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疫情严峻 绥芬河市累计输入确诊病例破百

绥芬河位于中国东北部的黑龙江省,总人口不到8万人。

【博闻社】黑龙江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疫情严峻,当地接壤俄罗斯的绥芬河市周三(8日)单日再增40宗境外输入病例,全部由俄罗斯经绥芬河市陆路口岸入境中国时确诊,令中俄边境城市在过去19日的累计输入病例升至124宗。绥芬河市防疫指挥部周四(9日)发通告,要求的士和客运车禁止驶出绥芬河。

通告指,为有效切断病毒传播途径,自周四中午12时,禁止的士和客运车辆驶出绥芬河城区;乌苏里大街(东环路以东)路段,除防疫、生产生活必须车辆(如货车)之外,其他车辆一律禁行。体育场西路(沿河街至富华街)路段全线禁行。
进入公路口岸区或互市贸易的企业车辆,须向贸管局申请通行证,方可通行;其他企业要由市商务局开证明,到公安机关换取通行证,方可通行;每间企业仅限一辆车。此外,消防车、救护车、应急抢险车、运送医疗物资车、执法车辆、公务车、军用车、垃圾车、殡葬车不禁行。

黑龙江衞健委周四通报,新增境外输入病例的患者均为中国籍,全部人先从莫斯科乘坐飞机前往海参崴,再转乘汽车到绥芬河公路口岸入境后,经病毒核酸检测确诊。新增确诊者当中,16人周日(5日)一同乘坐俄罗斯航空公司SU1702航班、从莫斯科飞海参崴再转往绥芬河市后确诊,目前已入住绥芬河市人民医院接受隔离治疗。

据黑龙江机场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在中国出现疫情后,俄方便暂停俄罗斯与黑龙江之间的国际航班,导致通过陆路口岸从俄国入境中国的人数激增。有数据显示,从3月21日至4月7日,绥芬河口岸累计入境2443人。

俄罗斯疫情严峻

绥芬河口岸有着“百年口岸”之称,早在19世纪便是中国和俄罗斯的门户,它距离现在的俄罗斯远东最大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只有190公里。在俄罗斯宣布上月底停飞所有国际航班的情况下,很多在俄的中国公民纷纷选择从海参崴经陆路口岸回国。

在新增病例的压力之下,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周三(4月8日)发布公告称,包括绥芬河口岸在内的中俄陆路边境口岸人员通道目前已全部关闭,使馆希望在俄华人“做好自我隔离,避免长途旅行”。

造成俄罗斯华人回国潮的主要原因,是俄罗斯日益严峻的疫情形势。

官方周四的数据显示,俄罗斯在过去24小时内新增了1459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达到单日新高,这让俄罗斯全国的累计确诊病例达到10131例,成为第18个确诊人数破万的国家,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在首都莫斯科。

由于中俄两国紧密的政治和经济关系,在俄罗斯经商和求学的中国公民有数十万之多。随着回国渠道大幅减少,更多的人选择留在当地。

“俄罗斯的疫情越发严重,说不担心是假的”,中国学生李伊凌对BBC说。她在俄罗斯莫斯科国立大学就读研究生。李伊凌说,由于有很多来自欧洲的旅客在莫斯科中转,她认为长途飞行的感染风险更加巨大,加上她养了三只宠物猫狗不便带上飞机,让她决定在莫斯科居家隔离。

“现在有中国商人无接触配送新鲜果蔬菜肉,所以生活方面还过得去,”她说道。

“在俄华人,都几乎是完全居家隔离,但是大街上不戴口罩散步遛狗闲逛的人太多了,感觉他们还没有意识到疫情的严重,”她补充道。

在欧洲疫情爆发初期,俄罗斯一度保持着较慢的数字增长。在3月19日,俄罗斯才汇报该国首个死亡病例,当时,俄罗斯公布的全国累计确诊人数还不到200人。

但莫斯科市长谢尔盖·索比亚宁(Sergey Sobyanin)在3月24日公开警告普京说,俄罗斯的实际病患人数比官方数字“大得多”。他说,因为许多从欧洲重灾区国家返回的人没有经过检测。

在三月底,莫斯科接收新冠肺炎患者的一家定点医院负责人丹尼斯·普罗佐科(Denis Protsenko)也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而他在一周前刚与普京见面并握手。

俄罗斯联邦生物医学署长维罗妮卡·斯科沃尔佐娃(Veronika Skvortsova)周二(4月7日)表示,俄罗斯新冠肺炎疫情将在未来10至14天内迎来高峰期。

东网/BBC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