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書院非法拘禁案一審宣判:四人獲刑 受害者民事訴訟被駁回

【博聞社】7月7日下午,備受關注的豫章書院非法拘禁案,在江西南昌市青山湖區法院宣判。豫章書院創始人吳軍豹犯非法拘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十個月。豫章書院校長任偉強犯非法拘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七個月。張順犯非法拘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屈文寬犯非法拘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個月。陳賓犯非法拘禁罪,免予刑事處罰。法院駁回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的訴訟請求。

判決文書顯示,2013年5月至2017年11月期間,吳軍豹、任偉強等人明知該校不具備開展心理學教育、心理治療資質,仍違反辦學許可規定,擅自對該校學生施行有關心理治療、精神障礙治療活動的“森田療法”。

此外,他們在校內設立“煩悶解脫室”,將學生帶到解脫室內進行禁閉,並安排人員專門看管,非法剝奪學生的人身自由。“煩悶解脫室”由任偉強負責安排看管人員值班。

張順擔任學校安全處主任,負責值班安排的落實和看管人員的管理,並參與輪班值守看管。其間,先後禁閉被害人羅偉等12人,每次禁閉時間3至10日不等。

法院認為,吳軍豹、任偉強等五人非法剝奪他人的人身自由,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拘禁罪。其中理事長吳軍豹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十個月,校長任偉強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3個月,張順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教官屈文寬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個月,教官陳賓被免予刑事處罰。

庭審旁聽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只有教官陳賓表示認可判決結果,其他人均表示要與律師商議考慮是否上訴。

3名受害者民事訴求被駁

此次判決中,針對3名受害者的民事訴訟請求,法院予以駁回。

羅偉是其中一名受害者。據其介紹,他離開豫章書院後,被診斷出抑鬱症和焦慮症。因此他在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狀中提出,請求判令吳軍豹、任偉強公開書面道歉,並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10萬元、賠償醫療、交通等費用。

吳軍豹等被告則在庭審中提出,羅偉在進入豫章書院前就已經有心理問題,不認可他的請求。

判決書顯示,法院認為,現有證據不能證明羅偉患有何種疾病,關於羅偉就醫與非法拘禁行為是否存在因果關係,他也沒有進行舉證,故對該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此外,對於3名受害人因治療產生的交通費等費用,法院審理認為,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其行程與治療是因非法拘禁造成的,故不予支持。

7日下午,受害人羅偉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他對判決結果不滿,將繼續上訴,並申請抗訴。

“戒網癮”的豫章書院

2017年10月,有學生爆料南昌豫章書院“戒網癮”存在嚴重體罰、囚禁、暴力訓練等諸多問題,此事引發輿論廣泛關注。

當月,南昌青山湖區發布調查結果,證實豫章書院確有罰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為和相關制度,責成區教科體局對該校教育機構進行處罰,對相關責任人進行追責。

後豫章書院主動申請停辦。到2019年11月,南昌市青山湖區檢察院對涉案人豫章書院理事長吳軍豹等批准逮捕。

報料人:希望該案能警告非法網癮學校

7月7日早上7點47分,知乎用戶“溫柔”坐在候機室,他要趕一早的飛機,去往江西南昌。

2017年,他在知乎發表了一篇專欄文章:《中國到底有多少個楊永信?》文章揭發一個江西南昌的“戒網癮學校”。

該文發出後,迅速引爆網絡,文中涉及的“豫章書院”也停止辦學。之後,“溫柔”也成為該事件非受害人的志願者。

兩年多期間,一直在不遺餘力地推動着“受害者維權行動”,他表示自己也因此認識了很多遭受磨難的孩子,決心要向類似的“黑產”發起攻擊。

“我至今依然記得,一次在直播的過程中,忽然接到電話,一個女孩說她要自殺了,當時我心中湧起了一股巨大的悲傷,我強忍着悲傷跟觀眾們說不好意思,然後連忙下播去找她。”幸好女孩還是救回來了,“溫柔”說,他遇到的選擇自殺的人,有的救回來了,也有一些沒救回來。

“我希望這個案件會成為一個分水嶺,警告戒網癮學校和那些施暴的教官或老師,你們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並遭到懲罰。也告訴曾經遭受過這些的孩子們,你們是可以去報警的,可以讓那些傷害你們的人付出代價。”

“溫柔”告訴北青報記者,他等這一刻,等了近3年,“我心裡有一個聲音告訴自己,我必須要去見證這一刻”。

新京報/北青報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