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政變緣自軍人的野心 | 林錫星

緬甸民主化進程始於“緬甸恢復法律與秩序委員會”(SLORC)政府後期,即“和平與發展委員會”時期。

緬甸政府民主轉型是自上而下的。1988年,緬甸軍隊在國家經曆數月政局動蕩後接管國家政權,同時廢除了原有憲法。1993年,軍政府開始召集國民大會,啟動制憲進程。2003年8月30日,緬甸總理Khin Nyunt(與昂山素季的關係很好,是西方認可的改革派)提出“七步走民主路線圖”,意要帶領緬甸邁向民主,實現民族和解。第一步:恢復自1996年就被軍政權束之高閣的制憲國民大會;第二步:大會召開後,採取必要程序,建立真正、有紀律性的民主國家;第三步:草擬新憲法;第四步:公民表決以通過新憲法;第五步:舉行自由與公正的人民議會(Pyithu Hluttaw)選舉;第六步:召開人民議會;第七步:由人民議會議員組成政府和其它中央機構的軸心,並推選出國家領袖,共同創造一個先進、發展和民主的國家。2003年8月,軍政府宣布旨在實現民族和解、推進民主進程的七點民主路線圖計劃,2004年恢復中斷8年的制憲國民大會。2007年,制憲國民大會完成使命。2008年,全民公決通過《緬甸聯邦共和國憲法》即如今的憲法。

變革的動力來自將軍們內心長期的焦慮。在經過失敗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和軍隊權貴資本主義後,當局越發意識到曾經富甲一方的國家在他們手裡已經遠遠落在了鄰國後面。

真正改革的是在“鞏發黨”(USDP)登盛總統(原是軍內第4號人物)的領導下推進的。他參與了完成七步走民主路線圖的最後階段。2010年6月2日,軍方1993年成立的“聯邦鞏固與發展協會”在緬甸聯邦選舉委員會以“聯邦鞏固與發展黨”(簡稱“鞏發黨”USDP)註冊為政黨。因為登盛是“鞏發黨”主席,所以理所當然當選總統。

2010年軍轉民的“鞏發黨”獲得勝利,在它執政的登盛政府5年任內期,業績可欽可點:民主化有進展;工作效率高;經濟發展快,尤其是登盛總統犧牲了中國的投資利益,叫停“密松水電項目”,取得美國的歡心,換來奧巴馬訪緬。奧巴馬政府聲稱,不費一槍一砲,就讓緬甸實現民主,並把緬甸作為東南亞國家實現民主轉型的典範。緬美關係熱了一陣。

2020年選舉,鞏發黨滿以為,人們會對業績進行比較,把選票投給自己,贏得體面的選票。從去年年初開始,鞏發黨(USDP)主席就不厭其煩地告訴人們:“鞏發黨(USDP)的領導圈裡人才濟濟且德高望重,人們投票時要認人,不要只認黨。”但還是輸給了昂山素季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

Tatmadaw歷來都標榜自己是國家的捍衛者和憲法的守護者,既然把權力讓出去,就可以把它收回來。但這次政變與前幾次政變不同,多少帶有敏昂萊(Min Aung Hlaing)的個人私慾。敏昂萊的任期經延期5年後今年4月已經屆滿,眼看角色轉換的路被堵了。

鞏發黨(USDP)主席早在去年初就告誡:“如果這次再贏不了,那以後就別再指望會贏了。”這回果然輸得很慘,這意味着軍方以及軍方背景的鞏發黨在今後再通過選舉奪回政權的希望將會越來越渺茫,軍方走議會鬥爭的道路失敗了,不得不採取極端手段。

敏昂萊(Min Aung Hlaing)早在去年6月23日訪問俄羅斯在接受Arguments and Facts記者採訪時說,他要當比現在更高的職位。他告訴記者說:“將根據2020年選舉結果和人民的願望決定自己要繼續幹什麼。” 他接著說:“我要根據人民的願望繼續干”。

前昔卜鎮區人民議會議員U Ye Htut發表評論說:“憑軍方在議會佔有25%的議席,只要敏昂萊(Min Aung Hlaing)有意願,隨便就可以當個副總統,但他似乎夢寐以求更高的總統寶座。”他接著說:“他肯定是在盼着更高的總統職位。”
軍方接管政權後,讓更多的少數族裔加入國家行政管理委員會;讓一些2011—2015年鞏發黨登盛政府期間的部長、副部長重新回來工作。

軍方今後的工作應該會着力於團結盡多的黨派和族裔力量,削弱民盟的力量,制定有利於自己的選舉法框架和程序。只要能成立聯合政府,就是軍方的勝利。

最後看看緬甸人是怎樣看待目前緬甸的政治生態:
戴頭包者:別老以人民的名義把權益撈夠。對方:那怎麼辦?答:也應該留點給我們,懂嗎?。

搶席位滿座。承擔義務空無一人。

林錫星 廣州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