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成年人被家屬送進武漢「網戒機構」強制「同性戀扭轉治療」,警方不作為,NGO社工介入

【博聞社杭州武漢聯合報道】近日,杭州一名已經成年的同性戀青年被其家屬送進武漢的一家「網戒機構」強制進行「同性戀扭轉治療」,在通過網友求助後隨即失聯,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者向博聞社記者透露了此事的詳情。

「這個被家人強制送去『同性戀扭轉治療』的網友網名叫『蘇打』,在4月25日下午一點左右在B站、QQ空間等網絡平台求助,稱被家人從杭州帶到武漢,即將被送入一個叫做『紐特教育』的網戒機構」,知情者說,「當天下午3點18分,『蘇打』通過QQ給她的網友『水川』發了一份她在紐特教育和該機構負責人據理力爭的錄音,在該錄音里,機構負責人稱他們機構關着二三十歲的成年人,且之前多次報警也沒有能把他們怎麼樣。」

當天下午3點半左右,「蘇打」在給「水川」發消息稱「父母已經離開並斷絕親子關係」後徹底失聯,「水川」隨即報警,但警方卻以「蘇打實際未成年,管不了」為由拒絕介入。熱心網友經多方詢問求證確定「蘇打」已經成年,獲取了相關證據,還向武漢同志中心(原武漢同行)尋求幫助。隨即有武漢同志中心志願者前往紐特教育實地查看並再次報警求助,但警方的態度一直在「當事人未成年,管不了」和「當事人確實成年,但僅是普通糾紛,已經解決,不予跟進」之間反覆變化,甚至還說「該校有合法辦學資質,不屬於非法拘禁,只是『封閉式管理』」,始終拒絕介入此事。

據了解,儘管武漢警方始終擺出一副不作為的姿態,但目前北京同志中心、武漢同志中心的專業社工已經介入此事,目前正在接觸當事人家屬進行調解,力爭將「蘇打」解救出來。

一位長期關注LGBT權益的公益人士王先生就此事對博聞社記者表示:「其實早在1990年世衛組織就已經將同性戀從精神病名冊中刪除,中國官方層面同性戀的非病理化也在2001年就完成了,但是由於社會上對LGBT群體普遍存在的偏見,中國大陸民間依然有一些機構提供所謂的『同性戀扭轉治療』。這些『療法』和其他國家的類似『療法』一樣不僅早已被主流學界證明為無效,還會對參與者造成很大的精神傷害,嚴重的會導致重度抑鬱甚至自殺傾向。這個叫紐特教育的機構把一個成年人關起來做『同性戀強制轉化治療』,顯然已經構成非法拘禁,但是由於中國大陸缺乏保護性少數群體的有關法律,受害者估計很難討回公道。」

有武漢市民則向博聞社記者透露,這家名為紐特教育的機構雖然以前被當作正面典型上過央視,但實際上內部管理極為粗暴野蠻,經常有體罰和虐待事件發生,有的被送進去的學生甚至被逼到通過喝洗衣液等方式想自殺,與之前被曝光過的豫章書院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與豫章書院不同的是,這家機構的後台應該挺硬的,據說和武漢這邊幾家大學的心理系都有掛靠合作,有一些領導站台背書,還上過央視,之前那麼多受害者都沒能扳倒他們,這次那些NGO參與這件事估計也會很艱難」這位武漢市民最後無奈地說。

至博聞社記者發稿時,博聞社和博訊網紐約總部一直無法成功聯繫武漢警方和紐特教育方面就相關報道置評。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