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律師王全璋周日出獄或有變 妻子李文足推特發出「憤怒的消息」

【博聞社】11個國際人權組織周五(4月3日)發表聯合聲明,呼籲有關方面保障維權律師王全璋獲釋後的人身自由。

王全璋從2015年被捕至今已經被關押1200天,2019年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判刑4年6個月,剝奪政治權利5年,原定於 2020年4月5日獲釋。

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聯同另外10個國際人權組織4月3日發出聯合聲明呼籲有關方面要確保王全璋出獄的待遇合乎中國法律及國際人權標準。

為此,聯合聲明「強烈要求中國政府尊重王全璋及其家人意願及權利,讓王全璋立即回北京與妻兒團聚; 尊重並確保王全璋及其家人的人身自由,尤其是遷徙自由; 確保王全璋及其家人不會被軟禁、長期監視; 確保王全璋及其家人不再被騷擾或逼害; 確保王全璋兒子能充分行使其平等受教育權」。

王全璋2007年開始在北京執業,經常代理敏感人權案件,包括宗教自由案、土地維權案及新聞自由案件等。此外,他亦曾以筆名在網上發表時政評論,並撰寫有關中國公民社會的報告。

王全璋從被捕到正式服刑前,被秘密關押三年多,不允許會見家人和家人委託的律師。而且由於當局施壓,家人委託的律師多次被迫解聘。案件宣判至今一年多,判決書一直沒有公開。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直到2019年6月28日才在山東臨沂監獄見到王全璋。李文足當時形容王全璋「焦躁、恐懼、蒼老,像另一個人,無法正常溝通」。

李文足為救援丈夫曾30多次到最高人民法院抗議,發起「千里尋夫」等行動。2017年,李文足與另外幾位709律師妻子把行動帶到社交媒體,並分享了「我可以無髮,你不能無法」削髮抗議,引起本地及國際社會高度關注。

聯合聲明說,在四年多的時間裡,李文足被迫多次搬家,他們的兒子被迫兩次失學。而王全璋獲釋後,極有可能被送返或軟禁在他的戶口所在地山東濟南。

根據中國法律,獲釋人前往的地方要以當事人的經常居住地為優先。經常居住地被定義為居住一年或以上的地方。

最新消息是,李文足4月3日在推特發出「憤怒的消息」。她的推文說,監獄方和社區當天下午通知王全璋的姐姐和姐夫,不准他們二人去臨沂監獄接王全璋出獄,去了也接不到人。監獄方說,王全璋從4月5日開始到戶籍地接受14天的隔離,還說,14天之後,王全璋就是自由的了,可以離開濟南。

李文足在推文中說,「本來計劃由全秀姐開車接全璋回北京,回家後肯定在家自行隔離14天。現在的情況說明,全璋感染了病毒,不讓他進北京。連看一眼都不行,明擺著是要掩蓋真相」。

李文足:從家庭主婦成為維權人士

在被中國政府關押將近五年後,中國著名維權律師王全璋傳將於4月5日從山東省臨沂監獄獲釋。 其妻李文足接受德國之聲專訪,表示對於王全璋即將獲釋的消息感到十分激動,但也擔憂目前仍在延燒的新冠疫情會影響王全璋獲釋一事。

李文足:我從一個家庭主婦,因為被環境所逼迫,成為一個出現在公眾視野的維權人士。 我認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該做的事,並沒有特別了不起。 我覺得過去這四年多,對我來說還是挺有收穫的。

最大的影響我認為是我從之前完全不去關心外面的世界,單純做一個關心自己家庭的家庭主婦,到現在成為一個視野開闊、知道更多真相的公民。 我覺得現在在很多事情上,我可以很清晰的了解問題在何處,不會像以前這麼單純。

另一個很重要的轉變是,我對全璋有更全面的了解。 以前我對他的工作基本上不了解,但現在經過這麼多年跟其他律師接觸,我對這個群體更加認識,也更了解全璋。 以前我常會覺得全璋因為工作關係,給家庭的時間太少,所以也會有很多埋怨。 但現在我對他有更多理解,也有一些愧疚,因為他真的承受了很多壓力。

我丈夫是一個特別令人尊重的人,他所做的這些事情是令人很尊重的。 有這樣的丈夫,我覺得很自豪。 等他獲釋之後,我覺得在很多事情上,我也能跟他共同面對跟承擔。

美國之音/德國之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