錚錚鐵漢王炳章——專訪王金環女士

【博聞社獨家】在王炳章博士的大姐王金環女士72歲生日之際,本社對居住在加拿大的年屆72歲的王金環進行了專題採訪。以下是採訪實錄:

本社記者採訪王金環女士
本社記者採訪王金環女士

尊敬的王金環女士:我是博聞社的記者,這次專程到訪,是關於王炳章先生的事情,你能不能介紹一下,王炳章先生近況?

王金環:我的弟弟王炳章,他從越南被中共抓回去到現在,已經13年多了。剛開始還是關押在廣東的韶關的一個監獄,後來又把他轉了一個監獄。我還是在五、六年以前看過王炳章一次。後來我再想去看他,還想帶我母親一起去,就沒能拿到中國政府簽證。我們家還有王炳章的大妹妹,以及他的女兒王天安,都很難拿到中國的入境簽證。所以,每次我家裡人去看他,我們都有千言萬語,但是每次希望往往都落空。

記者:家屬最近一次探訪是在什麼時候?

王金環:他的妹妹在前兩個月探訪過王炳章。目前得到的狀況是,王炳章至今一直是被單獨關押,他不可以和其他的人接觸。到現在為止他已經得過3次中風,而且他有嚴重的花粉過敏,等到那個秋季來的時候,他的花粉過敏就非常嚴重,夜裡睡不了覺、哮喘、咳嗽。

這麼一個接近70歲的人的,仍然被單獨關押!我們可以體會到單獨關押的痛苦呀,我們也知道,螻蟻都有這個群居的生活習性,而對於一個大活人,13年的單獨關押痛苦可想而知,他是過的什麼樣的生活?如果沒有上帝的幫助,沒有主的力量在支持他,他不可能堅持到現在。此外,他每天堅持禱告,他一直在堅持,每天他都要禱告好幾次,讓主給的力量讓他能夠堅持下去。他就一直堅信他的信念、他的信仰是正確的。他說海枯石爛也不會改變他的這個最初的奮鬥的目標!他是要我們的中國實行民主,要自由,要人權。

記者:你的弟弟王炳章先生最近有沒有得到政府的減刑?

王金環:這13年來,別的刑事犯人或者政治犯什麼都有減刑,就是他沒有得到減刑。13年前從開始判無期徒刑,到現在還是無期徒刑,家裡人真是很着急。很大原因是他堅持自己的(信仰宗旨)不改變,(所以不認罪得不到政府的減刑)。我們有時候也替他着急,與他商量:你是不是可以靈活一點?他說:他只是配合看管他的人員,他跟他們配合的還不錯。監獄裡面還有一些好心的人。對此,上面來的人跟他談,讓他認個錯就可以減刑。但是,他說不可能!因為我沒有錯,我是為了中國好,為了中國人民好,我要為之奮鬥終生。

我們也通過了很多的途徑請律師,在中國請在美國也請,但是,都沒有奏效。家裡不知道這樣關下去要到那一天?我們不知道他(身體)能堅持到什麼時候,他也說“不知道哪一天倒下去就起不來了”,所以我們家屬都心裡堵得慌,非常難過!

王炳章博士(圖片來自網絡)
王炳章博士(圖片來自網絡)

記者:對於王炳章先生被中國政府審判關押,您有什麼看法?

王金環:我認為如果王炳章真的犯了罪,你或許可以這樣對他。但是我覺得他沒有任何的罪,他也沒有任何的對中國無禮的行為。因為去年,台灣政府已經出了文件,就說王炳章還有彭明,都沒有接受台灣的派遣,從來沒有過。對此,台灣的正式文件已經給了中國;他的兒子也去了泰國,泰國的警方出了正式文件,證明王炳章從來沒有從事過任何的破壞活動,也沒有任何的行動和跡象要炸毀中國駐泰國大使館,從來沒有過。

中國政府所判決的兩項罪行依據是:一個是在泰國,說王炳章要去爆炸中國駐泰國大使館;另外一個就是接受台灣派遣,所以我覺得這兩個重要的證據,也是中國判他罪行的這兩個說法,現在已經全都被推翻了,那麼中國現在絲毫沒有動搖這個判決。

記者:您對中國政府和社會有什麼樣的希望?

王金環:現在我們就希望,他這個中國政府,能夠真正跟這個世界,跟這個民主國家靠攏。對於我弟弟他的案件,我們永遠老是抱着這樣的希望,但是現在我們還沒有看到任何的曙光,所以我們非常的擔心。我們也是希望國際社會,所有熱愛中國,熱愛中國人民的人士,我們所有的在海外的,國內的中國人,能夠呼籲中國政府,釋放王炳章。

另據,王金環女士介紹,1979年,王炳章留學加拿大麥吉爾大學醫學院攻讀博士學位。1998年1月,他潛入中國大陸推動籌組民主活動,二周後被中共逮捕並驅逐出境。1998年2月,他參與創建中國民主正義黨,出任發言人和中國民主運動幹部學校理事會顧問。6月,他出任中國民主黨海外籌備委員會和工作委員會顧問委員。2000年2月,他出任中國民主黨海外總部顧問。

2002年6月,王炳章在越南邊境附近,遭中國派遣的特工綁架至一艘往中國的船上,在中國領土上遭公安逮捕。2003年2月,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為台灣從事間諜活動和組織領導恐怖組織的罪名判處王炳章無期徒刑。

中國改革開放以後第一批出國留學的王炳章完全有條件取得美國和加拿大國籍,但是,為了他的信念他拒絕入籍,現在所持的仍然是中國國籍。

2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