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鴻橋自縊一月之後 中國最大券商被查

untitled【博聞社綜合】2015年註定被列入中國證券業的歷史。股市跌宕,官員與操盤者接連被約談或者調查,喧囂之下波雲詭秘。陳鴻橋掌管的國信證券也未能倖免。11月26日,國信證券公告稱,該公司已經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在不久國信證券掌門人陳鴻橋已經自殺身亡。業界人士認為陳鴻橋自殺與國信證券被調查有着一定的聯繫。

陳鴻橋,生於1966年,湖南攸縣高和鄉人,1988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國際經濟系。2003年起任深圳證券交易所副總經理;2014年6月起至今正式出任國信證券總裁。陳鴻橋還曾兼任國務院戰略性新興產業決定文件起草小組與專家諮詢小組成員、科技部創新基金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國家開發銀行專家委員會委員。據國信證券內部人士反映,陳鴻橋算是學者型的官員和領導,專業素養非常高。2015年10月23日早上六點,陳鴻橋在深圳福田區陽明山莊家中被發現自縊身亡的,引發金融業界的震驚、哀悼與猜測。

深圳市一位政府官員稱,陳鴻橋離開人世,是他「掙扎數月,反覆思量之後的最後選擇。」 陳鴻橋在深圳,乃至中國的證券業舉足輕重。國信證券總部位於深圳,總資產為行業前十,去年底上市;之前,陳鴻橋在深交所也有多年履歷。深圳金融業界大多認為,陳鴻橋富有才華,兢兢業業。部分陳鴻橋朋友還描述,他是一個有雙面特徵的人,在人多的時候會表現得很正能量;人少的時候,就會顯得消沉悲觀。

6月中下旬開始,隨着股市斷崖式下端,以及接踵而來的救市、監管層調查,中國內地券商的兩融以及配資業務也受到了極大壓力。圍剿配資等監管行動,給券商資本中介業務帶來很大影響, 9月國信證券的營收和凈利環比降幅都超過了50%。陳鴻橋身上的壓力可想而知。國信證券被監管層內部通報和相關高管人員被約談,或許加重了陳鴻橋的壓力。

9月初,一份名為《國信證券股指期貨異常交易情況的通報》廣泛流傳。一位深圳券商行業資深人士表示,這一通報曾經傳達給各大券商,隨後,監管層亦對國信證券高管人員進行約談。這也被認為是陳鴻橋出事的原因之一。該通報中,對於國信證券「惡意做空」行為,進行了詳盡的描述。通報寫道:「8月5日上午11點12分3秒至11點14分47秒期間,滬深300期指主力合約價格快速下跌超0.7%。國信證券自營套保賬戶在此期間大量開空單,對市場價格造成較大影響,構成《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期貨異常交易監控指引(試行)》(下稱《指引》)第五條規定的異常交易行為,中金所已對相關賬戶採取限制開倉措施。」 根據通報,國信證券還存在為外資公司司度(上海)貿易公司,大規模融券賣空交易提供便利行為。

根據通報內容,證監會機構部已請深圳證監局對國信證券主要負責人、分管自營業務高管人員進行談話,責令公司對相關責任人員進行內部追責。

司度公司在股災救市期間成為了市場焦點,7月末滬深兩地交易所對頻繁申報或頻繁撤銷申報,涉嫌影響證券交易價格的24個賬戶採取了限制交易措施,其中之一便是司度貿易公司,司度大股東是全球最大的對沖基金之一Citadel。8月2日晚間,Citadel發表聲明稱,確認司度(上海)貿易有限公司賬戶被深交所限制。不過,Citadel同時表示,無論是以往,還是近期均與中國監管部門保持積極溝通,並將「一如既往遵守中國的相關法律法規,繼續合法開展各項經營」。最近包括總經理程博明等高管屢屢被查的中信證券,亦被認為與司度有所牽連。根據工商註冊信息,司度公司創始股東為深圳市中信聯合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和Citadel,其中,中信聯創在去年11月17日將股份全數轉讓給Citadel。因此有市場聲音質疑,中信證券聯手國外資金做空A股。中信證券旋即發佈公告澄清,中信聯創於2010年出資100萬美元投資司度貿易,佔20%股權。該股權已轉讓,目前中信聯創並未持有司度貿易股權。

除了「惡意做空」的指控,業界認為,前深交所主席、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被調查影響了陳鴻橋。從履歷看,陳鴻橋自2003年起擔任深交所副總經理,張育軍則在2000年至2008年擔任深交所總經理、黨委書記,兩人也是北大校友。

陳鴻橋的住所,正位於深圳筆架山腳的陽明山莊。該山莊緊鄰筆架山公園,距離紅嶺中路,國信證券的總部大樓僅數個路口。陽明山莊的單位,轉讓價格為每套千萬以上,住客「非富則貴」。不過部分對陳鴻橋有認知的居民,皆言陳衣着簡便,看上去不像金融業的高管。

陳鴻橋的出身並不富裕,他童年貧寒,生活在一棟兩層高的白色老房中。1984年,作為攸縣一中的文科高考狀元,少年陳鴻橋考進北京大學,實現了人生的重大飛躍。不過,一位北大同學回憶,陳在學生宿舍里就有一點神經衰弱的跡象,譬如晚上不容易入睡。這種神經衰弱一直伴隨着陳鴻橋,甚至愈演愈烈。在出事前幾個月,離開公開場合的學究、謙虛與西裝筆挺,陳鴻橋越發沉默寡言。10月23日,陳鴻橋在家中自縊去世。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