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舉行首次海上戰略聯合巡航 未來或將常態化

【博聞社】18日,日本防衛省幕僚部發布消息稱,日本海上自衛隊發現中俄10艘艦艇當天上午8時通過津輕海峽,這是中俄艦艇編隊首次同時通過津輕海峽。軍事專家對《環球時報》分析稱,這表明中俄海軍在完成“海上聯合-2021”演習後組織進行了聯合戰略巡航,而且此次巡航繞日本一圈的可能性非常大,這充分體現出中俄在維護地區和平穩定方面具有高度的政治和軍事互信。

當地時間10月11日下午1點左右,日本海上自衛隊發現以南昌艦領銜的中國海軍艦艇編隊穿越對馬海峽向東北方向航行進入日本海,參加14日開幕的中俄“海上聯合-2021”。據俄羅斯太平洋艦隊新聞部門發布消息稱,俄中海軍“海上聯合-2021”聯合軍演17日在日本海落幕。演習期間,兩國海軍共開展了20多項作戰訓練。

日本自衛隊統合幕僚監部18日晚間通報,當天上午8時在北海道奧尻島西南的日本海發現正在向東航行的中俄海軍編隊。編隊由10艘艦艇組成,中俄各5艘,其中中國海軍艦艇分別是055型導彈驅逐艦南昌艦、052D型導彈驅逐艦昆明艦、054A型導彈護衛艦濱州艦、柳州艦以及和“東平湖”號綜合補給艦。俄方艦艇分別為大型反潛艦“潘捷列耶夫海軍上將”號、“特裡布茨海軍上將”號、電子偵察船“克雷洛夫元帥”號、22350型護衛艦“響亮”號以及“俄聯邦英雄阿爾達爾·齊登扎波夫”號。

對此, 海軍研究院研究員張軍社19日對《環球時報》表示,根據有關國際法,津輕海峽是適用航行和飛越自由制度的非領海海峽,各國軍艦均享有正常通過的權利。此次中國和俄羅斯海軍艦艇編隊經過津輕海峽駛入太平洋,完全符合國際法和國際實踐,個別國家不應對此說三道四。

津輕海峽位於日本本州島和北海道島之間,是聯繫日本海與北太平洋的重要航道。

日本法律規定領海為自領海基線起12海里內,本來根據這一規定,津輕海峽可以被全部劃為日本領海。但日方將津輕海峽等五個重要水道的領海定為3海里,因此海峽中間存在一條公海航道,可供各國自由通航。

多位日本前外務省官員此前證實,日方之所以留出公海航道,本來是為了方便美軍核動力艦艇自由出入。

中俄舉行首次聯合海上戰略巡航,未來或將常態化

與以往不同,演習結束之後中俄海軍艦艇編隊並沒有舉行分航儀式,而是同時現身津輕海峽,很明顯這是雙方舉行了聯合海上戰略巡航,並且是首次。

軍事專家宋忠平對《環球時報》表示:“津輕海峽是公海,中俄艦艇編隊通行完全符合國際法。津輕海峽很窄,中俄艦艇編隊數量比較多,這恰恰體現出中俄在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上具有高度的政治和軍事互信。”

中俄“海上聯合-2013”演習之時,參加演習的中方7艘艦艇通過對馬海峽進入日本海。演習結束之後,部分參演艦艇通過宗谷海峽,從日本海駛向太平洋,之後穿過宮古海峽返回東海。這是中國艦艇首次繞日本列島航行一周,當時引起了日本防衛省的高度關注。

對於此次中俄首次海上戰略巡航行動路線,宋忠平認為“繞日本一周可能性大”“從北太平洋,進西太平洋,從宮古海峽或大隅海峽返回。”有軍事分析人士稱,如果是過了津輕海峽右轉南下,折向宮古海峽或大隅海峽,進入東海, 這樣的話是繞日本本島一圈。但另有一種可能是過了津輕海峽左轉北上,折向宗谷海峽,進入日本海,繞日本北海道島一圈。

“首次”之所以被額外關注,其意義在於一個新的起點以及未來的常態化,對於中俄而言更是有先例的。2019年,中俄曾組織實施首次聯合空中戰略巡航,2020年12月中俄再次實施第二次聯合空中戰略巡航。這表明中俄空中戰略已經形成機制化,實現了常態化。而且兩次巡航都選日本海、東海方向,說明中俄對此方向的戰略穩定抱有持續的、共同的擔心和關注。不出意外的話,2021年,中俄很大可能會再次進行第三次聯合空中戰略巡航,屆時規模和機型也可能會有所變動。此外,值此之際,中俄空中戰略巡航是否會和中俄海上聯合戰略巡航聯動,進行海空立體化戰略巡航,值得關注。

環球時報/觀察者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