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學者:習近平紀念胡耀邦講話曝中共仍堅拒政治改革 人治高於一切

【博聞社綜合】BBC中文網24日刊登旅美學者吳祚來評論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紀念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百歲冥誕的座談會上的講話,認為習將胡耀邦與自由化思潮切割開,避而不談胡耀邦被迫下台的冤屈,而將其一生看成為共產主義奮鬥的一生,為人民服務的一生,顯見中共中央仍堅拒民主自由的政治改革。而習在講話中繼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之後,第二次揭露中共最高領導核心可以不是中共總書記,而是權威凌駕於其上,享有即便犯罪錯也有絕對豁免權的領導核心人物。這種超級內部規矩昭示中共喊得震天嘎響的「法治」只是假象,「人治」仍高於一切。

吳祚來指出,習近平紀念胡耀邦講話雖然是一篇關於胡耀邦的宏大的政治敘事,看似以極高規格紀念中共前總書記。但通篇敘事將胡耀邦矮化為一個「紅小鬼」,一個中共體制內執行任務得力的幹將,只有個性而沒有思想,只有聽令的使命,沒有決策的頭腦。

吳祚來說,從習近平在講話中五處提到鄧小平對胡耀邦肯定,透露出其將鄧小平定位在中央總書記之上,是核心,而總書記只是中共的「首席執行官」。吳祚來表示,習近平認為胡耀邦「一身正氣、品節高尚」,是中共黨內罕見的良心代表,中共轉型或撥亂反正之時,特別需要這樣有作為的官員,去充當核心人物的馬前卒,去拚搏去戰鬥,為突破過去的禁區殺開一條血路。

而從習在講話中引用馬克思的用人觀:馬克思說,為了實現思想,就要有使用實踐力量的人。胡耀邦同志崇尚幹實事,他希望領導幹部不要當平庸之輩,更不能當昏聵之徒,而是要做有為之人。這徹底顯示中共前總書記被現任總書記定格在實踐者的層次上。文革時代,中共要實現的是毛澤東思想,改革開放之時,要實現的是鄧小平理論,現在呢,要落實的是習近平提出的夢想,無論是思想、理論還是夢想,都需要執行人,習近平無疑在說,自己的手下,需要胡耀邦這樣的執政官,需要工具人格的胡耀邦。

吳祚來進一步指出,習近平不提胡耀邦的良知良心,只讚美其工具化人格,這顯然是矮化了胡高貴的品格,也沒有把胡當成中共最高領導人看待,只是將其當成鄧核心的一個助手。既然是鄧核心的政治助手,鄧打壓或解聘胡耀邦,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而從鄧胡兩人的關係延伸而來的,是中共黨內基於怎樣的秩序或規格,將鄧小平定位、定格在「核心」這樣一個置高無上的精神領袖位置上了呢?新的核心又將如何確立?

吳祚來表示,當時的胡耀邦既是中共中央主席,又是中央委員會總書記,按照中共黨章他理應是領導核心,按照中共的規矩,所有的中央委員、中共黨員都應該團結在以胡耀邦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周圍,同心同德,改革開放。

但在黨的最高領導人之上,居然出現了一個領導核心,中共中央都得按照這個核心的政治意志辦事,一旦與核心觀點有異,或者核心對其不信任,甚至被人為挑撥,都可能讓中共的最高領導人蒙冤受辱。這如同政教合一的國家,在具體的國家領導人之上,還會有一個精神領袖。

吳祚來認為,習近平無疑在坦承:鄧小平當時是中共最高精神領袖,他有絕對的領導權,並可能行使特別否決權,終止任何一個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政治生命。

胡耀邦之後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正是公開說出了中共最高決策權在其「精神領袖」鄧小平這樣一個黨國機密,所以遭到鄧小平的痛恨,並因此齣局,最後的歲月一直被囚禁。

這樣一個嚴峻的詰問,今天又一次拋向習近平:中共內部,是如何產生精神領袖或領導「核心」的?胡錦濤任中共總書記期間,江澤民是不是也因是領導核心,所以可以掌控胡中央?現在是習中央,如果按中共規矩,習會不會在有生之年,像鄧小平一樣,即便退休二線,不擔任中共總書記,但仍然可以是中共的精神領袖,可以主宰以後中共總書記的命運?

吳祚來說,我們還看到這樣一個既成事實,只要存在一個領導核心,那麼,中共的總書記就只有責任,沒有權威,而核心(「精神領袖」)本人,只有權威,沒有責任。從毛澤東與鄧小平這第一代與作為第二代領導核心就說明了這條「規則」。

吳祚來最後說,習近平要通過紀念胡耀邦,完成習家對胡家的私誼回報,因為胡耀邦在習仲勛平反過程中,起著決定性的影響,但習近平又不願意或不能夠追究加害胡耀邦的保守派們的責任,所以,習要做的,就是極盡縫合之能事,絕口不提鄧、胡之間最後的衝突,長篇大談鄧對胡的認同與讚揚,並將胡的行為抬升到追求共產主義理想的高度,以完成紀念講話充滿正能量的宏大敘事。

而中國中央電視台播放當年人民日報對胡耀邦出任總書記時的報道,居然將趙紫陽的照片刪除,乾坤大挪移、歷史虛無手法,可謂登峰造極,令世人驚嘆。它體現了一個中共宣傳精神:歷史要服務於宣傳,宣傳服務於政治,政治要聽令於中共最高權威或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