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急電:外賣騎士聯盟盟主被捕引發左翼青年聲援,各地騎手號召“三八罷工”,中共當局緊急部署“維穩”


近日,北京外賣騎士聯盟盟主陳生(經博聞社查證,熊焰為化名,此前亦曾化名陳天河,但確定姓陳,因此被很多外賣騎手和工運支持者稱為陳生)在多次為外賣騎手群體發聲維權後被捕。儘管中國大陸媒體在事件初期的報道很快被刪除,但是依然引起了自由亞洲電台、世界日報、聯合新聞網、大紀元等海外中文媒體和勞工運動支持者們的強烈關注,英國平台司機及快遞員工會組織(App Drivers&Co uriers Union)更是發表聲明支持熊焰,呼籲中國駐英國大使館確保他的安全,立即釋放他並保障結社自由。
博聞社獲悉,在外界關切的聲音中,曾經在佳士工人運動和“北大馬會保衛戰”中活躍的左翼青年再度活躍,一個叫做“工號51”的左翼微信公眾號在動員左翼青年學生聲援盟主一事上起到關鍵作用。
據了解,儘管該公眾號屢次被封禁,但一直靠換名換號(截止發稿在用的名字是“打工的51”)、組建防失聯QQ群、向讀者群發送郵件和在github上保存文章(網址:https://gonghao51.github.io/ )的形式維持運作,專註於聲援中國大陸工人維權運動並同時傳播馬列毛主義思想,曾經參與聲援過去年十二月底發生的上海昌碩工人討要“返費”維權運動。
此次外賣騎士聯盟盟主陳生被捕後,“工號51”小編小何也迅速參與到聲援盟主的行動中來,呼籲工友、網民採取行動敦促中共當局釋放盟主,但迅即被封微信,隨後“工號51”便把主戰場轉移到telegram,一個曾經被佳士聲援團和香港反送中運動抗爭者使用過的加密聊天軟件上。工號51在其吸引了大批左翼青年的telegram讀者群號召其讀者在微博、B站等平台上外送江湖騎士聯盟盟主的帳號下尋找其他外賣騎手或是在自己點外賣時接觸送餐的外賣員,向他們介紹盟主被捕事件並呼籲他們關注和聲援,並呼籲以把微信頭像改成“釋放盟主”圖像、致電北京市公安局打電話等方式表示抗議。
博聞社記者注意到,此前的佳士工人聲援團組建的“聲援佳士工友”telegram群的管理曾多次轉發“工號51”推送,並在工號51建立telegram群後擔任了工號51群管理,兩個群也共用一個管理群的機器人,而有長期接觸中國大陸左翼青年的勞權人士古先生就此對博聞社表示,雖然難以確定工號51幕後運營者是否和佳士聲援團有聯繫,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都是左翼學生中“融工”理論的踐行者。“這些年輕人都想着要‘融工’,也就是要融入工人,與工人階級相結合,走中共在野時搞工運的那條老路”,古先生說,“無論是放棄高薪工作到廣東工廠打工的沈夢雨還是建公眾號給工人提供維權建議的工號51都走的是這個路線,就我了解到的情況來看,這些年輕人當中有的因為執着於傳播毛左話語受到工人的排斥,有的則比較成功交上了一些工人朋友。而當局肯定是不喜歡這些人的,畢竟共產黨也是搞工人運動起家的,知道這個厲害,但又因為馬列毛這套神主牌還在不能公開批判,所以相比此前自由派搞的勞工運動當局對這些毛左學生是又恨又怕、投鼠忌器,但最終肯定是要打壓下去的,不然就不會有佳士事件被鎮壓和北大馬會被強制改組的事情了”
在大陸左翼青年們組織起來聲援盟主的同時,中國各地也爆發了外賣員罷工維權運動,北京、上海、成都、深圳等地近期均出現了民眾點外賣後長期無人接單或久拖不到的現象。有知情者告訴博聞社,罷工的起因是美團平台在未通知的情況下,將原先每單計費改為根據距離標價,致使外賣員一周將損失百元,一月將損失上千元,餓了么等其它平台也存在類似情況。另外,隨着外賣騎士聯盟盟主被捕一事在外賣員群體和輿論場的持續發酵,各地均有外賣員在微信、QQ群提出了“3月8日全國外賣員罷工要求釋放盟主”的號召,這一動向也很快被網警偵測到並上報維穩部門。一位中共體制內知情者就此事這樣對博聞社表示:“現在正值兩會,上級的要求是兩會期間絕對不能出亂子,因此要儘快把這件事壓下去,把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不過他拒絕就左翼青年參與聲援活動一事作進一步置評。
此次外賣騎士聯盟盟主被捕及相關聯的外賣員罷工風潮,其社會影響力看上去極有可能比肩甚至超過佳士工運,自認為繼承了毛澤東紅色基因的習近平政權又會如何應對?博聞社將持續關注。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