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公報批評中國 中方:肆意破壞國際關係準則

【博聞社】七國集團(G7)外交部長5日在結束倫敦舉行的會議後發佈公報,首度就貿易、網絡安全、人權等議題批評中國,並罕見地就台灣、東海與南海情勢表示嚴正關切。公報首次公開批評中國侵犯香港及新疆等地人權,並強烈反對中方可能升高地區緊張局勢、破壞區域穩定的任何片面行動。公報強調重視台灣海峽和平及穩定的重要性,鼓勵和平解決兩岸問題。

對於七國集團發表的公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6日表示,「七國集團外長會對中國進行沒有事實依據的指責,公然插手中國的內部事務,搞開歷史倒車的集團政治,這是對中國主權的粗暴干涉,是對國際關係準則的肆意破壞,違背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中方對此予以強烈譴責。」

公報逾1萬2400字,有關中國的內容共有6點:

第一,公報首先鼓勵身為世界強權,具有先進技術能力和經濟體的中國建設性地參與基於法治的全球體系;呼籲中國能對氣候變遷、生物多樣性減少、疫情後經濟重建等全球性挑戰有所行動。公報表示,這不僅符合七國集團利益,相信也符合中方利益,期待有機會與中國合作,促進區域與全球和平、安全和繁榮。

第二,就人權議題,呼籲中國尊重人權與基本自由;並表示,嚴重關切新疆與西藏,尤其是維吾爾族的遭遇,還有所謂政治再教育營及強迫勞動等議題;支持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對新疆展開獨立調查。

第三,就香港及一國兩制議題,重申七國集團在3月12日就香港選舉提出的聯合聲明立場,嚴正關切北京修改香港選舉法,呼籲中國尊重國際承諾與法律責任,包括《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呼籲中方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權利與自由。公報還敦促香港特區政府停止狙擊捍衛民主價值的人士,維護司法獨立,並確保香港司法審訊的個案不會送交中國。

第四,七國集團嚴正關切中國破壞自由與公平經貿的行為,將合作改善全球經濟適應力,以因應中國專橫且脅迫性的經濟政策及行動;敦促中國承擔並履行與其全球經濟角色相稱的義務和責任。

第五,鼓勵中國信守維護網絡和平的承諾,避免侵犯網絡知識產權。

第六,支持台灣有意義地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和世界衛生大會 (WHA);國際社會應該能夠從所有合作夥伴的經驗中受益,包括台灣為應對COVID-19大流行所做的成功貢獻。

七國外長還嚴正關注東海和南海局勢,強調了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並鼓勵和平解決兩岸問題。公報重申,堅決反對任何可能加劇地區緊張局勢,破壞區域穩定的任何片面行動。

雖然七國集團在公報中對中國與俄羅斯措辭強烈,卻未提出具體行動,不過承諾通過各自國內現有的措施來解決新疆強迫勞動問題,這些手段可能包括提高公眾對這些作法的認知和企業普法,而不是通過集體行動。

中國外交發言人汪文斌6日表示,七國集團外長會對中國進行沒有事實依據的指責,公然插手中國的內部事務,搞開歷史倒車的集團政治,這是對中國主權的粗暴干涉,是對國際關係準則的肆意破壞,違背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中方對此予以強烈譴責。

汪文斌強調,涉疆、涉藏、涉港問題,都是中國的內部事務。中國對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權和權益,擁有充分的事實和法理依據。中國台灣地區參與國際組織,包括主權國家組成的世界衛生組織活動,必須按照「一個中國」原則來處理,這是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和世衛大會25.1號決議確認的重要原則。

「七國集團作為發達國家集團,應當為推動世界經濟復蘇,幫助發展中國家加快發展多做實事,而不是在國際社會當中製造矛盾和分歧,干擾全球經濟復蘇進程。」汪文斌強調,七國集團當中包括疫情最嚴重和醫療技術最先進的國家,理應聚焦國際抗疫合作,促進疫苗公平分配,而不是只顧自身囤積疫苗,對幫助其他國家只做些不疼不癢的表態,更不應以高人一等的心態對他國橫加指責、干涉,破壞國際抗疫合作這個當前的頭等大事。

「七國集團自詡為『民主國家』,但最新的民調顯示,53個國家和地區的受訪者將美國視作是全球民主的最大威脅,我們卻沒有看到七國集團對此作出任何表示,採取任何行動。」汪文斌表示,我們敦促有關國家正視自身存在的問題,糾正在抗疫問題上自私自利的行為,停止泛化國家安全概念的錯誤行徑。無視國際關係基本準則,製造各種借口,干涉中國內政,損害中國主權,抹黑中國形象的企圖,絕不會得逞。

環球時報社評:華盛頓休想複製冷戰的勝利 美國最擔心這3件事

七國集團外長在結束了3天的冗長會議後發了一份12400字的冗長公報。花里胡哨的各種議題中間,中俄是真正的焦點。但正如多家西方媒體所說,公報批評中俄很高調,但缺少實質的針對性行動。這也說明,美國糾集盟友對付中俄在現階段也就這麼多能量了,它已經露出強弩之末的疲態。

霸權是美國的命根子,要說美國仍是世界綜合實力最強大的國家,擁有對世界的超級支配權。華盛頓的問題是太貪心了,它對霸權的要求大大超過了其實力所能支持的程度,所以它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和迷茫中。這個最強大的國家反而顯得在實力上非常捉襟見肘,動員力出現巨大虧空。

美國最擔心以下幾件事:

一是中國繼續發展,實力不斷擴大,挑戰了美國的壓倒性優勢。如果中國陷入停滯乃至混亂,而且這個趨勢被證明是不可逆轉的,那麼華盛頓會長舒一口氣,從此安心下來。但是全世界有一個共同預期:中國發展會持續下去,經濟總量超過美國是遲早的事。一些美國精英將中國崛起視為與蘇聯解體同等水平的地緣政治事件。

二是美國的盟友體系中看不中用,一些重要盟國只在意識形態上呼應華盛頓,不願在圍堵中俄上真正與美抱團,衝鋒陷陣。隨着中國市場越來越大,很多美國盟友同中國的貿易規模已經超過了它們與美國的貿易規模,這個趨勢還將進一步加劇。華盛頓深感動員那些盟國「為西方的共同利益」做出自我犧牲的艱難,隊伍越來越不好帶。

三是中俄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可能不斷深入,成為對抗美國霸權的「實際盟友」,那將導致美國同中俄博弈形勢的更多不確定性。

如今美國對盟友的糾集差不多撞上了天花板,他們的團結因素就像海綿里的最後幾滴水,已經差不多擠乾淨了。相信沒有一個美國的盟國願意同時對抗中俄,那幾乎相當於戰略自殺,因此華盛頓軟化了G7外長會上一些對中俄使用的語言。另外,只能拿一些虛頭巴腦的意識形態作秀來代替美國希望的西方「同仇敵愾」。

中俄合作還有很多空間,我們的海綿剛剛蘸滿水,還沒有使勁往外擠。中俄還可以做更多反對霸權的外交協作,搞平衡美國加強盟友關係的反制性行動,經濟互補仍有巨大潛力可挖,另外雙方在軍事上的靠近才剛開個頭,兩國如果認為有必要,可以有很多震撼性的相互合作。

美國對霸權的貪婪使得它陷入困難的戰略透支,歷史上的很多帝國都有過這樣的力不從心。中俄腳踏實地,追求自己合理也是能夠把控的利益,所以有了某種主動。美國對中俄的壓力實際上都已失效。

中俄有能力接下來不斷挖美國的戰略牆腳。美國與盟友目前關係的緊密程度無法增加其對付中俄的實際力道,它的作用主要是提供聲勢,安慰壯膽。而中俄保持與多數西方國家的目前合作水平完全不困難,繼續加深合作也有大量現實可能性。我們動員國際社會反對美國霸權,瓦解美國的同盟體系到它無法起實際作用,比美國強化同盟體系到釋放出新的殺傷性能量,要輕鬆得多。

只要中俄自己不犯錯誤,做好本國的事情,彼此加強全面戰略協作,不斷深化與世界的融合,美國就不會有機會實現它的野心。華盛頓贏了冷戰,但它休想在21世紀複製那場意外的勝利。

自由亞洲、環球時報等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