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驊又披掛上陣 矛頭直指“慶親王

【博聞社綜合】周永康6月11日被宣判無期徒刑後,6月15日,中共黨報《學習時報》刊登文章《崇禎本可不用上煤山》。文中描述,在明朝滅亡的最後時刻,最高統治者崇禎皇帝與官僚大臣之間企圖挽救危局的一些事,借古喻今意味頗濃。

崇禎本可不必上煤山
崇禎本可不必上煤山

文章寫到:甲申年正月,李自成大軍挺進山西,兩個月就可攻進北京,形勢瞬息萬變。大年初三,崇禎叫來太子辦公室的李明睿開小會,研究應急方案。李明睿主張南遷,引經據典說得有根有據,崇禎聽得入神,兩人深談了一晝夜。

不過,按明王朝的制度,皇帝的重大決策需要得到政府部門支持;崇禎暗示李明睿寫一份報告,把南遷議題公開化,試圖倒逼政府。此時,政府首席部長陳演等反對南遷,故意把消息捅出去,弄得沸沸揚揚,謠言四起,人心大亂。他還嫌不夠,要求嚴肅處理李明睿。

這些官員堅決反對南遷並非偶然,最重要的是在實際利益上:美宅良田不可能帶走,丟了北京還不知便宜誰。最要害的問題在於,南遷之後,南北兩個政府一合併,肯定要裁員,官員們思量的是俺的位子還有沒有、好不好?

這樣,大家都覺得等等看看最保險,不願輕易下賭注。在國家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機會就這樣白白流失了,最後,只能逼得崇禎上煤山自盡!——他死後僅三個小時,李自成拍馬直搗金鑾殿。而那些政治堅定、慷慨激昂的部長們血戰到底了嗎?——第二天他們就去李自成辦公室外,排隊請求安排工作。

該篇文章作者習驊。習驊也是此前中紀委官網發表的文章《大清‘裸官’慶親王的作風問題》的作者,文章借古喻今之意引發聯想。

中國目前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胡錦濤和習近平也曾多次發出腐敗亡黨論,儘管“新四人幫”已經收拾妥當,但是還有更大的老虎在蠢蠢欲動。目前,習王反腐一直受到來自利益集團的牽肘而僵持不下,一個很主要的原因是抵制派的幕後的老闆沒有被清除。

這個幕後的老闆是誰?聯想作者習驊也是此前中紀委官網發表的文章《大清‘裸官’慶親王的作風問題》的作者,便不難得出結論:這個幕後老闆就是“慶親王”。香港東網發表評論人楊彼得的文章稱:曾慶紅與江澤民的關係符合《大清‘裸官’慶親王的作風問題》暗示的諸多限制條件。巧的是,曾慶紅名字里恰恰有一個“慶”字。

此文發表的第二天,即16日,習近平赴中共遵義會議舊址遵義市進行考察。評論人士周曉輝表示:習近平前往遵義,所要傳遞的信號就是,中共再次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的歷史性轉折時刻。

從中國曆次黨內鬥爭之前,黨的喉舌總是提前發聲的規律來看,習驊這次披掛上陣預示着反腐矛頭已經直指“慶親王”。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