跟從衛生部門的防疫指引,指示所有政府部門提供一切必要協助。

德國之聲/東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