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公務員大規模參與罷工 聯合國追蹤900多名遭監禁人員處境


【博聞社】公立醫院被棄置、政府辦公室熄燈、火車未駛離車站…儘管生命和生計可能面臨風險,但許多緬甸公務人員拒絕為軍事執政團工作,希望藉由癱瘓政府部門,來迫使軍方交出權力。

從首都到港口,民間企業停工使得辦公室和工廠空無一人,並迫使許多銀行分行關門。然而公務員紛紛加入抗拒行列,才真的開始讓軍事執政團緊張。沒有這些公務員,政府無法收稅、寄出電費帳單、進行新冠病毒篩檢,或僅僅是讓這個國家維持運作。

由於疫情造成經濟衰退與外資減少,緬甸原已看似將出現金融危機,如今情況更令人憂心。

緬甸公部門大約有100萬員工,目前仍不清楚有多少人參與罷工。

根據一項群眾外包(crowdsourced)調查,緬甸政府所有24個部會都有人參與;而聯合國的緬甸特別調查員也估計,約有3/4公務員參與罷工。這些人缺席工作崗位正衝擊整個緬甸。

政變領袖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將軍本周表示,近1/3醫院不再運作。

國營媒體23日報導,敏昂萊斥責不願意執行任務的醫療人員,他並暗示,仍在工作的醫生和教師將很快會收到現金獎勵。

一位醫生告訴法新社,人力不足代表他的醫院必須拒絕新的病患。但醫療人員已成立「掩護小組」,專門為遭當局開槍而受傷的示威者提供緊急治療。

一位分析家表示:「軍方沒有料到會有這麼多公務員參與罷工,導致國家機器停擺。」由於緬甸軍方至今已逮捕超過700名批評者,因此這位分析家要求匿名。

他說:「不合作運動要造成影響,不一定得依靠所有機構都參與,而是要靠主要機構癱瘓軍方取得稅收,以及發送到全國機構的能力。」

政府癱瘓的程度今天會更為明顯,因為緬甸軍方的所謂國家領導委員會(State Administration Council )在這一天必須支付全國公務員薪水。

負責支付政府人員薪水和退休金的緬甸經濟銀行(Myanmar Economic Bank, MEB)因為罷工而陷入困境。但國營媒體卻駁斥政府發不出薪水是「沒有根據的謠言」。

有個跡象顯示軍方領導人愈來愈感不安,就是國營媒體幾乎每天都對公務員喊話,要他們回到工作崗位,否則面臨法律制裁。此外,當局也連夜逮捕參與不合作運動的人。

緬甸經濟銀行的員工表示,參與不合作運動的公務員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

曾領導1988年反軍事統治示威的敏哥奈(Min Ko Naing)呼籲政府員工繼續罷工。他在臉書(Facebook)表示,這是迫使軍方下台最重要的因素。

但是這項策略也必須付出個人代價。在可預見的未來,大學講師提達可能領不到薪水,她說:“我有一些存款,將先拿來用。我了解,要對抗軍事執政團,我們必須做一些犧牲。”

已有一些協助公務員的團體成立,包括對他們提供糧食和住所。此外,被罷黜的文人政府也誓言,一旦民選政府恢復執政,將會補償他們失去的薪資,這也讓包括提達等人燃起希望。

提達說:“我並不擔心失去工作,因為我堅信,緬甸一定能重建民主。”

聯合國正在追蹤900多名遭監禁人員處境 特使周五向聯大做情況通報

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杜加里克周四表示,聯合國對在緬甸遭到監禁的人員數量日益增多深感關切,據聯合國駐緬甸國家工作隊統計,僅22日當天,就有至少150人在首都內比都的示威活動中被捕。

杜加里克表示,聯合國駐緬甸國家工作隊正密切追蹤900多名遭扣押人員的近況,其中包括政治和國家官員、活動人士、民間社會成員、記者、僧侶和學生,並呼籲政府立即將他們釋放。

杜加里克表示,秘書長緬甸問題特使伯格納仍然未能獲准前往該國,但她仍在繼續與各方開展聯絡。紐約時間周五上午10點,伯格納將通過視頻連線方式,在聯合國大會有關緬甸問題的非正式會議上向各成員國通報最新情況。

杜加里克表示,秘書長本人也在持續通過電話方式開展斡旋與磋商,雖然特使希望能夠進入緬甸,但比她本人前往該國更加重要的是,確保“緬甸當局尊重11月選舉的結果,緬甸人民已經通過民主方式表達了自己的意願,這一意願必須得到尊重,緬甸人民的基本權利必須得到尊重。”

杜加里克呼籲國際社會“繼續團結一致,繼續與政治和民間社會成員保持密切聯繫,確保緬甸人民的呼聲能夠得到傳達”。

法新社/聯合國新聞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