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緬甸民主化進程中大量國資流入軍政府密友腰包

 緬甸政府軍少將Ko Ko
緬甸政府軍少將Ko Ko
【博聞社綜合】美國《外交政策》近日撰文稱,緬甸軍政府在「走向終結」前孤注一擲培植的利益集團已成為這個國家經濟改革的障礙。

2011年,緬甸原軍政府總理登盛脫下軍裝,成為總統,宣布要為人民提高生活質量。此前,軍政府宣布的國有改革,已使大量資產流入少數人腰包。這些人被緬甸百姓稱為軍政府的「密友」,民主轉型後,「密友」依然與現政府和軍隊保持了微妙的關係。

《外交政策》稱,現政府繼承了軍政府遺留的大量國有資產,它們依舊以極不透明的方式和低廉價格在一場場閉門拍賣會上流入商業大亨囊中。

集中國有資產的巨賈

軍政府時期,私有企業需要獲得政府批准才能開展業務,統治階層往往會選擇和軍官私人關係緊密以及支持統治階層的人群展開合作。

「已知統治就要結束,將軍們希望做最後的賭注,讓親信獲取暴利,以便在新政府到來時,繼續贏得支持。」《外交政策》說。

緬甸"太上皇"丹瑞大將
緬甸”太上皇”丹瑞大將

國際媒體批評稱,政府官員可以藉此從中牟利,並要求對方在大選中支持自己,同時提高公務員待遇,為前軍政府高官發放高額養老金。

「他們並未考慮在以農業為主的國家,掠奪耕地的行為會激怒民眾。」《外交政策》寫道,「民選政府上台後,向巨賈兜售資產的行為沒有改善。財富的大量集中,抑制了國民經濟新興階級的興起。」

大緬甸集團(Max Myanmar Group)的創始人佐佐(Zaw Zaw)便是與前軍政府交好大獲其利的代表。

維基解密稱,上世紀90年代,佐佐在日本生活時打起兜售汽車的主意。1994年佐佐回到緬甸,向高級軍官求助。

佐佐與丹瑞將軍的孫子關係緊密,《外交政策》寫道。

而一位緬甸記者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認為,「儘管在2011年退位,丹瑞依然在幕後操縱這個國家的很多方面。」

2013年,佐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政府才有項目,不跟他們合作,還能跟誰呢?」

這種特殊關係促使佐佐拿下了進口汽車和摩托車的唯一合同,隨後,他又涉足包括內比都建設工程在內的政府重點項目。

由於和軍政府的緊密關係,美國財政部在2013年將其列入制裁名單。2014年美國國務卿克里到訪內比都時卻沒能避免下榻佐佐公司投資的酒店。

緬甸民主能給人民帶來幸福嗎?
緬甸民主能給人民帶來幸福嗎?

《紐約時報》曾報道,在緬甸展開史上最大型的私有化時,包括房地產、加油站和航空公司在內的300多個國有化項目,使軍政府及其盟友大發橫財。

佐佐在得到開設銀行和水泥廠的許可證後,曾表示「對於這兩項,我真的非常感激,我想對上屆政府說『謝謝』」。

據消息人士向澎湃新聞透露,另一個與緬甸軍方交好的巨賈岱扎(Tay Za),與丹瑞的兒子關係緊密。

公開資料顯示,岱扎生於1964 年,1987 年從軍校退學,隨後在一名高級軍官的幫助下,建立了圖貿易公司(Htoo Trading Company),自此開啟了與軍政府的合作歷程。該公司的主營業務涉及珠寶、採礦、配送和房地產行業。

岱扎取得了包括克欽邦、勃固省和德林達依省等地方的木材砍伐權,從事木材進出口業務。這些地區的少數民族武裝長期與緬甸政府處於對抗關係。

上述消息人士稱,岱扎在去緬北某個地區時,曾讓秘書準備了4輛一模一樣的豐田巡洋艦越野車以備用。

2014年岱扎在一篇文章中指責美國政府關停他的海外銀行賬戶,而美國政府懷疑他名下的一家新加坡投資公司和朝鮮有生意往來。至今,他名下的圖貿易公司依舊因和軍隊關係緊密,涉及軍火貿易,位列美國政府的制裁名單。

急需改變的寡頭經濟

《外交雜誌》寫道,儘管國際金融集團(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和亞洲開發銀行都呼籲緬甸政府提高透明度、設立問責制、促進可持續發展、戰勝貧困,但都沒能有效改變私有化過程中的這一問題。

在軍政府時期聲名鵲起的24位富豪,儘管受到了美國的制裁,但都沒能影響他們成為巨賈。
由於數據的缺乏,很難知曉這些私有化交易在GDP中的佔比,但他們已逐漸佔據銀行、道路、農場、機場、工廠、加油站、水壩、寶石礦山、港口、酒店、通訊等關鍵行業。

《外交政策》認為,儘管登盛沒有參與到「創造」大亨的過程中,但依舊是寡頭政治制度化的見證者。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自2013年起,緬甸GDP一直保持了8%的增長速度。這一增長主要由「密友」控制的建築、製造、服務和天然氣行業引領。

近日,一份名為《翡翠:緬甸的「國家大機密」》的報告指出了政要家族在翡翠貿易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包括前國家首腦丹瑞、執政黨的骨幹部長翁敏和貌貌登都涉足其中。「這個龐大的產業的控制者包括前將軍、受美國制裁的毒梟和武裝分子。這些精英人士以匿名公司和代理人作為掩護,攫取著巨大的利益。」

目前,緬甸的人均GDP為1105美元,依然位列亞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外交政策》認為,緬甸目前仍有許多緊要的事情需要解決,包括種族迫害、民主改革的倒退以及反對派的錯誤決策。但私有化過程中出現的問題以及可能產生的後果,卻遠遠沒有得到重視。

「決策層對這一問題的處理結果將決定緬甸未來幾十年的經濟結構,正如前蘇聯的經驗教訓,隨著時間推移,寡頭政治將更加根深蒂固,財富向少數人群的高度集中。這一問題若不得到改變,緬甸新創造的經濟秩序也依舊是建立在幾十年獨裁之上的秩序。」《外交政策》寫道。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