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談中美絲綢之路 沿途“朋友”不好交

一帶一路

【博聞社】12月9日,美國傳統基金會與全球安全研究院共同舉辦了主題為《重建絲綢之路——從歐亞大陸到歐洲:21世紀交通與能源展望》的會議。與會者就美國的“新絲綢之路”計劃和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展開討論。

據美國之音消息,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副主席何志平在此次會議上說,「凱撒大帝認為:吾親征至此,目之所及,皆臣服於朕;而中國人說:我來到這裡,目之所及,我都願意與之交朋友,然後回家」。

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全稱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2013年9月訪問中亞時首次提起這個構想。今年4月,中國宣布計劃將620億美元外匯儲備註入三家國有政策銀行,為“一帶一路”計劃提供發展資金。而與之相對的美國“新絲綢之路”一直被認為是“一帶一路”的競爭對手。雖然兩條線路在地圖上經過的國家與地區有許多不同,但其對世界政治經濟格局的潛在影響力仍為世界各國所關注。

全球安全研究院主任蓋爾·勒夫特在會上說:“雖然這兩條線路的走向不同,比如中國的‘一帶一路’不經過裏海地區,但是這並不代表它對這一地區沒有潛在影響力。”

美國的“新絲綢之路”構想的初衷是希望通過疏通地區貿易渠道推動阿富汗的重建。去年底,奧巴馬總統和習近平在北京會晤時達成協議,兩國將合作支持阿富汗建立一個民主、主權獨立、統一和安全的國家。

中國社科院今年7月發布報告分析中美絲綢之路的發展比較,文中談到美國“新絲綢之路”具有“外生特徵”,而中國的“一帶一路”具有“內生特徵”。原因是美國與線路周邊地區處於不同的經濟增長階段,難以直接參与到這些地區的經濟增長過程中。美國更多的是起到“召集人”的作用,幫助沿途地區具備自我增長的能力。而中國的“一帶一路”是中國國內經濟增長體系發展到一定階段要向外延伸的結果。中國在輔助沿途地區經濟增長的同時,更多的是希望自身也得到發展。因此中國的立場不免使一些國家感到擔憂。如哈薩克斯坦有部分人擔心與中國開展合作將更有利於中國而不是哈薩克斯坦,同時,印度的回應也相當謹慎。

對此,何志平在回應中強調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是出於“好意(good will)”, 希望與沿途各國家地區“交朋友”。“中國邀請絲綢之路沿途的國家和人民建立具有共同利益和命運的社區,沒有人掉隊,沒有人想佔領這個地區,”他說,“一帶一路”計劃是“連接中國夢和世界夢的橋樑”。

如果單看中國承諾的貿易總額,“一帶一路”將成為繼美國主導的重建戰後歐洲的“馬歇爾計劃”之後規模最大的經濟外交項目。“一帶一路”耗資1400億美元,涵蓋50多個國家的44億人口,區域經濟總量佔全球29%。而美國的“新絲綢之路”貫通阿富汗、中亞、巴基斯坦、印度等地,僅僅在中亞地區覆蓋的供電線路就耗資17億美元。

蓋爾·勒夫特認為,中美絲綢之路的願景都很吸引人,“但是最終,錢是最重要的”。他說,“你可以在地圖上畫出各種線路,你可以給出上佳的構想。但是最終,我們需要一些人掏出許多錢來投資。非常多的錢,你會開始習慣於談論幾十億的項目。”

他還談到,中美兩國在談論跨國能源項目所帶來的經濟增長之時,也必須意識到這同時也滋生了競爭、嫉妒以及潛在的政治阻礙。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島嶼紛爭仍未解決,中印邊境糾紛、斯里蘭卡對中國的反感情緒、中緬邊境的不穩定因素、“伊斯蘭國”恐怖主義以及新疆問題都可能成為“一帶一路”的路障。

曾任中國駐吉爾吉斯共和國、拉脫維亞、哈薩克斯坦和烏克蘭等國大使的姚培生此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如果這些區域糾紛不能得到解決,將對‘一帶一路’項目產生負面影響。如果兩個鄰國存在衝突,就不會有任何發展”。

第二屆烏鎮互聯網大會即將在中國烏鎮舉行,目前中國官方媒體正在為此次會議做輿論鋪墊,並有明確的輿論引導和管制。通過官方提供的與會嘉賓概況來看,分析人士認為,本次大會的主題之一應該與“一帶一路”項目有關。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