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南日鎮幹部是為人民服務,還是為人民幣服務?

近日有一件事讓莆田市南日鎮海山村東歧樓村的一些村民感到不解,位於本村與山邊村,高洋村交界處,鎮政府要在那裡「挖溪,做水泥路」這到底是怎麼個回事,後經多方了解,據說要在這條古老的自然水渠旁要建聞所未聞的高標準農田。

據當地農民介紹,該地方的農田幾十年以來一直是每家每一戶分別分得幾分農田,參插相鄰緊挨着,只能有個體戶自己耕種,並不適合大面積的的機器耕種,因為田的面積本來就少,農耕機器無法橫穿耕田且機械成本高收益低一直依靠人力及牛力耕種。對於農田的耕種情況,雖然說一年四季,但目前大概是一年兩季,主要是一個季節種值花生,一個季節種植紅薯,每畝花生大約可以收一年畝產量在400斤左右,如果400斤花生全部銷售,大約是3000元。紅薯一畝大約500斤左右,500斤紅薯變相地瓜等方式全部銷售大約是800元左右。農村現在老齡化嚴重,留守在家裡這些農田農民平均大約65歲佔百分之七十,60歲的佔百分之九十左右。這些人本來長期重體力勞動,體能力也隨年長下降,估計也干不動重體力的農田活了。很多農民年因為年齡體力,勞動力有限,收益低,有的放棄部分種植長草,有的象徵性地出租給海帶生產戶,支持海帶產業的發展,真正用於耕種的農田已經不多了。

因為很多村民完全不知道鎮政府要施工做什麼用途,有的以為只是挖溪流水,也有很多村民因為擔心鎮幹部對他們的反對會遭到打擊報復所以敢怒不敢言。2020年11月至2021年3月期間,有村民多次向海山村委會的幹部及鎮幹部溝通反饋表示這個項目不合理,而且對農民的農業什麼生產收入等沒有什麼幫助,反而給農民帶來諸多不便,不應該施工。因此改項目也停停斷斷拖延了一段時間,就在4月14日上午施工現場挖掘機師傅堅持說是鎮政府叫他過來挖樹,說是要挖溪,否則他們也不會吃這麼飽這麼做,這與鎮幹部說要施工高標準農田說法完全不一致。因有村民現場譴責挖掘機破壞樹木,破壞耕田,後挖掘機調頭開向南段高洋村方向繼續施工及挖掘樹林。期間鎮幹部及施工人員多次答應村民某一段不去施工了,但見村民一離開現場就又偷偷地去施工。將這段原始數千米幾十年兩側有草的自然水渠挖深,底部覆蓋水泥、嚴重增加了坡度、破壞了農田的生態也給村民後期使用水溝里的水灌溉農田增加了很大的困難及危險、一側長長的陡坡緊貼田頭,牛耕到田的時不小心會造成牛人都翻滾到溝里的生命危險。在這無雨季節,種植的花生都還未完全出芽,把水渠上端水源截留,嚴重影響農作物的生長收益,而鎮幹部及施工人員完全不顧這些損害仍然一意孤行,與村民多次衝突,態度惡劣言語魯莽威脅村民。而南日鎮幹部之前非常肯定地表示在這裡是要施工建設高標準農田,都有通過有資質的專家論證,在這個施工過程中絕對不會破壞到森林,但事實是現在改口謊稱是挖溪,且用挖掘機挖掉好多樹,鎮幹部明顯就是說一套做一套 。

這個高標準農田工程在立項之前應當徵求當地村民農戶的意見,鎮幹部直接違法隱瞞這個工程立項的程序,掩蓋事實。因為原始是一條很長的水渠,施工長度將達千米左右,據說要在新挖成的水渠的兩側耕田上硬化成4米寬的水泥路,砍伐樹林、徵用農民的耕田、將佔用破壞幾十畝耕地,該項目工程涉及水利局、 自然資源局、公路局 、交通運輸管理局、住房和城鄉規劃局等多個部門立項審批。南日鎮幹部及村委會的人僅上報農業農村局招標,憑口頭上說該項目拿去投招標了,中標公司不施工會被拉成黑名單為由,至今沒有拿出也不願出示什麼審批手續,也沒能說清這個工程對農民農業生產收益的好處在哪裡。既然是惠民工程,那麼後期由哪個部門哪個領導來負責統計追蹤、監督這個工程確實對農民的農業生產收益提高的合理性、科學性?這個工程對農田的生態破壞以及今後的城鄉規劃建設起到的負面影響,鎮幹部是否有通過科學縝密的考量?還是只管建成,後期能不能達到預期的目標,會造成怎麼樣的不良影響不聞不問不了了之?

那麼據說要投資六百多萬的高標準農田,能給這些農戶帶來什麼樣的收益呢?鎮政府的相關人員是否有做好實際的調研,規劃在高標準農田實施十年後或者更長的時間裏在與實施之前的農民產量、產值會翻幾倍的提高?就在這個要實施高標準農田的位置有一塊幾十戶村民的農田被私人,用於挖出淡沙出售破壞耕地,然後霸佔這幾十戶農民的農田用做經營非法沙場碎石場,等上級一檢查時就把沙場碎石場的機器以及沙、石等移開欺騙上級相關關部門,村民多次反應至今已經十多年了,鎮村幹部視而不見。

近幾年福建省莆田市秀嶼區等各級政府財政緊張的情況下,南日鎮幹部,海山村幹部執意要推行這這個所謂的高標準農田工程,到底是為人民服務,還是為人民幣服務?或許可能成為某些幹部的面子工程,政績工程、或背後是否還有隱藏着其他不可告人的利益呢?法治社會,政府部門首先應該依法行政,習近平總書記一直強調民生無小事,老百姓不樂意的事就不要強行去做,南日鎮幹部及村幹部不僅不重視落實相關政策,說一套做一套,欺上瞞下,製造村民的矛盾,嚴重影響社會穩定。

請求各媒體、媒體人共同關注,強烈呼籲莆田市的相關領導能夠及時高度重視、紀委監察委、市農業農村局,水利局財政局、秀嶼區農業農村局等相關部門領導應該及時介入調查,並叫停這個很多農民敢怒不敢言,與現實農業生產不符,反而給當地農民帶來極端不利的高標準農田工程。切實為農民考慮一併將相關經費用於提高農民農業補助費。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