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充值:郭伯雄胞弟郭伯權遭起底

紅圈者為郭伯權
紅圈者為郭伯權

【博聞社綜合】日前博聞社獨家報道了中共中央決定將涉嚴重違紀違法的前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公開處理,移送軍事檢察院的消息。媒體對郭伯雄家族貪腐的報道隨即而至,其中以對郭伯雄的胞弟郭伯權在任陝西省民政廳廳長期間的貪腐瀆職行為的起底最為關注。

中國官方電視台央視專欄節目《焦點訪談》在近日披露了郭伯雄胞弟郭伯權主政的陝西省民政廳違規挪用9,000萬元公款,其所屬救災中心部分被改建成住宅並“賤賣”給幹部,還有一部分則改建成酒店牟利。曾有媒體引述知情人士話稱,郭伯權曾被巡視組當面指出有關問題。

在節目里,由陝西省民政廳提供的資料顯示,民政部於1998年下達建設陝西省救災中心綜合樓項目,但是民政廳卻延遲至2005年才開始動工,並以解決救災中心職工住房為由,擅用救災中心部分土地改建經濟適房。然而,根據大陸規定,經濟適用房應以中小型單位為主,中型單位控制在80平方米,小型單位則在60平方米左右,並銷售給住房困難職工。可是,陝西省民政廳擅自改建的經濟適用房,最小面積達100平方米,最大的更是有200平方米,並以每平方米均價2,500元的低價銷售給機關幹部。

直至2007年,救災中心綜合樓在剩餘土地開始動工,省民政廳挪用3項專項資金近9,000萬元。其中,省民政廳曾以6,000萬元的福利彩票公益金,在綜合樓興建榮譽軍人養老康復中心,但入住者卻沒有任何榮譽軍人;後來又以2,000萬元社會募捐資金,以及約967萬元扶貧周轉金,建設倉儲設施。

從央視的《焦點訪談》的節目中可看見,官媒的記者走訪該幢綜合樓,發現只有一個30平方米的房間擺放市民捐贈的物資,綜合樓側面的一幢8層附屬大樓內,則有二、三十間庫房,但是從地上積累的灰塵來看,似乎很少在使用。對於此情況,陝西省民政廳規劃財務處調研員也承認,從庫房建成到現在,絕大部分沒有使用過。此話恰恰也從側面影射出,倉儲中心從沒有發揮過國家民政部門的制定功能。

從今年5月27日開始,陝西省民政廳挪用近9,000元救災款項的消息引發坊間和外界的熱議。為此有評論甚至直截了當的指出,郭伯權作為民政廳廳長,應該引咎辭職。然而,在5月29日,中共中紀委監察部刊物《紀檢監察報》忽刊文,題目為《遏制伸向救災資金的‘黑手’》的文章,文中指出,挪用救災款情節嚴重構成犯罪,必須嚴懲。

這近九千萬救災款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陝西省民政廳顯然已經不僅僅是違紀,而是觸犯了法律。有分析認為,作為廳長的郭伯權,對於該廳嚴重挪用救災款的情況一定是知情的。分析稱,有些款項若不是郭伯權親自拍板又何以能順利將“項目”實施呢?所以,郭伯權難辭其咎,並應該承擔最主要的責任。

其實,根據陝西省委巡視組的通報和媒體的報道中不難發現,郭伯權政下的陝西民政廳,不僅存在挪用巨額救災款的違法亂紀行為,而且管理極為混亂。公眾在對挪用救災款一事怒氣衝天的同時,也不禁要問:郭伯權是如何治理民政廳?而他又是如何當上民政廳廳長的?

面對上述的疑問,也絕非三言兩語就說細緻道清楚。但是,不可忽略的是郭伯權的哥哥郭伯雄曾擔任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對於這一層“關係”是否為郭伯權的仕途形成了一道便捷的道路?

況且值得注意的是,根據陝西檔案信息網發布的郭伯權詳細履歷顯示,1994年9月至1997年7月,郭伯權擔任陝西省禮泉縣趙鎮黨委書記時,曾到解放軍西安陸軍學院軍事指揮專業學習了三年。這段軍校經歷,在官場中並不多見。

如今,中紀委刊物所刊相關文章顯示,郭伯權已經不是引咎辭職就可以全身而退了,而是必須就該廳的違法行為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習近平曾經說過,反腐上不封頂,不管涉腐者權力有多大、級別有多高、後台有多硬,只要觸犯了黨紀國法就絕不姑息。

有法律界人士認為:從刑事證據收集的角度上看,起底陝西省民政廳廳長郭伯權的貪腐,必然牽涉到郭伯雄與郭伯權之間的不幹凈的關係,以此作為依法處理郭伯雄的證據是常用的偵查手段。同時,他還認為,假設在處理郭伯雄案件的問題上不是遇到來自人事或者是證據上的困難,現在才拋出郭伯權是沒有意義的,因為類似郭伯權這種瀆職的行為在中國比比皆是。核心的證據應當是郭伯權與郭伯雄之間的內幕交易問題。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