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10年深陷經濟與政治危機 聯合國:南蘇丹政治精英非法挪用數十億美元


【博聞社】南蘇丹自2011年脫離蘇丹獨立以來,這個年輕的國家長期深陷經濟與政治危機的痛苦,正努力從奪走40萬人命的5年內戰深淵爬起來。

儘管總統基爾(Salva Kiir)和副手馬沙爾(Riek Machar)於2018年達成的停火和權力分享協議大致仍然有效,但正遭受嚴峻考驗,在履行和平進程的條款方面幾乎沒有任何進展。

聯合國南蘇丹人權委員會9月23日表示,南蘇丹領導人從南蘇丹的公共金庫和資源中挪用了「驚人數量」的金錢和其他財富,這種行為正在破壞人權並危及人民的安全。

根據委員會過去兩年進行的調查,自2018年以來,超過7300萬美元被挪用,其中包括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出現了價值近3900萬美元的「交易」。

委員會指出,這個數字只是被掠奪財富總額的一小部分;正如基爾總統本人早在2012年承認的那樣,南蘇丹的統治精英當時已經轉移了超過40億美元的資金。

人權理事會於2016年成立了南蘇丹人權委員會,其任務是監督和報告南蘇丹的人權狀況,澄清涉嫌侵權和相關罪行的責任,並提出進行改進的建議。

此次提交的報告強調了系統地非法轉移國家資源如何嚴重損害了南蘇丹公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這種掠奪還繼續助長精英之間的政治競爭,是持續的衝突、侵權和嚴重犯罪的主要驅動因素,危及可持續和平的前景。

報告還強調,南蘇丹的精英們故意採用了一種高度非正式的石油收入徵收系統,在該系統中,由於缺乏獨立監督和透明度而助長了挪用公共資金。

同樣,存在缺陷、不透明的合同付款以及採購和收入流程也被非法運作,以轉移非石油收入。

僅在一個具有代表性的案例中,委員會披露了財政部於2018年5月向人稱「紅衣主教」的蘇丹商人(Ashraf Seed Ahmed Al-Cardinal)非法支付的單筆款項驚人地佔南蘇丹2018/2019財政年度的整個「商品和服務使用」和「資本支出」總預算的21.6%。

委員會主席蘇卡(Yasmin Sooka)表示,「委員會關於政治精英腐敗、貪污、賄賂和挪用國家資金的記錄只是冰山一角」。

她說:「我們的調查準確追蹤了一筆錢是如何被轉移的。我們的調查結果揭示了貪污的模式和趨勢,其中包括政客、政府官員、國際公司、軍事人員和跨國銀行參與這些犯罪。財政和經濟計劃部、國家稅務局和一些外國公司都參與其中。」

報告強調,由於資金的非法轉移,公共當局資源不足而無法履行其法律義務,讓公民享受應得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

委員會的報告還強調,南蘇丹的石油工業由不負責任的石油財團主導,這些財團的行為造成了相當大的破壞,包括環境退化和對公民健康的損害。例如,在團結州兩個縣(Pariang 和 Rubkona),石油泄漏導致早產、死產、先天性異常或新生兒死亡、失明、男性性功能障礙和低生育率。

南蘇丹在2011年建國後不到兩年就因總統基爾和副總統馬沙爾的權力之爭而爆發衝突,至今仍未完全平息。

委員會強調,經濟犯罪的非法收益也是南蘇丹武裝衝突的主要驅動因素。

委員會專員阿法科(Barney Afako)表示,控制和轉移自然資源以及石油和非石油收入的機會極大地促成了南蘇丹的破壞性衝突,甚至是其動機。

他說:「此外,國家當局和精英們將軍事和安全機構的融資置於對公共服務、基礎設施和生計的投資之上。我們強烈敦促政府迅速果斷地全面執行《重振和平協議》第四章,這為確保南蘇丹有效的資源、經濟和財政管理提供了適當的基礎。」

委員會查明了據稱與侵犯人權和相關經濟犯罪有關的若干個人,並將他們列入機密名單,該名單將提交給人權事務高級專員,以促進過渡時期司法應對,包括調查和起訴。

委員會專員安德魯·克拉珀姆(Andrew Clapham)表示,委員會所調查的侵犯人權和犯罪行為受到南蘇丹國家立法和國際法的禁止。

他說:「南蘇丹作為《聯合國反腐敗公約》締約國,進一步受到公約的約束。因此,該公約的其他締約國可能有義務退回源自南蘇丹並被非法用於在國外購買房地產的資金。」

聯合國新聞等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