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傑:孟晚舟獲釋是誰的勝利?

美東時間9月24日下午,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通過視頻在美國紐約布魯克林聯邦法庭出庭,孟晚舟在庭上否認控罪,但檢方確認美國政府已與孟晚舟達成「延緩起訴協議」。按照協議,在孟晚舟滿足規定的條件下,美國司法部將在明年12月撤銷針對她的指控。美國法官同意孟晚舟具結保釋,以自己的個人名義擔保而無需交付保釋金。同日晚些時候,孟晚舟在溫哥華法院出庭,法官決定暫停對她的引渡程序。

北京時間9月25日晚間9點半,華為公司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包機從加拿大飛抵深圳。與此同時,被中國扣押了1000多天的兩名加拿大公民康明凱和斯巴夫也乘機回國。

據中國央視等官媒的報道,孟晚舟在飛抵北極上空時,發佈了她的機上感言。她說:「近鄉情更怯,不覺間淚水已模糊了雙眼。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我們的祖國正在走向繁榮昌盛,沒有強大的祖國,就沒有我今天的自由。」。

早在孟晚舟包機返抵中國前,幾乎所有中國官媒也口徑一致地將孟晚舟的獲釋歸功於中共的領導和中國的強盛。

第一, 什麼是延期起訴協議?
孟晚舟案件的戲劇性變化源於美國刑事審判的延期起訴協議(DPA)。DPA只是諸多刑事公訴程序暫停協議中的一種,不同的協議有不同的要求,加上美國是聯邦制,各州又有各州的叫法。比如紐約州有Adjournmentin Contemplation of Dismissal,又被稱為ACD或者ACOD,意思是休庭等待看案件能否被撤銷。加州有各種Diversion,我一般稱之為替代項目,還有Deferred Entry of Judgement,簡稱DEJ,意思是暫緩判決。

北京大學刑事訴訟法教授陳瑞華曾在文章中指出,與辯訴交易不同,延期起訴協議一旦達成,企業考驗期之內繳納罰款、完善合規計劃、接受合規監管、配合調查或者進行必要自我披露的,檢察機關在考驗期結束後一般會撤銷起訴,使涉案企業受到無罪處理。在一定程度上,暫緩起訴協議也是企業以合規換取寬大刑事處理的一種方式。

但美國的延期起訴協議在國際上也存在爭議,主要是美國檢察機關在與涉案企業達成和解協議時,享有極大的自由裁量權,這被視為違反無罪推定原則,充當了事實上的裁判者角色,有違正當法律程序的理念。為克服美國模式的局限性,英國率先確立了一種以司法審查為基礎的暫緩起訴協議制度,並將企業合規機制引入暫緩起訴協議的條款之中。在英國的影響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加坡等國也相繼確立了暫緩起訴協議制度,並加強了對這種協議的司法審查,使法院發揮了審查、監控和督促的職能。

第二,如何看待中國民族主義情緒?
中國網民也相當關注孟晚舟事件的進展,展現了濃厚的民族主義情緒。中國的新浪微博的前三天熱搜,均與孟晚舟回國的消息有關,閱讀量超過二十億次,數十萬人發留言論。
有微博網民留言說:「這是我們中國人的重大勝利!」,「祖國的強大是人民強大的後盾!」「孟晚舟回國說明三點,一、祖國的強大;二、孟晚舟沒罪;三、美加釋放了緩解與中國關係的願望。」「孟晚舟事件證明了沒有強大的祖國,哪來的小民的尊嚴」; 「歡迎回家!祖國永遠是我們最強大的背景!祝福祖國越來越好」。

我認為,孟晚舟回國掀起民族主義的高潮是很自然的,中國官媒淡化了孟晚舟9月24日與美國檢察官在庭上達成接受暫緩起訴協議,忽略孟晚舟將支付的巨額罰款。但狂熱過後,中國粉紅會發現,孟晚舟在加拿大活得很滋潤,也很享受,真正的至暗時刻是兩個加拿大公民。他們會發現,中國正在被世界孤立,經濟正在快速的衰退,憲法上寫的權利正在消失,他們只不過是中共的韭菜。當他們無法拿回銀行和企業的理財產品抗議時,維穩的大棒一樣會落到他們的頭上。

第三,美國、加拿大釋放孟晚舟是失敗嗎?
在海外社交媒體上,很多中國民主人士對孟晚舟獲釋感到失望,他們認為美國太軟弱,中共將會更加肆無忌憚。但我不這樣認為,我覺得美加釋放孟晚舟是比較明智的選擇。理由如下:
一是,孟晚舟案件的目的已經達到。延期起訴協議並非撤銷案件,只是暫緩刑事訴訟,如果孟晚舟不遵守協議條約,則可以在協議期限內的任何時候恢復指控。儘管不可能再抓捕孟晚舟,但美國可以制裁華為。美國加拿大釋放孟晚舟不僅可以換回2名人質,而且可以緩和與中國的關係,可以在氣候、朝鮮半島等問題上合作。
二是,扯下中國人質外交的畫皮。
斯巴夫在今年8月被中國的法院裁定構成「為境外竊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5萬元、驅逐出境。康明凱則被指控「為境外刺探國家秘密和情報」,案件已完成審訊但未有宣布判決。
有評論指出,西方國家普遍認為中國玩弄人質外交,中方則回應說是依法辦案。9月2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還在北京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兩名加拿大人「康、邁犯罪鐵證如山」,與孟晚舟事件「性質完全不同」。但這兩個「犯罪鐵證如山」的加拿大公民在孟晚舟重拾自由後不久就獲釋,「似乎顯示已經放棄偽裝」。
美國《紐約時報》指出,孟晚舟獲釋不代表美國會放鬆對華為的追訴。美國司法部對華為的形事控訴仍在,且美國檢方可能會拿孟晚舟在協議里坦承不法的供詞當作證據,繼續對付華為。
台北的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丁樹范認為,拜登其實是為了化解對加拿大的困擾,以團結盟邦。他說:「拜登現在可能一個最大的(重點),就是怎麼樣來團結盟邦。就是說,凡是會給盟邦造成困擾的,如果能夠解決,就盡量解決,我覺得這可能是拜登政府的想法。因為坦白講,美國跟盟邦,固然他們對中國有大的顧慮,可是(在)具體處理中國問題(時),因為他們各自利益不一樣,所以也就是說,拜登政府怎麼有效的協調這個西方既有的盟國,這是不容易的事情。」

通過孟晚舟和康明凱、斯巴夫的處境比較,我們會發現中國沒有司法獨立,法官只是政治的附庸,是中共的刀把子。孟晚舟被捕僅僅10天就出資1500萬加幣獲得假釋,居住在自家舒適的豪宅里,並可在附近小區帶着電子追蹤腳銬自由行動;而兩位加拿大公民則不能替自己辯護,沒有任何自由行動的可能;孟晚舟的案子在加拿大是公開審理的,有一個強大的律師團隊為她辯護;加拿大兩位公民連外界探視都受到嚴格限制,很長時間不知關押在何處,一直處在嚴酷的囚禁狀態。同為司法案件,但我們可以從中看到中國政治制度的落後和野蠻。

有朋友會問,美國和加拿大政府如此政治操作是否也體現了西方司法的虛偽?我的看法是,西方司法的獨立性主要體現在法官獨立上。孟晚舟案件在加拿大審理已近三年,期間法官多次舉行聽證會,其程序之嚴格連孟晚舟也不得不承認。檢察官屬於政府部門。檢察官提出與孟晚舟簽定延期起訴協議符合美國刑事審判制度,加拿大法官根據美國的協議釋放孟晚舟合法有據。

第四,中國贏了嗎?
面對中國高漲的民族情緒,有朋友會問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否定的,中國不僅沒有贏,相反輸得很慘。何以見得?
一是,中國什麼都沒有得到。美國對孟晚舟只是暫緩訴訟,但並沒有撤銷案件。
二是,人質外交指控板上釘釘。人質外交是愚蠢的,因為今天是21世紀,一個根據中國法律無罪的加拿大人,因為一個與他沒有任何關係的孟晚舟案可以被中國無辜抓捕判刑,是何等的荒謬和野蠻。改革開放四十年後的中國終於與北朝鮮一樣成為了流氓國家。人質外交使中國與西方文明世界的對抗將會進一步升級,中國也將進一步被孤立。
三是,中美對抗會進一步加強。北京獨立政治評論人士吳強認為,孟晚舟獲釋並不意味着加中和美中關係呈現緩解的態勢。他說:這僅僅表明過去三年的孟晚舟事件暫時告一段落。孟晚舟的認錯算是結束她個人的法律糾紛,但是對華為公司、對中國來講面臨引爆,並惡化中國與民主世界的關係。「西方世界對中國,以及中國企業在全球化、在國際關係中的倫理,表示深深的懷疑。無論是華為公司所扮演的破壞禁運規則,還是中方在孟晚舟被要求引渡之後所採取的人質外交模式,以及對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的沙文主義的報復,其實都在加速西方戰略聯盟關係的形成。」

現在,我們總結一下。孟晚舟獲釋回國儘管激起中國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但美國和加拿大是真正的贏家,因為他們得到了孟晚舟的巨額罰款,也並沒有撤銷案件。相反隨着孟晚舟的獲釋,中國人質外交的畫皮被戳穿,被貼上流氓國家的標籤,將會進一步促成西方國家覺醒,共同對抗極權中國。儘管中國愛國粉紅對孟晚舟的獲釋激情澎拜,但他們終會明白自己與孟晚舟處於不同的世界。孟晚舟可以在加拿大享受奢侈的生活,可以為保釋一擲千金,回國有包機伺候,而他們卻除了負債,一無所有。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