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務院官員坦承十三五的6.5%經濟年增率難以達成

【博聞社】中國經濟前景究竟有多糟?去年習近平拍板,為了確保到2020年實現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標,“十三五”時期(2016-2020年)GDP的年增率死守6.5%底線。儘管這已經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最低的增速,然而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偉日前坦言,受國際市場需求約束明顯增強及勞動力成本約束不斷增強等因素影響,雖然6.5%的成長率並不高,但要達成這樣的目標,難度很大。

習近平去年宣示,十三五的GDP成長底線是6.5%(來源:網路)
習近平去年宣示,十三五的GDP成長底線是6.5%(來源:網路)

中國證券報週一引述其在第七屆中國經濟前瞻論壇上指出,按照到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比2010年翻一番目標的要求,“十三五”時期國內生產總值年均增速應保持在6.5%以上。

“改革開放30多年以來,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實現年均近10%的增長,與這一速度相比,6.5%並不高,但要實現這樣速度的增長,難度將很大。”他稱。

李偉認為,從規律上看,當發展邁上一定階段,經濟總量達到一定規模後,增長速度一般都會下降。從發展面臨的內外部條件來看,“十三五”期間將至少有三大發展的制約。

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偉(來源:網路)
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偉(來源:網路)

一是從國際市場看,發展的外部需求約束明顯增強。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儘管主要經濟體採取了一系列刺激經濟復蘇的措施,但由於各國經濟長期積累的結構性矛盾沒有得到解決,全要素生產率普遍下降的趨勢尚未得到扭轉,全球經濟要實現新一輪的快速增長尚需時日。IMF將2016年世界經濟增速由3.8%下調至3.6%,全球經濟增速放緩。

在各國競爭日漸激烈的同時,全球化進程卻出現波折。表現在WTO框架下多邊貿易談判遲遲未能取得突破性、實質性進展,同時卻有不少區域性的貿易安排頻繁推出。這些區域性貿易安排不可避免地會使全球市場呈現“碎片化”。

二是人口結構出現轉折性變化,勞動力成本約束不斷增強。中國在中等收入階段就出現人口供求關係的轉折性變化,在世界上很多國家很少見到。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加劇及勞動力人口的迅速下降,在全球貿易中,中國勞動力競爭優勢減弱。

三是資源環境負荷接近或達到承載力的上限,資源環境約束顯著增強。長期以來,由於大量的耕地被用於工業化、城市化,中國的耕地保有量逼近“安全”紅線。為保證13億人口的糧食安全,未來的工業化、城市化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粗放式、低利用率、低成本地侵佔耕地。過去不太顧忌環境成本的發展模式不可持續。

李偉提出,“十三五”期間,中國要落實新的發展思想和理念。首先,要以統籌的思維來推動創新發展。其次,要以平衡的思維來推動共用發展。再次,要以整體思維來推動綠色發展。最後,要以全面改革的思維來建立新的體制機制。

中國2015年通脹資料低位元收官,全年CPI漲幅不及年初3%目標位元一半創六年新低;PPI則擴大跌幅錄得連四年負增長。

(來源:路透社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