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務卿布林肯:特朗普對華政策立場正確但無成效


【博聞社】美國拜登政府自上任以來,已經推翻了前特朗普政府的多項政策。但在對華問題上,儘管新任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並不否認中美關係的重要性,可他同樣認可前任政府的強硬態度。

布林肯2月16日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特朗普總統對中國已經和正在做的一些違背我們利益和價值觀的惡劣事情採取更強硬的立場是正確的」。 他說,「但我認為,我們這樣做的方式並沒有產生結果。」

布林肯在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萬事皆曉」節目的採訪中,就國會衝擊案,美國對伊朗和伊朗核協議態度,對華政策等系列提問進行了答覆。當談到對華問題時,主持人瑪麗·露易絲·凱利(Mary Louise Kelly)問道,「特朗普政府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你也說過,實至名歸,特朗普對中國更加強硬是對的。布林肯國務卿,我的問題是。有什麼證據表明它起了作用,中國以任何方式改變了其行為?」布林肯回答說,「好吧,在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和有效行動並取得成果之間是有區別的,瑪麗-路易斯。所以是的,我認為特朗普總統對中國所做的和正在做的一些違背我們利益和價值觀的惡劣事情採取強硬路線是正確的。但我認為我們去做的方式並沒有產生結果。」

布林肯說,「我認為,如果你正在尋找如何做到這一點,我認為如何更有效地做到這一點,那就是無論我們是在審視與中國的關係,審視其對抗性的方面,還是審視其競爭性的方面,甚至是審視其合作性的方面,共同點都必須是以實力而非弱勢的姿態來對待中國。而這種力量來自於幾個方面。它首先來自於與可能同樣受到中國某些做法侵害的盟友和夥伴的密切協調。當我們在與盟友挑釁而不是與他們合作時,就會削弱我們與中國打交道的實力。」他說,「同樣,參與、傾身傾聽、在世界各地出現是力量的源泉。當我們退縮時,當我們放棄我們的責任時,當我們不參與幫助制定規則和制定規範國家間關係的準則時,你猜會發生什麼? 中國就會取代我們的位置。這使我們處於一個弱小而非強大的位置。」

布林肯說,「當我們真正站在我們的價值觀上時,當我們不說中國在新疆為維吾爾人建立集中營或在香港踐踏民主是可以的時候,我們就處於強勢地位。當然,當我們真正投資於我們自己的人民和我們自己的技術,以使我們能夠儘可能地具有競爭力時,我們就是在實力的基礎上行事。」他強調,「關於所有這些事情的好消息是,它們實際上是在我們的控制範圍內。這些都是我們可以做的事情。這些都是我們可以做出的決定。如果我們做了這些事情,就為與中國接觸奠定了基礎,不管是在對抗性方面,競爭性方面,還是合作性方面,都要從實力而非弱點的角度出發。」

主持人追問,「你剛才提到了新疆的維吾爾人問題。你稱中國維吾爾人的遭遇為 『種族滅絕』。你也談到了人權是在這個政府的外交政策的中心。而我正試圖調和這兩件事。美國如何與一個從事種族滅絕的政府做生意?」布林肯說,「對美國政府來說,這是一個挑戰,也是一個幾十年來的挑戰,我們必須能夠找到兩全其美的辦法。我們現在一直在帶頭努力,使人權和民主重新成為我們外交政策的核心。例如,我們一直在帶頭譴責和激勵其他國家對緬甸政變採取集體行動。同樣,當涉及到中國以及中國在新疆對維吾爾人所做的事情或中國對香港民主所做的事情時,我們也站出來,大聲疾呼,並與其他國家合作,採取同樣的行動。」

主持人問道,「為了突出問題,不過,關於新疆,你會知道,人權組織正在推動抵制,例如,2022年冬季奧運會。我知道這不是你的決定,但如果你認為一個政府在進行種族滅絕,那麼美國是否應該參加這個政府舉辦的奧運會?」布林肯說,「首先,我認為有些事情是我們能夠而且應該做的,例如,確保我們製造的任何產品或技術沒有被用來鎮壓人民,包括在新疆。同樣,我們應該能夠確保我們沒有進口那些用強迫勞動製造的東西,包括在新疆。這些都是我們可以採取行動的事情,我們會在其他問題出現時加以研究。」

布林肯說,「但是我們要能夠同時做多件事情。我再舉一個例子。俄羅斯。我想,全世界都很清楚,我們對俄羅斯的行為和俄羅斯的行動的擔憂在哪裡。事實上,我們已經下令在若干方面進行審查和調查,在這些方面,俄羅斯採取了損害我們利益和價值觀的惡劣行動,使用化學武器毒害反對派領導人納瓦爾尼(Alexey Navalny);干預我們的選舉;攻擊、網絡攻擊、臭名昭著的所謂『太陽風』攻擊。」

布林肯說,「所有這些事情和其他事情都在審查之中,但與此同時,由於符合我們的利益,我們能夠非常迅速地將《新裁武條約》,即軍備控制削減協議延長五年。而且我們將研究其他的方式來推進與俄羅斯的戰略穩定,即使我們非常清楚他們正在採取的行動,也是在烏克蘭,在那裡繼續進行的侵略是對我們的利益和價值觀的挑戰。但是,我們必須能夠在兩條戰線上開展工作。」

法廣等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