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急電:疫情“猛於虎” 中國二度“淪陷” 孫春蘭突降江蘇 揚州或成“去年武漢” 全國多地已經封城甚至海陸空完全“停擺” 地方高官恐被“替罪”

【博聞社北京特別報道】一架俄羅斯航班正在改寫全球疫情版圖,中國儼然再度淪為這張版圖的“中心”。

“疫情’猛於虎’!”儘管在百忙之中,中南海知情者還是接受了暗訪,並且語氣急調地對博聞社駐京記者獨家透露:“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已經緊急趕赴江蘇,實地坐鎮指揮和督導當地疫情防控和確診病人救治工作。”

“孫春蘭副總理先到本輪疫情的首發地南京市,但同處江蘇和緊鄰南京的揚州市,可能才是’重災區’,孫春蘭副總理隨後便趕至揚州,並與相關官員召開了現場會。”

捲土重來的中國疫情到底有多嚴重?中南海知情者儘管沒有明說“官方”已經掌握的原始數據,但是憂心忡忡地對博聞社駐京記者獨家表示:“Delta病毒有別於Covid19最初的’本性’,誰也無法預料下一步和下兩步,甚至下十步,到底會發生什麼?”

“現在疫情已經擴展至近20個省,繼2020年之後,中國面臨’二度淪陷’危險;而揚州的疫情不容樂觀,嚴重程度很有可能超過已經發生二度疫情的石家莊、瑞麗和廣州,甚至也會超過正在日趨惡化的南京和張家界,成為去年的武漢!”

博聞社在此前的《博擊東奧:日本加入美歐同意世衛徹查病毒源頭 孫春蘭最後一刻放棄赴日》的特別報道中,早已率先獨家披露:“武漢疫情爆發初期,孫春蘭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堅守’武漢的最高級別宮員。”

“如果孫春蘭副總理代表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東京奧運會開幕式,她將很有可能在任何一個公開場合遭遇十分尷尬的場面——如何面對各國媒體?如何面對各國代表團團長?如何面對海外運動員?如何面對日本政府和奧組委?又如何面對電視觀眾?”

官方和官媒上一次公開報道孫春蘭副總理的“行蹤”,還是北京時間7月14日會見中國東京奧運會代表團;隨後還“口播”了孫春蘭祝賀中國奧運選手楊倩奪得東奧首金的“賀電”。

儘管官方和官媒仍未正式對外發布孫春蘭前往“疫區”考察的消息,但博聞社駐京記者已經從多個獨立消息源證實孫春蘭“突降江蘇”;中南海知情者在結束獨家暗訪前,也匆匆忙忙最後表示:

“近期發生的河南鄭州重大水災,中南海都沒有派出’代表’實地考察,鄭州也將迎來疫情考驗;但是孫春蘭終於已經去了江蘇,可見疫情的嚴重性。”

“為避免民眾恐慌,所以孫春蘭此行極為低調,但已經對江蘇地方大員要員’耳提面命’,全國疫情爆發地相關高官追責和’揪出替罪羊’,也只是時間問題。”

“目前除了南京和揚州海陸空已經全面’停擺’以外,中國已經有多個城市,實際上已經處於’封城’狀態,億萬民眾日常生活和中國醫療系統,尤其是中共官員的應對能力,都將面臨嚴峻挑戰和’最難大考’。”

“捲土重來又來勢洶洶的新一輪疫情,甚至有可能比去年發生的第一輪更加猛烈,這才是中南海最高層最應該也最急需’操心’的。”

有關全球疫情,尤其是中國疫情,敬請持續關注博聞社各大專欄和獨家特別報道!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