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藥學家屠呦呦獲諾貝爾生理醫學獎

images(8)【博聞社綜合】中國女藥學家屠呦呦、日本藥學教授大村智等3人獲得2015年度諾貝爾生理醫學獎。這是首次有中國科學家獲諾貝爾自然科學獎,她為中國自然科學衝刺諾貝爾獎實現了零的突破,對中國科學界具有意義重大。

據諾貝爾獎官網消息,William C. Campbell、Satoshi Ōmura、Youyou Tu獲得今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其中,Youyou Tu即中國科學家屠呦呦。
03d2404778acac71
屠呦呦(1930.12~),女,中國中醫研究院終身研究員兼首席研究員,青蒿素研究開發中心主任。1980年聘為碩士生導師,2001年聘為博士生導師,目前已培養碩士畢業生4名,博士畢業生1名。

研究方向是以中藥化學為主,結合藥理、製劑及臨床等,在繼承傳統中醫藥的精華基礎上,運用現代科學和技術,發掘中藥的活性成分,特別在瘧疾及免疫疾病領域進行深入研究,研製開發新葯。f4d7f6d5ddc299bc

最突出的貢獻是帶領科研組創製了具國際影響的新型抗瘧葯——青蒿素和雙氫青蒿素,相關研發成果已獲6個《新葯證書》,1個臨床批件和2個中國發明專利。發表的重要論文:一種新型的倍半萜內酯——青蒿素,《科學通報》 。

2011年拉斯克-狄貝基臨床醫學研究獎 (Lasker DeBakey Clinical Medical Research Award) 授予了中國科學家屠呦呦,以表彰她在青蒿素 (artemisinin) 的發現及其應用於治療瘧疾方面所做出的傑出貢獻。

從上個世紀90年代末以來,青蒿素作為治療瘧疾的一線藥物挽救了無數的生命,其中大部分是生活在全球最貧困地區的兒童。

1969年中國中醫研究院接受抗瘧葯研究任務,屠呦呦領導課題組從系統收集整理歷代醫籍、本草、民間方葯入手,在收集2000餘方葯基礎上,編寫了640種藥物為主的《抗瘧單驗方集》,對其中的200多種中藥開展實驗研究,歷經380多次失敗。

在中國到處可見的青蒿素,成為屠呦呦成功之源
在中國到處可見的青蒿素,成為屠呦呦成功之源

1971年發現中藥青蒿乙醚提取物的中性部分對瘧原蟲有100%抑制率,1972年從該有效部分中分離得到抗瘧有效單體,命名為青蒿素。青蒿素為一具有“高效、速效、低毒”優點的新結構類型抗瘧葯,對各型瘧疾特別是抗性瘧有特效。

2011年9月23日,中國中醫科學院終身研究員屠呦呦獲得國際醫學大獎——美國拉斯克獎的時候,有人說:這是諾獎“風向標”,因為到那時為止,共有超過300人次獲得拉斯克獎,其中有80位在後來獲得了諾貝爾獎。

美國《細胞》雜誌也發表了標題為《青蒿素:源自中草藥園的發現》的文章,指出在基礎生物醫學領域,許多重大發現的價值和效益並不在短期內顯而易見。但也有少數,它們的誕生對人類健康的改善所起的作用和意義是立竿見影的。

由屠呦呦和她的同事們一起研發的抗瘧藥物青蒿素就是這樣的一個例子。從上個世紀90年代末以來,青蒿素作為治療瘧疾的一線藥物挽救了無數的生命,其中大部分是生活在全球最貧困地區的兒童。

當年,斯坦福大學教授、拉斯克獎評審委員會成員露西·夏皮羅在講述青蒿素髮現的意義時說,“在人類的藥物史上,我們如此慶祝一項能緩解數億人疼痛和壓力、並挽救上百個國家數百萬人生命的發現的機會並不常有”。

屠呦呦用了畢生的精力研究青蒿素,最終獲得成功
屠呦呦用了畢生的精力研究青蒿素,最終獲得成功

夏皮羅表示,青蒿素這一高效抗瘧葯的發現很大程度上歸因於屠呦呦及其團隊的“洞察力、視野和頑強信念”,屠教授的工作為世界提供了過去半個世紀里最重要的藥物干預方案。

自那以後,我們一直在盼望諾貝爾醫學獎的到來,但正當希望在一點點消失的時候,4年後的2015年6月4日,哈佛大學醫學院官方網站公布2015年度華倫•阿爾波特基金會的授獎信息:中國中醫科學院屠呦呦研究員因其在抗瘧領域的突出貢獻而榮獲此獎。同獲此獎的還有紐約醫學院從事抗瘧疫苗研究的露絲(Ruth S. Nussenzweig)和維克多(Victor Nussenzweig)兩位教授。

該獎將於今年10月1日在哈佛醫學院舉辦的專場研討會上向三位獲獎人頒發,這似乎又給渴盼諾貝爾獎的中國人帶來了新的希望。但願這一大獎能夠為今年的諾貝爾獎注射新的活力,滿足這個古老而現代的國家對它的期待。

華倫•阿爾波特基金會於1987年由美國慈善家華倫•阿爾波特設立。迄今為止,該獎已經授予51位學者,其中7人後又獲得諾貝爾獎。以往獲獎者來自美國、德國、法國、澳大利亞、英國、日本、蘇格蘭、瑞士、以色列、阿根廷等國家。這也是該獎自設立以來,首次頒發給中國學者。

哈佛醫學院院長傑弗里(Jeffrey S. Flier)表示,“非常感謝這些能將實驗成果轉化為臨床治療途徑的研究人員,我深受啟發。他們的貢獻使醫學研究成為治病救人有效的‘助推器’,而非無用的‘試驗場’。”他還說,“今年我們將此項榮譽授予這三位醫學科學家,他們用行動證明了如何通過漫長而辛苦的基礎生物學研究工作來改變數百萬人的生死。”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