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密审一周年无消息 许艳:余文生恍如在中国消失

协助“709事件”涉案人维权的律师余文生去年被当局秘密审讯,时隔一年还没有判决,而且音讯全无。图为,2019年10月30日,维权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在徐州市看守所门前声援丈夫。

【博闻社】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等多个人权团体谴责中国当局密审维权律师余文生一年后,仍不公布审判结果,要求立即释放余文生。此外,德法人权官员也发表声明,对余文生案表达关注。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关注组)、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及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台援网)5月9日发表联合声明,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余文生律师。5月9日是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案秘密开庭一周年。

联合声明还要求中国政府“追究余文生遭剥夺正当程序保障的责任归属,停止阻挠余文生家属及其委任律师依法维权”,以及废弃违反公正审判的判决。

同时,据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推特账号5月10日的推文,德国联邦政府人权专员科夫勒(Bärbel Kofler)和法国外交部人权大使克罗凯特 (François Croquette)5月9日就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审判程序发表声明。声明重申,他们的对余文生被秘密开庭审判一周年之际,他的家人至今没有得到任何有关审判、判决结果和余文生律师个人处境的信息表达担忧。

德法两位人权官员还严重关切余文生律师至今无法见到他聘请的律师。他们呼吁中国政府依据法治以及遵守联合国相关公约中的正当程序原则,兑现中国领导人依法治国承诺。

许艳发推感谢辩护律师、国际人权组织、记者、国际官员等,针对余文生律师被中国司法长期关押,久拖不判的问题发表声明和文章。她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帮助。

余文生是北京维权律师,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后,7月30日,他控告公安部及部长“违法拘捕公民”。余文生还曾代理多起法轮功学员案件,支持香港雨伞运动,2018年被当局注销律师证。

2018年1月18日,余文生律师在中共19大二中全会时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第二天,他遭警方带走。直到当年4月,江苏省徐州市检察院才正式批准逮捕他,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妨害公务罪”。

截至2020年5月9日,余文生的家人及辩护律师都没有机会跟他会面,法院超过法定期限没有宣判,也不释放余文生。

两年多来,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多次在北京及徐州之间奔波寻夫,期间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传唤审讯3次,最长被羁押19小时,并不断受到当局骚扰、监控及限制行动自由。

丈夫被捕以来,许艳先后写过几百封信到地方和中央监督部门,全部石沉大海。

许艳:“过去两年多以来,我给了三级,就是徐州市,江苏省,以及最高的,而且是几个部门,什么法院,检察院,公安,监察委,人大,包括律师,司法局,就是能想到的几个部门,我全写了申请监督的信件,但是几乎没有一个回复。伤心,失望,无助。”

按照许艳的说法,余文生这个人已恍惚在中国消失,在网上替丈夫维权也越来越困难。

许艳:“所有他以前的账号,网路上的那些纪录,全部没有了。网路上有很多他以前办的案子,有很多信息的一个人,后来他失去自由以后,一搜‘余文生’,网路上就没有他任何信息,而且我发现,微信很难发出去。文章中只要有余文生三个字就发不出去。”

眼看着709律师王全璋能与妻儿团聚,许艳希望丈夫也能早日重获自由,但她承认,从目前情况看来,难以乐观。

许艳:“我还是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到现在为止,我一点都没有他任何消息。不知道他身体情况怎样以外。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判,或者判多长时间,或者他现在人在哪里。”

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总干事陈悦认为,当局处理余文生案的手法是近年来所罕见。

陈悦:“就算是王全璋律师这样的案子,当然他的羁押时间非常长,超过了三年,但他秘密审讯后不到一个月,判决都下来了,十二月审判,一月份判决就下来了,你看余文生他一年也没有结果。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余文生受到怎样的对待。这是存疑的。我们也很担心他在里面的人身安全。这是家属和国际社会非常担心的。”

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