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来鸿:意识形态“宦官群”正玩残习近平

习近平已被包装成毛泽东的化身
习近平已被包装成毛泽东的化身
【博闻社独家】习近平上任将近三年,第一个任期已过半,通过一系列大刀阔斧式动作,似乎已大权在握,颇有“强势君主”之势,但其实,中共某些重要部门并没有真正掌控在习的手里,或者至少它们没有按习的思路配合贯彻新朝纲,而是帮倒忙式的添乱。比如宣传系统就是其中之一,该系统在短短两年多时间,已成功将习近平包装成“当代毛泽东”的化身,使习正向背离现代文明之路越走越远。对习来说,宣传部门主官“不换脑子就换人”已势在必行。

来自中南海的消息对本社透露,中共意识形态两大重臣,常委刘云山和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长刘奇葆,加上把持新华社的蔡名照,甚至包括习近平自己信任的两位主管宣传的新提拔高官,正在一步一步把习近平弄成“千古罪人”,至少目前已经在舆论上把习近平包装成六四以来“最不得人心”的中共党魁,已经引起习近平身边智库的担心和警惕。

中南海知情者指,这对习近平显然不太公平。实事求是地说,习上台以来严厉惩治贪污腐败,副部以上的老虎就抓了120多位,在他的主导下,各种改革措施也陆续推出来。虽然不少无法推进,甚至再次被利益集团劫持,但习近平还是不应该沦落到当今国际舆论中的小丑地位。

习近平会被中共左的意识形态势力玩弄于股掌之上吗?
习近平会被中共左的意识形态势力玩弄于股掌之上吗?

有舆论认为,这其实都是习近平自己的选择,是他把自己搞成今天这副外强中干、名是改革开放实为毛泽东再世的样子,是咎由自取。不过,有接近习身边智库的知情者指,高层有不少严重违背民意、脱离现实的做法,其实是宣传部门自做主张搞出来的,变相让习背黑锅,玩残习近平。只不过,习也无法确定宣传部门的主官们,是惯性使然无心之失,还是有意为之旨在陷习近平于不义。

知情者举例指,习身边有心腹智库认为,宣传部门对习近平的一些宣传吹捧,已经超出了当代国人的接受程度,倒退到40年前毛时代的水平,方式方法、遣词造句充斥溜须拍马之味,在当今时代不但起到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各种扑天盖地突出习近平的宣传既无技术含量,也无实际内容。一些用词造句直逼当年对毛泽东的吹捧。

有习智库认为,且不说习毛不可同日而语,当今时民智已开,民众的文明程度和政治觉悟程度,又岂能用老套的宣传模式来扯高他们心目中的领袖地位?这样做的唯一作用是踩踏习近平,让他成为一介小丑式人物,“宣传部门不可能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为甚么明知而要故意为之?”

中共意识形态大总管刘云山
中共意识形态大总管刘云山

知情者指,今年以来,习近平被宣传部门塑造成极端的左棍与毛派,压制言论自由的刽子手。但门出台一系列规定,不放过最温和的批评者,甚至连那些“小骂大帮忙”的体制内开明人士都开始进行封杀,弄得肃杀一片。“习要求舆论不能失控是肯定的,但以这种方式控制舆论,岂不是等于政治自杀?”知情者引习智库指,所谓要求“守土有责”,是希望他们用脑筋、新思维、找到新办法,但没想到他们除了老一套还是老一套。“无怪乎习老板有时生气,会怒斥‘蠢!愚!’”

知情者指,最近一段时间,连体制内的健康力量都开始质疑习近平是否在“向左转”,或者他本来就是毛泽东的徒子徒孙。习智库认为,这可能也正是主管宣传的官员,尤其是中宣部长刘奇葆、新华社长蔡名照所乐于看到的。“他们能力有限,又很在乎自己的乌纱,采取宁左勿右的传统手法,应付习近平。”

知情者引习智库认为,宣传部门的主官利用习近平的头脑发热,极度控制舆论,在短短两年多时间,让中国的知识界和文化对习近平感到寒心,对习要退回到极权毛时代的做法感到害怕,这样搞下去几乎可以肯定,习近平第一个任期结束,中国的思想文化界不但没有春天,只会是万马齐喑,知识界或道路以目。

中宣部长刘奇葆
中宣部长刘奇葆

这种情况至少在国际舆论上已经反映出来了,尽管宣传部门净选一些西方吹捧中国和中国领导人的好听的东西对内传播,但大家都明白,习近平在国际上已经失去上台初的光环。这次习近平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美方历数的人权问题,包括律师被肃整、打压不同政见人士等,使习近平受到的压力,比前任胡锦涛、江泽民受到的压力还要大。

知情者指,中共宣传部门利用极端左派,把持话语权,垄断甚至劫持、歪曲对习近平各项政策与思想的解读。最显著的例子的就是对“中国梦”与“二十四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解读,宣传部门先后花费上百亿在全国推广,结果一些使用的人,竟然是极端左派与投机分子,甚至是对邓小平、习仲勋改革元老们怀仇视的。

中宣部对“中国梦”与“二十四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解读和宣讲,竟然是由被内地社会视为极左势力一清、司马平邦、刘加民、司马南这些人,他们把这两大理论扭曲,对其中所含的公平、自由、法治、民主进行歪曲、诬蔑与侮辱。宣传部门主管对此视若无闻,于是,习近平的这两个理论,被标贴成为幼稚可笑、肤浅之极的笑话。

弊端还不止这些。对网路舆论的控制也是十分落后愚昧,利用所谓“群众”对言论稍微不合他们意的公知与线民进行围攻、举报,然后宣传部门及时地在“群众举报下”对敢言者进行打击报复。甚至创造发明了让“问题人士”未经审判就先在央视镜头下“认错认罪”的严重违反法律的做法。受到中外法律界和社会各界的严重质疑和垢病。

习近平改组中宣部似乎势在必行
习近平改组中宣部似乎势在必行

宣传部门对舆论的控制还得到了公安国保等“专政维稳力量”的配合。宣传与政法双剑合璧,一方控制舆论,江胡时代可以公开讨论的议题全部变成敏感话题,一方面,公安加紧抓捕言论犯罪分子,并以各种名目迫害知识份子,几乎达到了习仲勋因一本小说受到十多年迫害以来最严厉的程度。

知情者指,习近平要做大事,控制舆论是可以理解的,但控制到这个程度,恐怕是海内外稍微有良心有知识有眼光者所难以接受。现在海内外知识界愿意为习近平的中国梦背书者越来越少,对此习本人当然不知道,因为掌管宣传的宦官们为他营造了“顺天时报”:把网上所有不利的言论全部删除,让习近平以为全国人民越来越爱戴他了!

知情者表示,习近平身边的智库们是清醒的,他们相信以习的能力,可以达到邓小平甚至毛泽东那样的历史地位,但他们不希望习重蹈毛泽东的覆辙,问题是,他们对习本人的影响也是有限的,原因就在于在习和这些智库门之间,横亘着刘云山、刘奇葆、蔡名照这些重要宦官,“也许习是清醒的,只是无奈于暂时无法取代他们,所以外界有理由相信,宣传系统‘不换脑子就换人’的那一天,很快将会来到。”

2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