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限制國際學生簽證 高教界人士:損害經濟且威脅美國戰略利益

【博聞社】美國在上個月宣布暫停簽發工作簽證以後,近日又針對國際學生的簽證做出限制: 所註冊課程全為線上授課的學生,美國將不核發籤證,而已經在美國的國際學生也得出境。這將影響到全美將近一百萬名國際學生。

美國高教界人士強烈反對美國移民執法機構新頒布的國際學生簽證政策,稱新簽證政策不僅可能威脅美國500億美元的出口產業,而且將美國目前的「重要戰略利益置於危險之中」。

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7月6日宣布,來美國留學的一些國際學生,如果其就讀大學在今年秋季全部改為網上授課,他們將不能得到簽證入境美國註冊。新規定還說,如果持非移民學生簽證的國際學生,就讀於完全網課形式教學的學校,他們或不能繼續留在美國境內。

高等教育界人士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許多大學嚴重依賴國際學生(通常支付全額學費)的學費收入,美國移民局頒布的這項法令,將會給美國帶來數百億美元的經濟損失,無論從何種角度來看,沒有任何人會從中受益。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外交政策高級研究員藍普頓(David M. Lampton)教授對美國之音說,這項外國留學生簽證政策除了給美國造成經濟損失之外,還會將美國的重要戰略利益至於危險境地;「甚至對於本屆政府自我設定的目的,都是適得其反的」。

「它有可能威脅到500億美元的美國出口產業,因為外國留學生教育是一種出口服務。全面考慮各種因素,外國留學生教育對美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有積極的影響,」藍普頓說。

曾擔任「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主席的藍普頓認為,「這一愚蠢的舉動將疏遠印度等美國的友好國家」,而這些正是本屆政府正在尋求外交合作的國家。通過外國留學生教育吸引世界上最好的人才,參與到美國的發展中來,能夠極大地提高美國經濟、技術和智力競爭力,具有重要的戰略利益。

他說:「而美國目前的政策把這一重要戰略利益置於危險之中。」

霍普金斯大學外交政策研究所主任傅瑞珍(Carla Freeman)呼應了藍普頓的觀點,她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移民局這項不分青紅皂白的國際學生簽證政策變更,完全是「不合理」的,因為國際學生每年為美國經濟貢獻數百億美元,而且支持了大量的就業機會。

「同樣重要的是,美國高等教育一直是吸引海外人才的重要磁石,有助於美國維護全球創新的引擎。這一決定再次打擊了美國在海外的聲譽,不僅使我們看起來雜亂無章,反覆無常,而且向外界表明,我們的社會是仇外的,」傅瑞珍說。

上海交通大學新能源專家蔡旭教授對美國之音說:「對美國的這一新政策感到難以理解,新推出的這個政策有點過頭了!」

蔡旭教授說,在上海交大,雖然說是上網課,但是並不是全體的上網課。「上海本地的學生如果有問題,我們還是隨時可用溝通的。根據需求,隨時可以回到校園。」

「但是現在美國的新政策是,如果就讀學校全面上網課,要把已經在美國的外國學生趕回自己的國家。這會給學生造成很大的經濟負擔,現在機票不僅緊張,而且昂貴到比以往貴十倍。這個經濟負擔美國政府能承擔嗎?」這位上海交大的教授說。

美國大學網路課程設計專家、網課教學的推廣和倡導者,也表示對移民局的留學生簽證新指令感到不可理解。

設在德克薩斯州的阿比林基督大學課程設計總監方柏林(Berlin Fang)博士對美國之音說:「我看不出這項政策會讓任何人受益。這將直接影響到那些決定在秋季全面實行網上教學的大學,包括最早提出這一計劃的加州州立大學系統。這些學校要麼計劃提供更多的面對面課程,要麼就會失去國際學生註冊。」

新冠疫情在全球爆發以後,方柏林作為課程設計專家,為美國和中國的高校提供網課設計的諮詢和指導。他認為,教學模式的選擇應考慮以下因素:一所大學需要對多少物理空間實施保持社交距離,該地區或大學中有多少新冠病毒病例,以及教師和學生對特定教學模式的準備情況如何。

「而現的政策制定者們完全無視高等教育管理者、教師和教職員工,為創造一個多變的未來而做出的選項努力,」方柏林說,「聯邦政府決定教師如何選擇教學是沒有道理的。」

哈佛大學校長勞倫斯·巴考(Lawrence Bacow)發表聲明說:「看來,(聯邦政府)這是有意向大專院校施加壓力,迫使它們在今年秋天開啟校內教室的面授教學,而毫不考慮學生、教師和其他人的健康和安全。」

自從新冠疫情在全球爆發以來,網上教學、虛擬會議、在線研討會成為高等院校、政府機構和公司企業運作的新常態。中國的各類學校早在3月中旬就開始嘗試全面網上授課。

上海體育學院英語教師武小慶當時接受美國之音採訪,這樣描述她一天的日常工作:「給學生上網課,天天準備資料、下載下來。一般我會直播大約半小時至四十分鐘的樣子;然後給學生布置任務、組織討論等等。除了直播之外,有時候也在一些學習平台上與學生交流。」

新冠疫情在美國全面爆發之後,許多大學也開始嘗試網上教學;美國加州州立大學系統等一些院校提出今年秋季全面實施網上教學。課程設計專家和高校師生開始思考和討論:網課是否能夠全面替代實體課堂教學?在沒有可用新冠病毒疫苗和有效藥物問世之前,建立虛擬校園、全面推廣網課進入常態化是否可行?

課程設計專家方柏林說:「雖然精心設計的網課效果不亞於面授課程,但是不能完全取代校園環境的面對面教學。」

方柏林認為,國際學生可能需要從實體校園及其環境獲得其他資源,因為這樣才能在美國獲得全面而豐富的學習經驗。「但這個決定應該由各地的大學自己來做:開設多大比例網課,保留多少面授課程,或者多少課程採用遠程和面授結合,」他說。

藍普頓教授則認為,儘管技術和教學方法的發展,使得大學有可能覆蓋全球的學生,因此有助於教育的民主化;但是在某些情況下,這種虛擬的教學形式可能更適合繼續教育和職業教育,主要針對那些「已經具有大量職業經驗的人的需要」。

藍普頓指出,教育也是一個建立群體合作習慣的過程,在各種情況下與不同的人互動,建立人際關係,以及一個能夠受益終生的專業網路;教育還是一個年長的人指導和關心年輕人進步的過程,「我們不能低估激勵和榜樣的力量」。

「如果我們注意到,現在已經出現學生要求降低網上課程價格的呼聲,而不是要求面授課程降價,我們就會知道學生們還是認為網課與面授還是有差別的,」他說。

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中國留學生張凱茜對美國之音說:「如果留在國內,網課質量必然比面授差,還要頂著時差上課。我的專業課全部是小班上課,在網路上進行課堂討論,肯定效果差很多。」

上海交通大學蔡旭教授認為,網課的「這個效果可以說是太差了」;因為首先網路速度、系統技術等因素的局限,另外,大型的網課參加者太多,「你看不到人、看不到他們的表情和反應」。再就是,參加網課或網會的人,很難保證注意力集中,因為缺乏現場的那種自身的監督和拘束,有人心不在焉或者一心兩用。授課者常常「對牛彈琴,缺少反饋」。

這位自動化專家解釋說,自動化控制領域裡有「開環系統」的說法。現在的網課就是開環系統,這是一種「無反饋系統」。「疫情下不得已可以,全面網課長此以往有點扯!」

根據美國國際教育協會(IIE)的最新數據,2018-19學年,約有110萬國際學生在美國大學學習,其中超過三分之一來自中國。高等教育界人士擔心,這些中國留學生受到美國這項最新簽證政策的影響,還能有多少人最終能夠到美國來讀書。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三年級本科生張凱茜,疫情爆發時正在法國參加一個學期的交換項目。疫情爆發後,美國和法國學校開始疏散學生,張凱茜於3月13日直接撤回了中國,被困在中國至今。

張凱茜說,現在這個政策肯定對她有影響,目前正處於舉棋不定的「小焦慮」中。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發給她的電郵說,如果下學期一直留在中國,簽證就會被取消,春季時若返校需要重新申請簽證。

「但是現在想回美國,又不好回去。機票稀缺,還特別貴,飛行時間還特別長,因為需要從第三方國家轉機… 到了美國境內不知道是不是需要隔離,而我還要再轉機才能到聖路易斯…同時又擔心機場的風險大,畢竟人流量多,」她說。

張凱茜告訴美國之音,讓她感到兩難的原因是:即使自己下定決心秋季開學時返回美國;但是學校又說,即便是返回美國的校園,「如果中途學校改成全面網上教學,所有國際學生需要立即離境」。

「所以現在真的是: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即將升入國際關係專業四年級的張凱茜說。

而另外一位中國留學生米歇爾·王(Michelle Wang)則面臨的是另一番境遇。她對媒體說,自己7月1日剛剛從加州聖地亞哥搬到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準備開始在埃默里大學攻讀物理學博士學位。剛剛搬進新公寓一周不到,便傳來消息:如果所有課程都在網上授課,國際學生將必須離開美國!

「可我不能就這樣走了。這會把我的生活全毀了!」今年21歲的米歇爾·王對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CNBC)說。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哈佛大學中國留學生對美國之音說,由於秋季學期學校變成了全部網課的形式,她可能要被迫回國了。她說:「我不懂為什麼會出台這樣的政策,這個政策不能讓任何人獲利。」

美國移民局宣布國際學生新簽證政策兩天以後,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於7月8日對美國政府新頒布的這項指令提出訴訟,尋求法院發出一項臨時限制令,阻止聯邦政府執行新的外國留學生簽證準則。

7月10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傑羅德·納德勒(Jerrold Nadler)聯名87位參眾兩院議員,致信美國國土安全部及下屬移民與海關執法局,敦促立即撤銷威脅遞解國際學生出境的新指令。公開信稱,新政策是「非理性和仇外的」,而且「危害學生和教職員工的健康」。

美國之音等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