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五教授公開信建言應對股市危機

【博聞社綜合】針對跌跌不休的股市,劉紀鵬,崔之元等五名教授聯名寫公開信建言,提出八點救市建議。以下是公開信全文:

6月15日至今,短短半個月,中國股市從5178點到3795點,下跌了近27%,市值減少了近18萬億,發達國家對股災的定義是連續下跌20%,中國雖夠不上發達國家,但27%的下跌已經接近股災的邊緣。
此次股市下跌來的時間之快,暴跌之猛,監管者始料不及。從初期認為是市場的正常調整,到意識到這場下跌將引發金融系統的重大風險,大盤已跌了1000多點。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政府為穩定市場,央行、證監會、國資委、財政部等部門作出維護市場的初步措施僅僅堅守了一天就潰不成軍。
這股強大的做空力量到底來自何方?它們資金充足,經驗豐富,準備充分,非常熟悉公募和私募的融資槓桿資金配置量化分析,在不同階段利用投資人爆倉的疊加效應層層推進,擴大戰果,尤其是在利用中證500股指期貨、ETF等一系列金融衍生工具組合做空的手法看,絕非一般的散兵游勇,而是戰法老道聯手作戰的專業力量。這股力量不是來自於境外而是境內。在巨大的資本暴利面前,他們置生養他們的資本市場穩定大局和中小投資人的利益於不顧,一己之私地把中小投資者這隻未來中國夢的中堅力量的財富洗劫一空。在巴菲特沒來、索羅斯先到的殘酷現實下,我們必須看到現實中各方面存在的漏洞,並提出應對措施。
首先,監管部門在關鍵時刻一而再再而三的強調這只是一次正常調整,而從沒有把它上升到這是一次關乎中國夢和中國崛起的輸不起的金融博弈。對近乎慘烈的多空博弈,政府該如何發揮作用高層就產生分歧,關鍵時刻還是手軟,聲音不統一,決策不果斷,出手不迅速。
其次,幾位人們耳熟能詳的主流經濟學家長期以來每當股市一起來,他們要麼是推倒重來,要麼抓住創業板的高泡沫把整個股市當賭場或國家牛猛烈抨擊,誤導政府決策之手和市場投資之手,導致決策者、監管者和投資人思想混亂。
第三,制度缺陷所導致的不公平和非正義,始終困擾着中國股市的投資人,一股獨大的家族企業大股東與市場莊家聯手以平均不到1元錢成本的存量股高價減持,牟取暴利,以476家創業板為例,近一年來以平均每股26元的高價減持的資金高達1271億,而同期創業板IPO和增發引入實體的資金只有684億,不僅大部分資金沒有進入股市,給惡意者以口實。更嚴峻的是,這種在三公制度上存在嚴重缺陷的減持是以“合法資本運作”的名義不合理地掠奪着中小投資人的財富。“幾人暴富萬骨枯”是中國股市近年來的真實寫照。
我們一致認為:這次股市暴跌已蘊含了巨大的金融風險,輕則會導致股市“猝死”,導致實現中國夢的中堅力量——剛剛興起的中產階級的重大傷亡,重則將會引發人們對中國夢的懷疑和社會動蕩,決不可掉以輕心。
從國際的經驗判斷看,無論是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期間港府出手直接入市擊退國際金融大鱷,還是2008年美國的金融危機中,美國的證券監管部門果斷停止裸賣空來看,各國政府在股災發生或將要發生時,都不會袖手旁觀。因此,必須用最果斷的手段,集中力量,果斷出手,維護資本市場穩定和健康向上的大好局面。
為此,我們提出以下八點建議:
1、對上市公司凡是持股超過30%的一股獨大的大股東與高管高價變現,出台嚴格的限制政策,並追蹤、分析今年來創業板、中小板等家族企業高價減持變現近2377億資金的去向。兩大交易所必須明確規定,無論國有還是民營企業的一股獨大的大股東,即便是減持一股也要提前10個以上交易日向市場提前披露。同時停止大股東幕後的大宗交易和轉讓,嚴格控制大股東違規減持。
2、將現貨市場與期指市場的交易制度統一,或者都T+0,或者都T+1。提高期貨保證金到從現在的13%到30-50%。對大戶惡意做空予以堅決查處,嚴格禁止大戶超過現貨頭寸的過度投機做空行為,實行嚴格的大戶報告制度。
3、監管部門果斷宣布暫緩新股發行上市和大股東超規定增。
4、果斷宣布將印花稅從1‰降到0.5‰。
5、由投資者保護基金和匯金等公司牽頭成立股市平準基金,由外匯儲備出資2000億美金,投資者保護基金出資300億,公開宣布高調入市。待股市穩定時,平準基金按三公原則及時退出。全部利潤,或劃撥投資者保護基金,或按1997年香港盈富基金模式還富於民。
6、極度重視目前網民和股民高度一致以及謠言傳言會引發金融系統性風險並導致社會動蕩的現實,組織來自民間的專家學者、金融機構、股民投資人的健康力量,對網上的各種謠言和傳言建立確實有效的預警防範和對沖機制。
7、明確積極的股市政策堅定不移。組織專家學者以研討會、辯論會、記者招待會的方式,對一些不負責任唱空中國的言論,對於那些給股民良好的改革預期潑冷水,唱空中國經濟和中國改革的所謂專家學者公開曝光,點名論戰。
8、立即組建臨時中央金委,建立“一行三會一辦”的聯席會議制度,“一行三會”和網信辦形成一個拳頭,統一指揮,步調協調,做好長期作戰的準備。中央要像指揮槍杆子那樣指揮金融,最終要像成立國家軍事委員會那樣成立國家金融委員會,適應現代金融軟戰的需要。
劉紀鵬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常 清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
胡俞越 北京工商大學教授
呂隨啟 北京大學教授
崔之元 清華大學教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