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靈艦隊」被控向中國運送伊朗石油 強硬派總統或推遲伊朗石油重返市場

【博聞社】英國「每日郵報」6月20日報道稱,根據情報專家的警告,一支躲避國際制裁的「幽靈艦隊」正在向中國運送伊朗石油,為伊朗的核計劃提供資金。路透社也在當天通過一份有關中國採購石油量變化的報告,指出波動原因不排除有伊朗元素。截至目前,中國和伊朗暫時還沒有官方回應。

路透社6月20日引述海關數據報道稱,5月份中國從沙特阿拉伯進口的石油量較上年同期下降21%,不過還是連續第九個月,在供應商中排名第一。中國海關總署的數據顯示,上個月中國從沙特阿拉伯的出口量為720萬噸,即每天169萬桶;2020年4月為647萬噸,5月為916萬噸。除了沙特,中國從其第二大供應國俄羅斯的石油進口量也比一個月前有所下降,降至544萬噸,即128萬桶/日。從沙特與俄羅斯這兩大供應國取得的石油量縮減規模,與今年中國原油進口總量快速下降的趨勢保持一致。而上個月,來自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石油進口量則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5%。

路透社表示,這背後的原因可能是,德黑蘭與各國續談核協議之際,伊朗石油運輸量從今年年初的峰值逐漸放緩,原因是自 2020 年底以來,伊朗售出了創紀錄的石油量,伊朗石油被偽裝成來自其他產地的原油,例如標記成阿聯酋和阿曼的產品。

「每日郵報」則報道稱,根據情報專家的警告,一支向躲避國際制裁的「幽靈艦隊」正在向中國運送伊朗石油,為伊朗的核計劃提供資金;伊朗船隻也被發現在欺騙:操控地理定位系統,讓其位置顯示為非禁區。該報還引述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馬克-華萊士領銜的國際非營利組織「聯合反對伊朗核計劃」的說法,稱中國在過去六個月中,無視禁令,增加了與伊朗在海上的秘密交易,為伊朗的核活動提供了資金。

「每日郵報」報道稱,根據「聯合反對伊朗核計劃」組織的說法,截至 4 月,中國平均每天購買70萬桶的伊朗非法石油,峰值達到100萬桶,因此成為德黑蘭的主要客戶,這些「幽靈艦隊」目前被認為在南海:在2月至5月期間,「聯合反對伊朗核計劃」組織成功申請了艦隊中的7艘船,其中包括20艘能夠運載超過200萬桶石油的超級油輪。該艦隊總體可以運輸近1億桶原油或燃料油,近1200萬桶的液化石油氣,總價值55億英鎊。「聯合反對伊朗核計劃」組織稱,事後已成功取消這些船隻的註冊。

鑒於此,該組織高級顧問,前外交部反恐主管艾弗-羅伯茨表示,如果該艦隊的油輪中只有六分之一能夠逃避偵查,並每周完成一次的裝運,那麼伊朗每天能夠出口240萬桶石油,這比制裁前要多出30萬桶。他補充說:「中國從伊朗購買的黑市石油數量驚人。這為德黑蘭政權提供了建立儲備的可能,在面臨國際制裁的情況下,能依舊加強核計劃」,「這個陰暗的聯盟是對西方的挑戰,並且對我們的安全具有潛在的巨大影響」。

路透社稱,海關數據庫還顯示,中國從馬來西亞進口的石油量同比增長3.6%至 104萬噸,而馬來西亞一直是委內瑞拉重質混合原油的關鍵轉運點。自2019年10月以來,從加拉加斯的進口油從官方數據上看,一直為零,因為中石油因擔心受到美國的制裁。然而,分析人士表示,委內瑞拉石油已經進入了中國,它們在馬來西亞轉運後,搖身變成馬來西亞瀝青混合物,繼續它們的旅程。最後,從美國的石油進口量達到107萬噸,幾乎是去年同期水平的兩倍之多。

強硬派當選總統或推遲伊朗石油重返市場

在伊核談判重啟之際,伊朗強硬派人士易卜拉欣·萊希(Ebrahim Raisi )贏得了該國第13屆總統選舉。包括諮詢公司SVB Energy International總裁Sara Vakhshouri在內的一些分析人士指出,一位保守派神職人員當選伊朗總統可能會阻礙美國解除對伊朗能源出口的制裁。

隨着主要經濟體放鬆防疫限制,以及伊核談判拖延,油價本月已飆升至近75美元/桶。Vakhshouri日前在一個能源論壇上表示,交易商們現在的看法是,伊朗的出口要到今年年底才能回歸。

2021年早些時候,由於擔心核協議即將達成,而伊朗石油將很快湧入市場,油價曾面臨壓力。自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以來,伊朗的石油出口量已經從每天約200萬桶下降到幾乎為零。

總部位於迪拜的諮詢公司Qamar Energy的首席執行官羅賓•米爾斯(Robin Mills)表示,只有達成協議,伊朗的石油供應才有可能分階段恢復。他稱,在確信伊朗遵守新協議之前,美國不會放鬆制裁。

法新社/智通財經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