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排查監管漏洞 做空集團賺錢要吐出

【博聞社獨家】本輪A股大震蕩的原因很多人眾說紛紜,有人說因為清理配資盤引發踩踏,有人說股民沒信心了,但是,最大的可能就是A股的股指期貨存在巨大的做空漏洞,被空頭惡意用來反覆砸盤賺取暴利了。

今年4月,中證指數有限公司推出了一個鼓勵裸賣空的股指期貨:中證500指數,這個中證500指數是專門針對創業板和中小板設立的期貨指數。監管層為了刺激股指期貨交易,多收取傭金,在制度設計上做了很多優惠措施,從而埋下了巨大的做空漏洞,比如降低保證金,鼓勵裸賣空等。

這使得低風險套利和期指投機一下子瘋狂起來,最終引爆了A股的全面崩盤危機。溫州炒股團和做空利益集團利用這個政策,唱空的同時賣空,使得A股暴跌,股市揮發20萬億,而利益集團則賺取了數萬億。

這次股市暴跌從6月15日開始,然而,初期證監會、央行、交易所各執一頭,官方媒體發布的信息混亂,初期扔的幾個沙包沒能擋住洪水的下泄,一次又一次的“2點半下跌”行情,使得股民相信“救市已經失敗”,而失信於民的後果是,恐慌性拋盤湧現,股市狂跌。不同比例的融資杠杠開始逐漸“爆倉”。過了超過兩個星期之後,監管層才意識到做空的危害,但為時已晚。

7月5日,中金所根據有關規定,對交易股指期貨合約特別是中證500股指期貨合約的部分賬戶採取了限制開倉等監管措施。

7月8日,中金所大幅提高了中證500股指期貨空單保證金。

7月9日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帶隊進駐證監會,官方說明,是會同證監會排查近期惡意賣空股票與股指的線索。但據內部消息,除此之外,據悉,對證監會內部的排查同時在進行中。

中證500指數從設立之初,就存在着很大的反對聲音,但證監會不僅放行,而且對制度設計上如此之多的優惠措施視而不見,讓賣空利益集團獲得如此之大的利益,很難想象,證監會內部沒有內鬼。

在昨日網上很火的《無名氏:在這輪股災中親歷被強平》一文中,作者自稱“中產”,他的朋友圈是“起碼身家在千萬以上,在各自領域屬於中流砥柱型中堅力量,對國家富強抱着堅定信念的中產階級”,其中包括金融界頂層人士,有着相當高層次的消息圈子。因此,他在此輪“牛市”中使用了融資杠杠,堅定地做多,但在7月8日那天被“強平”出局了。作者失落的同時憤憤不平,

“一般上午達到強平線是上午收盤前補,下午達到強平線是2點30之前補,如果收盤達到強平線是第二天開盤前補,今天突然變成了系統自動強平,當時是再三再三確認的,所以特地籌集了100萬資金準備應對今天的強平。”

7月9日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帶隊進駐證監會後,股指開始絕地反彈。但無數象“無名氏“一樣的使用融資杠杠的中大戶,因為強平,在此輪股災中身家損失殆盡,而做空集團從此次暴跌行情中賺取的錢以萬億計。

據公開的簡歷,孟慶豐長期在浙江省公安機關工作,孟慶豐先後任鄞縣公安局副局長;寧波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局黨委副書記;舟山市委常委、公安局長,浙江省公安廳副廳長(巡視員)。由舟山公安局長提拔到浙江公安廳副廳長期間,正是習近平主政浙江之時。

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
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

擔任浙江省公安廳副廳長時,孟慶豐分管刑偵工作,孟慶豐曾就經濟犯罪問題與網友在線交流,其間還對“吳英案”發表觀點,稱集資詐騙性質嚴重。

一位從事期貨相關業務多年的機構人士表示, “通過做空,造成現貨市場融資被強平,導致股市短期內非理性下跌,這種行為背後可能有‘惡意’出發點。” “監管層此次出手打擊惡意做空,應該是有針對性的。”

高層的指向相當明確,就是要做空集團將所賺取的數萬億給吐出來。但這種做法又帶來了兩個疑問:

首先,造成股市諸多亂象原因之一是缺乏監督機制,黑箱作業。現在使用公安力量武力奪錢,又是非市場的做法。

其次,此次的做空利益集團,背後難免有金融界的高官,甚至可能上達政治局級別的人,作為此次排查做空的主管官員,一個公安部的副部長,是否敢於一擼到底?查出來了,是否敢於向社會公眾公布?還是僅僅內部“罰酒三杯”?或者找個低級官員出來頂罪?

第三,如何界定“惡意?一些並無內幕消息但經驗豐富的散戶,如果也在期間做空,難免被錯殺。

不管怎樣,預計月底前,很多做空賺錢的會被查出。目前高層的思路,誰賺了做空的黑錢,誰要吐出來。

並且,本社獲悉,昨天下午國家安全局召開內部特別會議,已經把金融市場列入國家安全層面,國家安全機器已經開動。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