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中美衝突 美國政府國會合力封禁TikTok

【博聞社】因滿足了人們對流行短視頻和喜劇模仿秀的痴迷,抖音在年輕人中廣泛流行。但隨着中美關係趨緊,作為一家與中國關係緊密的公司,抖音成為最新的打擊目標。美國參議院將於本周三(22日)就一份禁止聯邦政府僱員使用TikTok (海外版抖音)應用程序的提案進行聽證。眾議院已經在周一通過類似法案,禁止聯邦僱員在政府設備上使用TikTok。

此法案是《國防授權法》修正案的一部分。在眾議院和參議院委員會通過後,該法案預計將很快成為法律。

隨着美中緊張關係加劇,華盛頓制裁TikTok的聲音不絕於耳。國務卿蓬佩奧表示,禁用TikTok是出於國家安全擔憂,特朗普總統和白宮官員正在商討對一系列中國應用程序實施禁令的具體方案,並表示要對TikTok“下重手”。

最嚴厲的制裁 – “實體清單”

《金融時報》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稱,特朗普政府正考慮將TikTok的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納入商務部出口管制“實體清單”,這樣美國公司與其進行商務往來、提供技術及軟件支持將極其困難。最直接的影響是蘋果和谷歌可能必須將TikTok從應用商店中下架,且不能為用戶提供更新。

去年,華為被美國政府列上 “實體清單”,禁止美國公司與其合作,直接導致谷歌不再為禁令發布後推出的華為手機提供安卓操作系統與應用商店等服務。國務卿蓬佩奧在提到TikTok禁令時,曾將其與華為、中興ZTE這兩個受到美國政府嚴厲打擊的公司做類比,分析人士因此猜測,美國可能以同樣嚴厲的方式制裁TikTok。

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科技政策主任詹姆斯·劉易斯(James Lewis)表示,通常此類制裁是與違反貿易規則、間諜活動或竊取知識產權相關的,TikTok很可能通過法律手段進行回應。美國司法部曾就竊密、違反制裁、銀行欺詐等內容對華為提起刑事訴訟,但目前對TikTok並沒有類似的法律訴訟。

最“漂亮”的辦法 – CFIUS

多位專家預計,美國最有可能通過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對TikTok進行更嚴格的審查,削弱其影響力。去年11月,CFIUS針對TikTok母公司,北京“字節跳動”啟動國家安全調查。“字節跳動”於2018年在美國收購另一家短視頻分享應用Musical.ly時,沒有尋求CFIUS批准,此後TikTok與北京的關係引發越來越多有關用戶數據安全和內容審查的擔憂,CFIUS因此介入。

CFIUS的調查結果可能對TikTok產生致命打擊 – 這個監管外國在美投資的機構曾叫停了中國互聯網金融服務公司螞蟻金服對美國電匯公司速匯金(MoneyGram)的收購,同樣是由於CFIUS判定存在國家安全風險,2019年,中國崑崙萬維公司不得不在收購LGBTQ群體社交軟件Grindr四年後將其出售。

對於TikTok來說,如果CFIUS判定這筆收購造成國家安全風險,可以要求TikTok進行重組、將中國業務與美國業務劃清界限,甚至可以要求“字節跳動”出售Musical.ly。2017年收購Musical.ly直接幫助了TikTok在美國落地,TikTok將Musical.ly的用戶轉移到了自己的應用平台上。

CSIS的劉易斯將CFIUS稱作“最漂亮(elegant)的解決辦法”,因為牌都在美國政府手裡,抖音無法進行抵抗。

最極端的做法是直接封阻目標服務器與用戶的通訊,類似於中國進行網絡審查使用的“防火長城”,不但新用戶無法下載,老用戶也無法使用該應用程序。“很多年來,中國都禁止一些西方國家的程序和公司在中國互聯網上出現,”美國智庫蘭德資深防務專家何天睦(Timothy Heath)說,“美國這樣做只是對中國行為的遲到的反制而已。”但由於在美國還沒有如此封阻任何軟件的先例,普遍認為採用此方式的可能較小。

TikTok收集多少數據?

TikTok收集了用戶的大量數據,包括:觀看和評論了哪些視頻;位置數據;使用的手機型號和操作系統;用戶在打字時表現出的擊鍵節奏。

抖音的某些數據收集引起了大眾關注,包括最近一次曝光,即抖音經常讀取用戶的複製和粘貼剪貼板上的內容。但是,Reddit、LinkedIn、《紐約時報》、BBC新聞應用程序在內的許多其他應用程序都存在這種情況,而且似乎這裏面沒有任何惡意。

抖音的大部分常規數據收集無異於其它需要大量數據的社交網絡(如Facebook)的做法。但隱私監管機構英國信息專員辦公室(Information Commissioner’s Office)目前正對其調查。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聲稱,抖音用戶有可能將其數據最終“交到中共手中”。

抖音一直堅持要在中國境外收集和存儲數據。抖音歐洲、中東和非洲公共政策負責人西奧·伯特拉姆(Theo Bertram)告訴BBC:“那些認為我們多少受中國政府掌控說法是大錯特錯。”

但是,與華為一樣,反對抖音的論點似乎基於這一點,即中國政府根據當地法律強迫字節跳動移交外國用戶數據。《2017年中國國家安全法》強制任何組織或公民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

貝爾特拉姆說,如果中國政府找上門來索取數據,“我們(抖音)絶對不會答應這樣的要求”。

但是,字節跳動得要小心不至於讓中共不爽。據《南華早報》報道,2017年,該公司一款名為“頭條”的新聞應用程序被禁了24小時。此前北京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表示,該應用程序正在傳播“色情和低俗的內容”。

拒絶該國間諜主管的直接命令也可能對整個公司及其領導層產生影響。

另一個問題是審查制度。中國的互聯網是世界上最受限制的空間之一,防火牆會封鎖部分網絡。

去年,《衛報》報道稱,抖音的員工和自動化系統已經執行了審查規則,審查了政治敏感的材料。據稱,被禁止或限制的材料包括89天安門廣場抗議活動和要求西藏獨立的畫面。

《華盛頓郵報》與六名前抖音員工進行了訪談,其報道稱,中國當局審查官對被舉報的視頻最終是否放行有決定權。字節跳動說,相關凖則已逐步取消了。但有人認為,中國的和諧文化依然對中共當局有利。

美國之音/BBC中文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