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財經作家發文「抵制強力球誘惑」 政府發行彩票是變相對窮人徵稅

【博聞社】美國財經專欄作家諾亞·史密斯(Noah Smith)在彭博新聞發表專欄文章《抵制強力球誘惑》,稱期待買彩票中獎一夜暴富是一種幻想,他們可能在心理上放大了贏的幾率。他還認為,政府發行彩票是變相地對窮人徵稅。

過去幾天,整個美國都處於癲狂狀態,幾乎所有人都花上幾美元去買強力球彩票(Powerball),每個人都希望受到上帝的眷顧,中到創紀錄的10多億美元。北京時間1月14日中午,15億美元的頭獎已經確認至少一名獲獎者——加州洛杉磯越南餐館服務生。

《華爾街日報》的格雷戈·伊普(Greg Ip)在推特上調查人們為什麼玩強力球時,最常見的答案是「幻想的樂趣」。他認為,這也說得通。當你手握一張可能價值數億美元的彩票,你就擁有各種令人眼花繚亂的可能性——嶄新的房子、高檔的汽車、休閑的生活,不僅自己經濟有保障,家人和朋友也沾光。只要想像一下這些可能性,就能讓人樂半天,儘管大腦的理性部分在告訴你,一切都很遙遠。因此,彩票是幻想的從犯——就像電子遊戲或者一本好書。

邁阿密大學的阿洛克·庫馬爾(Alok Kumar)指出,散戶喜歡買有正偏態的股票,也就是所謂的彩票股。這一研究證實了美國楊百翰大學麥里特商學院的托德·米頓(Todd Mitton)和凱斯·沃克因克(Keith Vorkink)一項稍早的研究結果。即使在實驗室,實驗對象偏愛有巨額回報的資產,儘管回報可能性微乎其微。

接下來的問題是,這種慾望是否理性?畢竟,「彩票股」就像彩票一樣,一般表現都不佳。如果一項資產有機會大賺一筆,而其他時候表現也不差,那簡直是天上掉餡餅,這在金融市場很少見。事實上,買「彩票股」的散戶一般收益都很糟糕,正如我們預計的一樣。

如果「彩票股」是源於幻想的樂趣,就像伊普對真正彩票的描述一樣,那它是非常昂貴的幻想。花2美元買一張強力球彩票是一回事,但是如果人們將大量退休儲蓄用於買彩票股,他們可能花得太多了——因為即使在最樂觀的情況下,買「彩票股」的收益都要遠遠小於中強力球彩票。

彩票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心理學家丹尼爾·卡內曼(Daniel Kahneman)的行為金融學和決策前景理論有很多要素,其中一樣叫做「概率加權」,用來描述當很小的概率大於實際概率時,人們表現的傾向性。那些買強力球彩票或者「彩票股」的人,他們可能在心理上放大了贏的幾率。他們知道概率很小,但仍然認為比實際的要大很多。

庫馬爾等研究人員發現,最可能投資「彩票股」的人群是低收入人群和少數族裔。這些人的受教育程度低,更容易受到「概率加權」微妙的認知扭曲的影響。這些人買彩票的可能性也更大。

文章指,彩票和彩票股可能遠不是無害的幻想。它們可以利用受教育程度低、不了解情況的人的認知錯覺和偏見,為政府賺這些人的錢。這些人本不應該把錢花在渺茫的賭註上。所以彩票和彩票股可以被看成對窮人徵稅。

因此,那些受過良好教育能理解彩票會帶來損失,並且財富足夠多的人,反而不太會參與到購買彩票的隊伍中去。這就像對沖基金中我們為風險投資所做的事情。或者,我們可以限制窮人買彩票的數量。當然,政府從彩票中獲得的收入會因此受損,所以別指望這種事情會發生。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