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以死明志 官方通報:反映的問題與事實不符

【博聞社】四川成都大學黨委書記、廳級幹部毛洪濤,10月15日在微信朋友圈發布遺書控訴校長後失蹤。當地警方次日通報,在一河道發現一具男性屍體,後證實是毛洪濤本人。11月27日,據@成都發布,成都市聯合調查組就毛洪濤溺亡事件有關情況發布了調查通報。

毛洪濤在微信朋友圈發文稱,在成都大學工作1年多已經「頭破血流」,但自己「在一個完全不講道理的單位,真行不通,因為他們利益勾連更堅定頑固」,拼儘力氣仍難以改造環境,愈發覺得無力無助。

他直指成都大學校長王清遠滿心追逐名利,在校內建立利益集團和獨立王國,防禦全面從嚴治黨和黨委領導下校長負責制的政策要求,最後寫道「從未發過朋友圈,就以這樣的方式結束吧」。

成都市聯合調查組11月27日通報中稱,進行綜合分析認為,毛洪濤同志長期以來工作上自我要求高、壓力大,出現明顯身心疲憊狀態,其社會角色、自我預期與心理感受落差較大,缺乏專業醫療幫助和有效疏解,在較長時間內其焦慮情緒日益加重,在認知上逐漸形成一種思維定勢,並採取極端行為。

此外,經反覆核查,毛洪濤同志微信朋友圈所發內容缺乏事實根據,與調查談話中成都大學領導班子及師生反映情況和實際感受出入較大。

以下為通報全文:

2020年10月15日,毛洪濤事件發生後,成都市於10月16日成立由市紀委監委、市委組織部、市委宣傳部、市委教育工委、市公安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依法依規就毛洪濤同志溺亡及其微信朋友圈所發有關內容等情況開展調查。現將調查情況通報如下。

一、毛洪濤同志發布微信、輕生溺亡和搜尋善後情況

毛洪濤,男,漢族,1970年11月生,河南武陟人,中共黨員,2020年10月15日溺水身亡,生前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

2020年10月15日6時06分,毛洪濤同志在微信朋友圈發文。6時28分,成都市公安局110指揮中心接到一男子用異地電話報警稱:其在成都的同學毛洪濤通過微信朋友圈發消息稱要自殺。接警後,110指揮中心立即指令毛洪濤居住地所屬溫江區公安分局迅速與其家屬取得聯繫,圍繞毛洪濤可能出現的區域及當日凌晨毛洪濤在視頻中出現的線索,圈定視頻盲區,劃定搜尋區域,深入走訪群眾,勘查關聯設施場所,排查相關時段經行車輛及人員。成都市公安局主要負責同志趕赴溫江區,組織民輔警、街道綜治人員共計300餘人,以毛洪濤居住片區為中心,對周邊重點區域以及江安河溫江段50餘公里水域進行拉網式搜尋搜救。10月16日凌晨6時許,在溫江區江安河安閑橋橋下河道內發現遺體,通過辨認、照片比對、DNA比對,確認系毛洪濤本人。經公安機關現場勘查、法醫檢驗、軌跡復原和走訪調查,判斷毛洪濤系溺水死亡,排除刑事案件。

事件發生後,成都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迅速責成市公安局與溫江區委區政府組織力量全力以赴搜尋搜救。市委市政府及時召開專題會研究部署,分管市領導會同市委組織部、市委教育工委相關負責同志多次到毛洪濤同志家中看望慰問家屬、了解相關情況。搜尋發現並確認毛洪濤同志遺體後,分管市領導會同市級相關部門負責同志及時向毛洪濤同志家屬通報現場勘查和身份比對結果,對家屬表示深切的慰問。市委市政府組成工作專班,在充分尊重毛洪濤同志家屬意願基礎上,協商做好善後事宜。10月18日,成都大學組織舉行毛洪濤同志遺體告別儀式,毛洪濤同志親屬和生前好友、成都大學師生代表、分管市領導及有關部門負責同志參加。治喪結束後,分管市領導和成都大學領導多次上門看望慰問毛洪濤同志家屬,根據有關規定全面落實各項撫恤政策。

鑒於調查中毛洪濤同志家屬、同事和學生反映毛洪濤同志生前身心健康存在異常狀況,成都市成立由省市精神衛生機構專家組成的醫學專家組,通過溯源毛洪濤同志生前工作、生活和就醫用藥情況,對其健康狀態進行專業醫學評估,並組織現場勘查民警、偵查民警、法醫及心理諮詢專家進行了會商研判,對毛洪濤生前身體狀況、心理特點、性格特質、行為表現進行綜合分析認為,毛洪濤同志長期以來工作上自我要求高、壓力大,出現明顯身心疲憊狀態,其社會角色、自我預期與心理感受落差較大,缺乏專業醫療幫助和有效疏解,在較長時間內其焦慮情緒日益加重,在認知上逐漸形成一種思維定勢,並採取極端行為。

二、關於對毛洪濤同志微信朋友圈所發有關內容的調查核實情況

成都市聯合調查組於10月16日進駐成都大學,堅持以事實為依據,遵循依法依規、實事求是、客觀公正原則,針對毛洪濤同志微信朋友圈所發有關內容,逐一調查核實。聯合調查組調取了成都市委第四巡察組2019年6月至7月期間對成都大學黨委巡察的報告,市紀委監委日常監督檢查、市委組織部幹部日常考察等相關材料;查閱了成都大學黨委常委會記錄紀要43份,校長辦公會記錄紀要54份,有關文件制度和通知75份等共計172份;與成都大學前三任黨委書記和現任領導班子成員、中層幹部、教職工代表開展了個別談話,向毛洪濤同志的親屬及生前好友、學生,以及成都市內的多所高校和相關部門的幹部職工了解情況,共計316人次。經反覆核查,毛洪濤同志微信朋友圈所發內容缺乏事實根據,與調查談話中成都大學領導班子及師生反映情況和實際感受出入較大。

(一)關於毛洪濤同志微信反映王清遠同志「連續擠壓三任黨委書記」問題的調查核實情況。2013年12月成都大學黨委副書記、校長職位空缺後,成都市商請省級有關部門和在蓉高校推薦了包括王清遠同志在內的4名人選,經認真比選研究,2014年5月決定選拔王清遠同志擔任成都大學黨委副書記、校長。王清遠同志到任後,在毛洪濤同志之前先後與三任黨委書記共事。第一任因擔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近10年而交流任職,第二任因已到任職年限後按規定免職,第三任因工作需要結合幹部個人意願組織安排交流,三任黨委書記職務變動均系正常的幹部調整。在三任黨委書記任職期間,組織上未收到過黨委書記被王清遠同志「擠壓」的反映,在這次調查談話中也未收到有關情況反映。第三任黨委書記離任後,成都市商請省級有關部門推薦了包括時任眉山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毛洪濤同志在內的9名人選,經認真比選研究,決定選任毛洪濤同志為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同志到任初期,因專業背景、工作經歷、性格特質、思路方法與王清遠同志有差異,在具體工作上存在過分歧。2019年9月,毛洪濤同志向市委組織部作了反映,市委組織部主要負責同志在調查了解相關情況後對毛洪濤、王清遠同志進行了談話提醒。此後,通過工作磨合,兩人總體配合較好,班子運行正常。2020年5月12日,毛洪濤同志到市委組織部彙報工作時主動談到,「近段時間與王清遠同志協作配合較好」。

(二)關於毛洪濤同志微信反映王清遠同志「拉幫結派、排斥異己、獨斷專行」「建立利益集團和獨立王國」「用陰招、泄私憤、拉山頭、無底線」問題的調查核實情況。在毛洪濤同志擔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期間,學校領導班子成員按職數配備9名,除毛洪濤同志外,2名為高校交流,3名為本校成長,3名由市黨政機關交流任職。調查反映,近年來學校幹部選任均由黨委常委會集體決定。市委巡察組2015年6月、2019年6月分別對成都大學選人用人工作開展了專項檢查,未發現違紀違規行為。2019年12月,學校召開第七次黨代會,毛洪濤同志及其他黨委常委班子人選均全票當選,換屆工作平穩順利;2020年上半年學校開展了涉及51人的幹部調整,沒有不良反映,毛洪濤同志說「這次幹部調整,我們兩個先溝通了,通過得非常順利」。毛洪濤同志曾表示,「我和清遠認識高度一致」, 「清遠校長很支持我的工作」。調查談話中,談話對象普遍認為王清遠同志屬於學者型領導幹部,性格很直,有什麼不同意見,均直截了當、當面表達,有時比較固執,但沒有發現王清遠同志「獨斷專行」和「用陰招、泄私憤」的情況,也未發現「拉幫結派」的現象。

(三)關於毛洪濤同志微信反映王清遠同志「披著學者的外衣,滿心名利追逐」「營私舞弊、中飽私囊、無視群眾利益」問題的調查核實情況。王清遠同志2018年獲得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2019年入選中國工程院院士有效候選人、天府傑出科學家,是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學校班子成員和中層幹部普遍認為,王清遠同志不存在「披著學者的外衣,滿心名利追逐」的問題。毛洪濤同志曾表示,「現在成都大學要引進一名院士很難,王清遠如果能夠申報院士成功,對學校是件大好事」。經核查,2014年5月王清遠同志擔任成都大學校長以來至毛洪濤事件發生前,未收到反映王清遠同志問題的信訪舉報。2019年9月成都市審計局對王清遠同志的經濟責任審計中,未發現王清遠同志在公共資金、國有資產和國有資源管理分配使用中存在違反廉潔從政規定的問題。2019年6月至7月,市委第四巡察組對成都大學巡察期間,未發現王清遠同志存在違紀違法行為,也未收到反映王清遠同志的信訪舉報和問題線索。10月15日毛洪濤事件發生後,收到了反映王清遠同志的4件信訪件,其中3件帶有人身攻擊或個人訴求,另1件屬主觀臆測,經認真調查核實,未發現王清遠同志存在違紀違法行為。

(四)關於毛洪濤同志微信反映學校「管理混亂、隱患叢生」「短期行為,貽誤事業發展」問題的調查核實情況。成都大學自2006年以來,先後劃轉併入了成都教育學院、成都衛生學校、成都幼兒師範學校、成都鐵路中心醫院、鐵道第二勘察設計院醫院、四川抗菌素工業研究所,經歷多次合併,客觀上給學校的班子建設、文化融合、學科整合、制度建設帶來了難度。近年來,四川省、成都市高度重視成都大學發展,從部省高校選拔優秀幹部人才充實學校班子和學科團隊,形成了較為完善的學校管理制度和運行機制。調查中,談話對象普遍認為,在學校黨委堅強領導下,學校黨的建設、學科建設、教學管理、教育質量都上了新的台階。2016年,學校首次進入國際自然指數榜單,2017年學校成功獲批博士學位授權立項建設單位,2018年學校成功由成都學院更名為成都大學。2014年至2020年,碩士學位授權點從1個一級學科增加到9個一級學科和類別,研究生招生專業從6個增加到24個,承擔國家重點研發計劃及重大專項14項。學校「軟科中國大學」排名從2017年445位上升為2020年266位,國際自然指數榜單全國高校排名從2016年363位上升至2020年166位。2019年,在毛洪濤同志主持下,學校黨委組織編製了《成都大學建設特色鮮明、國內一流的應用型城市大學戰略規劃綱要(2020-2025)》。2019年12月,學校第七次黨代會確定了「六個一流」建設目標、七大建設工程和六大重點改革任務,作為全校未來五年工作的藍圖。學校師生普遍反映,近年來學校建設管理日益規範,發展目標更加清晰,在學校管理和發展中雖然有需要完善的地方,但不存在毛洪濤同志所指的嚴重問題。

(五)關於毛洪濤同志微信反映王清遠同志「不講政治、破壞規矩」「強力防禦全面從嚴治黨和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政策要求」問題的調查核實情況。2016年1月成都大學黨委制發《關於堅持和完善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的實施細則》,對黨委和行政權責、規範運行機製作出規定。實施細則印發以來,學校共召開104次黨委常委會,研究決定重要幹部任免、重大發展規劃、重大資金使用、重大項目安排等內容。調查談話中,前三任黨委書記均表示,黨委作出決策以後,校長抓落實、抓執行還是比較到位的,沒有打折扣、搞變通、不落實的情況。毛洪濤同志任學校黨委書記後,主持召開了39次黨委常委會,重點研究了制度建設、學校改革、幹部人事、人才隊伍、基層黨建等方面事項。2020年4月,成都大學黨委常委會再次修改並審議通過了黨委全委會、常委會和校長辦公會議事規則以及「三重一大」制度實施辦法,建立黨委書記和校長經常性溝通制度等系列制度規範。學校重大事項按程序規定上會審議,集體決定重大事項前,黨委書記、校長和有關領導班子成員進行了醞釀和溝通。毛洪濤同志在2020年7月召開的學校中期總結會上公開表示,「我們認真落實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各項要求」「我和校長建立了正式密切的溝通制度」。2020年9月,毛洪濤同志向來校調研的上級領導主動介紹,「學校黨委在學校工作中把方向、管大局、作決策、保落實,對學校工作進行全面領導」。調查談話中,學校班子成員也普遍談到,王清遠同志帶領學校行政班子組織實施黨委有關決議,學校落實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總體正常,毛洪濤同志反映的「不講政治、破壞規矩」的問題缺乏事實依據。

三、有關工作建議

毛洪濤同志擔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期間,對事業充滿理想和執著,工作有激情有幹勁,勤勉敬業,為成都大學建設發展作出了積極努力和貢獻。他的離世,對家庭、學校和組織來說都是不幸和損失,我們感到十分痛惜。經認真核查,儘管毛洪濤同志微信反映的問題與事實不符,但在調查中也發現成都大學還存在學校管理制度機制不夠完善、學科建設發展不夠均衡、教職員工反映的問題解決不夠及時等問題。成都大學要擔當擔責,認真整改落實。各級各部門要深刻汲取教訓、舉一反三,加強幹部職工的日常教育管理,全面及時了解思想動態、願望訴求,特別是在疫情防控常態化和經濟社會發展任務繁重、多重壓力疊加的情況下,進一步做好思想政治工作,關心愛護幹部職工身心健康,加強心理情緒疏導疏解,積極引導通過正常渠道反映困難問題和訴求,著力營造嚴管厚愛、幹事創業的良好氛圍。

成都市聯合調查組

2020年11月27日

成都市聯合調查組/東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