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媒起底香港”白瑪奧色法王”吳達鎔:是騙子還是「活佛」?

吳達鎔(中)和兩大第子張鐵林、呂良偉
吳達鎔(中)和兩大第子張鐵林、呂良偉

【博聞社】11月底,一段「白瑪奧色法王為著名演員張鐵林主持坐床儀式」的視頻,在各網站流傳,片中的「白瑪奧色法王”端坐龍床,為醜聞不絕的知名藝人張鐵林主持加冕坐床儀式,並授以法號、袈裟、冠冕等。”張鐵林坐床成活佛”立即成為熱門話題。而為他主持儀式的”白瑪奧色法王”,連日來也成為各媒體追蹤的對象。

北京新京報今日刊出對這位實名叫吳達鎔的香港人的起底文章,拫揭露他是如何從一個默默無聞的風水師,變身為「白瑪奧色法王」,「唯一的國際最具影響力的精神智慧導師」的。

吳達鎔,在很多了解他的人眼裡,他的身份曾經是——賣箱包和動漫公仔的年輕人、不拿羅盤的風水先生、「虔誠的佛門弟子」。但現在,他的身份變成了「白瑪奧色法王」,「唯一的國際最具影響力的精神智慧導師」。日前,四川噶陀寺、莫扎法王分別發表官方及個人聲明,否認白瑪奧色法王的活佛身份。

徐超(化名)一眼就認出了吳達鎔。為張鐵林舉行的「坐床」儀式里,坐在九龍椅上、高高在上的法王,就是吳達鎔。「我以為那是在演戲。」同為佛教徒的徐超說,「場面太誇張了,很多儀式也不符合藏傳佛教儀軌。」

  2013年以後,更多人不直呼吳的本名,而稱之為「白瑪奧色法王」。但在很多了解他的人眼裡,吳達鎔的身份曾經是——賣箱包和動漫公仔的年輕人、不拿羅盤的風水先生、「虔誠的佛門弟子」。而十幾年過後,在吳達鎔任主席的公司官網上,他的身份變成了「唯一的國際最具影響力的精神智慧導師」。

  徐超覺得老鄉吳達鎔「迷失了」。

  年輕風水師

  福建泉州人徐超熟知吳達鎔的家世,與他一直有聯繫。現年39歲的吳達鎔出生於福建泉州南安市。父親吳志勇是肛腸科醫生,母親林碧蘭是中醫推拿師。徐超介紹,1984年,吳達鎔8歲時,父母帶着他和妹妹遷居香港。「吳達鎔的舅舅是香港一名成功的服裝商人,他們當時過去找他。」按照吳達鎔的自述,中五畢業後,他進入一家日資百貨公司上班,很快升為領班。在此期間結識了現在的妻子——一位忠實的佛教徒。

2009年,白瑪奧色受邀觀看某場演出
2009年,白瑪奧色受邀觀看某場演出

  徐超說,吳達鎔的妻子叫吳慈欣,也是泉州南安老鄉。張鐵林坐床儀式視頻中,張鐵林向白瑪奧色法王獻曼扎、蓮師像、經書等,走在張鐵林前面戴眼鏡的女子,即為吳慈欣。據徐超了解,吳達鎔在香港的發展起點不高,剛畢業後,他以擺地攤賣首飾為生。

  1998年,在港發展不順的吳達鎔隨母親回到老家泉州。這是時隔14年後,吳家人第一次回到泉州。居住在寶洲路石頭砌成的老房子里。「只有約50平米。」他從香港進貨手機、牛仔衣褲、西服、箱包等物品,在泉州中山中路開店。

  在徐超的記憶里,那時的小吳「精神帥氣」,身高1.76米,留5公分左右的頭髮,T恤、牛仔褲都是當時緊追潮流的款式。這期間,由於母親信佛,吳達鎔開始接觸密法。看過一些佛法書籍後,小吳開始給人看風水。

  徐超記得,吳達鎔並不拿羅盤,「有一次,他到一戶人家看風水,轉了一圈後指出,房間應該豎個屏風,意為廣開財路。」年輕那會兒,他始終沒離開做生意。1998年到2000年初,吳達鎔往返於香港和泉州,後期,他開始做木雕佛具、佛像的買賣。

  庄老「跟班兒」

  木雕佛像的生意改變了吳達鎔的生計。2000年初,一次偶然的機會,吳達鎔結識了庄世平。徐超說,他為庄老做了一尊木雕觀音菩薩像,獲得老先生的賞識。

  庄世平,原籍廣東普寧縣,是香港著名僑領、慈善家,頗具影響力。2002年,庄世平與吳達鎔一起創立香港佛教文化產業有限公司。那年,吳達鎔26歲。公開資料顯示,這是一家在香港註冊的非營利慈善機構。機構成員由分佈在兩岸三地及多個不同國家的社會名人、各佛教領袖組成。

  他隨庄世平周遊國內、國際各大寺廟,送佛像,並由此結識佛教界領袖。事業真正的起步了。之後的幾年裡,吳達鎔常伴庄老左右,但低調謙遜。照片中,他剃了頭髮,穿西裝。合影時,站在並不顯眼的位置。

  莫扎仁波切第一次見到吳達鎔是在2005年,「當時他的身份是一名在家居士,他承諾印刷一萬冊《聖大解脫經》,念他誠心向佛,我為他傳了《聖大解脫經》。」

  2007年,時年97歲的庄世平去世。香港一位熟識吳達鎔的人士介紹,當時吳身在韓國,為庄老舉辦了一場追悼會。吳達鎔至今保持着對庄老的尊重,他在多個場合表達過對庄世平的敬仰。在此之後,吳達鎔開始陸續以仁波切、活佛、法王的名頭行走江湖,開始獨立運作香港佛教文化產業有限公司。該公司的現任主席顯示為白瑪奧色法王。

8月23日,香港,白瑪奧色主持法會
8月23日,香港,白瑪奧色主持法會

  廣收信徒

  徐超去過一次這家機構。「有很多佛像,包括漢傳佛教、藏傳佛教、唐密等各個派別的佛像。」徐超說。出生於福建泉州的香港人李成(化名),在2006年左右結識吳達鎔,與之關係密切。李成說,吳達鎔當時主要是收信徒供養和信徒請佛像的費用。「如果有人請佛像,他會開大價錢,佛像入手價格數千到一萬港幣,出手收幾萬到幾十萬港幣。」

  李成介紹,由於香港當時只有不到10位信徒,吳達鎔打算到泉州發展信徒。2007年到2009年間,李成和吳達鎔多次到泉州,「當時他住在酒店,以上師的身份招攬信徒。」隨着信徒增加,吳達鎔在泉州開了「觀自在」會所。

  最早的「觀自在」,在豐澤街商住兩用的君逸大廈里。昨日,大廈物業管理人員帶記者見到了當年「觀自在」開辦的場所。該樓的2層有間百餘平米的大廳,裏面有兩個房間,如今已落滿灰塵,「觀自在」在幾年前關閉,再有人來尋找時,物業人員便讓他們到津淮街打聽。

  儘管會所幾經更換場所,但「觀自在」的名字一直保留,成為吳達鎔在泉州發展信徒的大本營。這段時間,徐超見過吳達鎔,他剃髮蓄鬍,「他私下裡說,這樣看起來成熟穩重,有上師的老修行派頭。」

  公開資料顯示,香港佛教文化產業在福建泉州寶洲路有公司,主要經營「佛教用品、佛像、工藝品、禮品」等產品。「現在已經倒閉了。」徐超說。在泉州從事佛像、工藝品製作的商人林先生曾與吳達鎔打過交道。

  「六七年前他從我這裡買過佛像。」林先生說,那時的吳達鎔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佛家弟子」,不像現在有各種活佛、法王的名頭,「還是從很佩服他的,拿出上百萬捐佛像給寺廟。」吳達鎔的信徒越來越多,李新(化名)就曾是其中一個。「和他在一塊時,覺得他一直在做功德,幫了很多人,像個導師一樣。」但李新後來還是從信眾中脫離出來,問及原因,他回復「無緣」。

  「活佛」巔峰

  同樣是在這段時期,吳達鎔開始與明星藝人頻繁接觸。公開資料顯示,2007年,演員胡軍、歌手王蓉等接受香港佛教文化產業執行主席吳達鎔的邀請,擔任香港佛教文化產業——佛教音樂委員會委員(演唱委員會)。

  隨後,呂良偉和張鐵林等人也陸續加入白瑪家族,成為吳達鎔的弟子。在此後的諸多慈善演唱會上,都有這些明星參與。白瑪奧色法王的巔峰時期,始於2013年,當時,他創立的世貿促進會改名為世貿聯合基金總會。

  據香港公司註冊處資料,世貿聯合基金總會全稱為世貿聯合基金總會有限公司,是一家擔保公司。這家公司共有10位董事,均為自然人身份。其中三人為吳達鎔、吳志勇(吳父)以及吳慈欣(吳妻)。吳達鎔不僅是世貿聯合基金總會中央議會主席,也是基金會的創辦人。

  梳理世貿聯合基金總會官網資料,吳達鎔的頭銜越來越多,最終成為「唯一的國際最具影響力的精神智慧導師」。香港一位不願具名的佛教徒認為,白瑪奧色法王懂得社交遊戲規則,善於整理資源,他有辦法邀請政商名流來參加自己的活動。

2012年4月22日,香港,白瑪奧色和多位藝人出席某活動記者會
2012年4月22日,香港,白瑪奧色和多位藝人出席某活動記者會

  在此期間,他的活動範圍擴展到美國、韓國、澳大利亞、中國香港等各地,均有演藝界明星為之站台。同時,他開始運營生意。白瑪奧色法王大力推廣的一家公司,為天泉鼎豐集團有限公司。

  主要售賣「大氣甘露轉化系統儀」——一種能夠將水從空氣中分離開來,並去除水中的有害物質,產生「大氣甘露鮮榨空氣水」的儀器。據香港公司註冊處資料,「天泉鼎豐」於今年8月18日在香港成立。這是一家私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有兩人,其中一位為吳慈欣(吳妻),演員胡軍、張鐵林、呂良偉為公司董事。

  除了「天泉計劃」,該公司近日擴展了業務範圍,增加了智能手錶、智能手機產品。公開資料中,白瑪奧色法王在多個以公益為名的場合,推廣上述產品。

  「我是一個普通人」

  「那之後,吳達鎔開始高高在上了。」徐超說,「有一次,一位泉州信徒去香港,給他600塊錢左右的供養,他愛理不理。」今年10月4日,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白瑪奧色法王為演員張鐵林舉行坐床儀式。他坐在九龍椅上,「帝王」張鐵林評價他為「睿智」、「明智」、「英明」。「白瑪鐵林」坐床的視頻廣為傳播,把白瑪奧色法王推到了風口浪尖。

  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的幾位經師一起觀看了上述視頻,「他們都樂了。」該佛學院是中國藏傳佛教最高學府。

針對白瑪奧色法王號稱繼承了漢傳佛教與藏傳佛教格魯派、薩迦派、寧瑪派四大法統,是薩迦派和寧瑪派分別「認證」的「活佛」的說法,青海熱拉寺的薩迦派經師尕它堪布稱,一個人一輩子能精通一個教派的傳承已非常不易,白瑪奧色同時繼承漢傳佛教與藏傳佛教格魯派、薩迦派、寧瑪派四大法統,「大概除了佛祖沒人有這種能力吧。」

  12月4日至6日,莫扎仁波切、四川甘孜州民族宗教委員會、設立在甘孜的噶陀寺連續發表的三份聲明,直指吳達鎔的活佛身份造假。白瑪奧色得以立身的活佛光環頓時失色。

  昨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將噶陀寺的聲明發給白瑪奧色法王,截至發稿,未有回應。此前,他的團隊曾兩次聯繫新京報記者,欲出面回應質疑,後又無理由取消。

  在各方質疑聲中,12月5日凌晨,白瑪奧色發了一條微博,強調自己是一個普通的密宗修行人。「我是一個普通的密宗修行人。我的任務是好好修行,弘揚佛法!希望與大家結善緣!」

  新京報記者獲得的白瑪奧色與他人的聊天記錄顯示,早在3日凌晨,他便提到扔掉所有頭銜,並將26個頭銜斥為「垃圾」。「全部去掉(頭銜),我就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漢人瑜伽士。」白瑪奧色說。

吳達鎔和妻子
吳達鎔和妻子

  白瑪奧色起伏軌跡

  1976年

  吳達鎔出生於福建泉州,8歲時隨父母移民香港。

  上世紀90年代初

  中學畢業,在百貨公司當售貨員,結識當時身為自己下屬的妻子。

  2000年前後

  結識香港名流、銀行家莊世平,幫庄世平處理佛教事宜。

  2002年

  與庄世平共同創立香港佛教文化產業機構。

  2007年

  自稱在青海查朗寺「坐床」。

  2010年

  世界噶陀法脈香港分會成立,被噶陀寺任命為世界噶陀法脈香港分會常務副理事。

  2012年2月29日

  自稱在噶陀寺莫扎仁波切主持下舉行坐床賜冠大典。

  2013年6月28日

  在香港舉行「薩迦茶巴森沃法王加冕——祖古白瑪奧色法王坐床聖典」。

  2015年10月

  為演員張鐵林主持「坐床儀式」,引發公眾質疑。

  2015年11月29日至今

  新京報連發多篇報道,質疑、調查白瑪奧色法王的活佛身份。

  2015年12月4日

  莫扎仁波切發表個人聲明,表示從未認定白瑪奧色為活佛。

  2015年12月5日

  四川噶陀寺管委會發表官方聲明,稱莫扎仁波切、直美信雄仁波切從未認定白瑪奧色為活佛。

  2015年12月6日

  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民族和宗教事務委員會發表官方聲明,否認吳達鎔的活佛身份。

  ■ 回應

  四川噶陀寺:從未認證白瑪奧色為活佛

  甘孜州民宗委亦發表聲明;噶陀寺莫扎仁波切稱「被別有用心之人所利用」

  新京報訊 日前,噶陀寺和甘孜藏族自治州民族和宗教事務委員會先後發表聲明,稱直美信雄活佛和莫扎活佛都未曾給白瑪奧色認定活佛。此前的12月4日,莫扎活佛也發佈了個人聲明,其中稱「我發願一生弘揚佛法,卻不曾想年近古稀時,會被別有用心之人所利用。」

  今年10月4日,演員張鐵林在香港會展中心「坐床成佛」,而為張主持坐床儀式的「白瑪奧色法王」,同樣引發了輿論關注。近日,新京報連續刊發多篇獨家報道,質疑「白瑪奧色法王」的活佛身份。

  「張鐵林坐床嚴重損害藏傳佛教名譽」

  在白瑪奧色(本名吳達鎔)的個人網站及對外宣傳中,自稱四川噶陀寺的直美信雄仁波切、莫扎仁波切曾認證其為活佛。噶陀寺是藏傳佛教四大派別中,寧瑪派最重要的寺廟。昨日,噶陀寺網站工作人員表示,寺里僧人對白瑪事件感到很委屈。噶陀寺已就「白瑪奧色事件」發出聲明。

  聲明中說,張鐵林「坐床」一事,「引起廣大信眾的強烈不滿,此行為不符合藏傳佛教活佛轉世制度,違背傳統佛教儀軌,嚴重損害了藏傳佛教的形象和名譽。」噶陀寺稱,對於自稱「活佛」的白瑪奧色,噶陀寺直美信雄大士(已於2012年11月18日圓寂)從未授予任何活佛之認證書。

  昨日,甘孜藏族自治州民族和宗教事務委員會也發表聲明,證實直美信雄活佛和莫扎活佛都未曾給白瑪奧色認定活佛。

  噶陀寺:不允許白瑪奧色再用噶陀之名

  白瑪奧色的個人網站中稱,噶陀寺2010年曾在香港舉辦世界和平法會,同時成立了世界噶陀法脈香港分會,當時任命白瑪奧色為世界噶陀法脈香港分會常務副理事。對此,噶陀寺聲明中寫道,「世界噶陀法脈香港分會」成立後,白瑪奧色自行把「分會」改為「世界噶陀法脈總會」,並在其個人網站上作為其宣傳噱頭。

  噶陀寺還稱,在沒有經過噶陀寺允許的情況下,白瑪奧色擅自成立了「噶陀國際金剛乘中心」,利用噶陀之名開展各種活動,嚴重損害了噶陀寺的名譽。噶陀寺決定,「撤銷白瑪奧色『香港世界噶陀法脈分會』常務副理事職務,一併永久撤銷其成立的『世界噶陀法脈香港分會』、『噶陀國際金剛乘中心』。發出此聲明時日起,堅決不再允許白瑪奧色利用噶陀之名。」

  莫扎仁波切:奉勸吳達鎔先生走正途

  在噶陀寺莫扎仁波切的個人聲明中,莫扎回憶了他和吳達鎔三次見面的細節。「藏傳佛教活佛必須具備歷代轉世的記載和傳承,白瑪奧色自稱的坐床認證儀式,純屬混淆視聽。」聲明中,莫扎仁波切表示,「證據面前,一切謊言都會被揭穿,而騙子所炮製的那些所謂的證據,最終都是站不住腳的。」

  「我發願一生弘揚佛法,卻不曾想年近古稀時,會被別有用心之人所利用,造成信眾的困惑,對噶陀寺,寧瑪派,甚至藏傳佛教產生了負面影響,令我非常痛心。」聲明最後,莫扎仁波切說,「我奉勸吳達鎔先生今後走入正途。最後,對由此事件產生的負面影響,我表示深刻的歉意。」

  ■ 交鋒

  1 「他在直美信雄的書信上做手腳」

  自稱

  在「祖古白瑪奧色仁波切」官網上,吳達鎔聲稱寧瑪噶陀黃金法台之首國師直美信雄仁波切親自確認其轉世,並委任仁波切協助管理全球1300餘座寺廟。

  駁斥

  2015年12月5日,噶陀寺管委會發表聲明,稱直美信雄大士並未認證吳達鎔,其展示的所謂轉世認證證書,實際上是直美信雄授權他施主身份的信函。

  2015年12月6日,甘孜州民族和宗教事務委員會也發表聲明,亦稱直美信雄並未認證白瑪奧色。

  還原

  香港佛教產業文化官網顯示,在2010年8月,直美信雄確實授權吳達鎔擔任每年在香港舉行的「噶陀寧瑪祈願法會」的施主,以及2011年第六屆噶陀寧瑪祈願大法會噶陀旺仁波切的協助人員,並給予他授予施主身份的信函。

  噶陀寺聲明中寫道,「白瑪奧色在直美信雄大士的書信內容上做了手腳,他對外宣稱大士授權他協助管理全球1300餘座分寺並對他授予了轉世認證書,利用漢族信眾不懂藏文,嚴重歪曲事實,做了虛假宣傳。」吳達鎔還自行將「世界噶陀法脈香港分會」改為「世界噶陀法脈總會」,還擅自成立「噶陀國際金剛乘中心」,這些都嚴重損害了噶陀寺的名譽。

  2 莫扎仁波切:絕沒認定他為活佛

  自稱

  吳達鎔曾宣稱,2012年2月29日,寧瑪派教主噶陀之父黃金法台莫扎仁波切親臨香港,主持世界噶陀法脈總會、噶陀國際金剛乘中心等開光大典,同時也為祖古白瑪奧色仁波切舉行了坐床賜冠大典。

  駁斥

  2015年12月4日,莫扎仁波切發聲明澄清,「自始至終沒有授予他任何活佛的名號,更沒有舉行什麼坐床、賜冠、賜法衣大典。」

  此後兩天,噶陀寺管委會和甘孜州民族和宗教事務委員會也陸續發表聲明,否認莫扎仁波切曾認證白瑪奧色。

  還原

  莫扎仁波切回憶,2005年,他在深圳第一次見到吳達鎔,當時吳還是一名在家居士。2009年,當莫扎仁波切在成都雙流縣的家裡再見到吳,同行的兩位喇嘛說:「曾經的堪布達丁說過此人像他去世侄子的再生。」

  莫扎仁波切說,那時他以為吳是一名虔誠的佛門弟子,希望他能如法如理地為弘法事業做點貢獻,「便待他如達丁堪布之侄,但絕沒有認定他為活佛。」

  2012年2月,莫扎仁波切收到白瑪奧色邀請,為其在香港設立的噶陀國際金剛乘中心開光。開光儀式上,吳拿出了自己準備好的佛冠請莫扎仁波切戴上。莫扎仁波切回憶,當時是念及他弘法之心,並未多想就幫他戴上。但從未授予他任何活佛名號,坐床認證儀式純屬混淆視聽。

  3 茶巴森沃仁波切弟子:白瑪奧色是誰?

  自稱

  根據白瑪奧色上傳的宣傳視頻,2013年6月22日,薩迦茶巴森沃仁波切親臨香港加冕祖古白瑪奧色仁波切,賜予薩迦法王冠、法衣、法王權杖、空行母杖等稀有聖物,並於加冕儀式中,確認祖古白瑪奧色仁波切為地藏王菩薩和大威德金剛的化身。

  還原

  針對茶巴森沃仁波切是否認證吳達鎔一事,新京報記者嘗試聯繫目前其所在的澳大利亞國際金剛乘佛學院,暫時未能得到仁波切本人回復。但該佛學院一位自稱是茶巴森沃仁波切弟子的學生說,不知道白瑪奧色法王是誰。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