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观察:2015年博彩收入骤降34% 澳门靠赌还能撑多久?

2【博闻社】近日,澳门特区政府发布数据,澳门2015年博彩业收入为2308.4亿澳门元,较上年减少34.3%。澳门的博彩业收入已连续两年低于上年水平,连续19个月收入同比下跌,减幅创下历史新高。

2006年,澳门博彩业总收入超过了美国的拉斯维加斯,成为世界第一赌城,并连续上涨,2013年全部博彩营收3607.5亿澳门元(约合452亿美元),相当于拉斯维加斯赌场的7倍。

如今,世界第一赌城的皇冠依然戴在澳门头顶,但澳门却被迫步入了对依赖单一产业经济结构进行调整的转型期。而“赌城”拉斯维加斯却依然保持不错的发展势头,澳门能向维加斯见见什么?有能否成为拉斯维加斯一样的“冒险之城”?

一掷千金的陆客消失——暴发户般狂欢的结束

作为世界第一赌城,澳门几乎所有的行业都和博彩沾边,旅游、餐饮、房地产等等,都需要博彩行业带动。然而,澳门博彩业何以在这些年如此飞速发展?相信每一个澳门人心里都有一个共同的答案——因为陆客来了。

虽然中国赌客对全世界博彩业都是一块肥猪肉,但是澳门赌场对大陆赌客的依赖性却远比其它地区要严重。

这从一点就可以说明,在澳门博彩业收入中,贵宾厅贡献的占比最多时可以达到八成。

这就解释了近两年澳门博彩收入下滑的原因——第一,中国经济减速;第二,亚洲其他国家对大陆赌客的争抢;第三,外媒一致认为受中国领导层推进的反腐运动影响,高额下注的顾客大幅减少,对澳门博彩业产生了很大影响。

一位曾经在澳门某赌场工作的公关,回忆之前赌场景气的时候说道:“贵宾厅的客人里有很多是内地富商,但我们更愿意接待‘领导’,领导出手更大方。我们大概一晚上的小费能有几十万(澳门元),运气好碰上出手阔绰的‘领导’,上百万也是有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钱来的太容易了,挥霍起来当然不心疼。

但近年来,随着大陆反腐行动的展开,前往澳门的“领导”和富商越来越少,现在进入贵宾厅需要核对身份证信息,一旦发现为大陆官员,将立即被驱逐。相应的,贵宾厅就陆陆续续关了数十家,许多赌场工作人员失业。

和赌场一样,澳门红灯区的收入也受到了影响。中国人讲究“酒色财气”,有酒有财有气,怎么能少的了色呢?更何况在澳门红灯区,卖淫是合法的,在赌场一掷千金的“领导”、富商们,在红灯区的姑娘身上也不会小气。但姑娘们现在的收入也是大不如前。

澳门赌厅一景
澳门赌厅一景

世界第一赌城”vs“世界娱乐之都”

博彩业收入的下滑,让很多澳门博彩业大佬开始迫切的为自己的企业设计转型。2015年5月27日,银河娱乐旗下“百老汇”开幕,公司副主席吕耀东称,澳门赌业面临近十年来最严峻的环境,不能单靠博彩收入来支持,“百老汇”这个新项目以增加非博彩元素为主,比如加入大型歌舞表演等,期待未来非博彩项目的收入会有双位数字的增长。但“然并卵”,目前仍远远无法弥补赌场收入的锐减。

早干什么去了?很简单,以前陆客赌资这么好赚,商人哪里有时间管赌博之外的事?

同样是人所共知的“赌城”,拉斯维加斯也以此名声在外,同样是卖淫合法的少数地区,但维加斯还拥有另外的名头——“世界娱乐之都”和“结婚之都”,单纯去维加斯赌博的人只占很少一部分。而且,就算是赌博,维加斯博彩业的大部分收入都来源于老虎机,而不是贵宾厅赌台。

有人曾这样描述过维加斯昼夜的情景,“白天所有人都穿着不知道从哪个地摊上捡来的衣服,坐在老虎机前‘玩命’拉。一到了晚上,几乎所有人都穿上了华丽的礼服,出入于各种‘SHOW’的演出场地。”

显而易见,维加斯的博彩收入,大部分来源于游客在白天打发时间的老虎机,而维加斯真正的魅力,还是它的娱乐功能。

维加斯拥有着无数经典的大型“SHOW”,《Jubilee》、《O》、《MGM Grand Hotel》、《Absinthe》等等为人所熟知。这些被奉为经典的“SHOW”,甚至被形容为“没看过会是一生的遗憾”。

而所谓的“结婚之都”,就是在维加斯特别容易结婚,不管来自哪个国家,只要有身份证明,填个表、花上几十美元就能领取结婚证……有多少情侣私奔去了维加斯,又有多少人在酒醒的第二天清晨去离婚。

拉斯维加斯不单是一个“赌城”,他之所以被称为“世界娱乐之都”,是源于它的博彩业、色轻服务业、娱乐业甚至是婚姻观,都充满了无数的可能与未知,这些让这座城市变得新奇、刺激富有冒险精神,电影《宿醉》就将维加斯神奇与未知,体现的淋漓尽致。所以,澳门如果想借鉴维加斯的经验,显然不能只临摹些皮毛。

澳门能否成为中国的“冒险之城”?

其实,澳门和维加斯有很多相似之处。两者都曾经是“不毛之地”,一个是偏远的小村落,一个是荒漠之中的孤城;自然资源都相对稀缺,依靠博彩业发展壮大;拥有相对独立的司法、行政权力,一个属“一国两制”,一个是在不和联邦法冲突的前提下属内华达州法管辖等等。

这样看来,澳门具有很多天然的优势,成为中国的拉斯维加斯。那么,在变成“中国维加斯”的过程中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3
笔者认为,澳门主要将遇到两大问题。

其一,澳门目前的产业结构以博彩业为主,而其中又以贵宾厅的土豪为主要客户。随着大陆反腐的不断推进,以及其他亚洲国家的竞争,澳门将必须把之前花费给“土豪”的精力、财力,分散给普通游客,把普通游客作为主要的客户群体。这就需要澳门为普通游客提供更多的娱乐体验,大型、奇幻的演出,贵宾般的旅游、住宿条件,其目标群体都要从“土豪”转换为普通游客。

其二,因为过度依赖陆客,而中国人相对缺乏冒险精神,这也许会给澳门转变为中国的“冒险之城”带来困难。无论是博彩、奇幻的SHOW、还是超前的伦理观,都带有冒险、猎奇性质,这些在维加斯这一城市融合绽放。

笔者认为中国人缺乏冒险精神,这其实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虽然我们数千年都是农耕民族,安居乐土,但众所周知中国人又赌性极大,从中国股市就可见一斑。那澳门可否将这一点加以发扬,使中国人的赌性和全世界人民的冒险精神在这座城市得以释放,降低澳门娱乐的门槛,让大家在辛苦工作之余,来到澳门纾解压力,释放真我,而途径并非只是赌博、红灯区或者跳个澳门塔,应该让整座城市充满别样的猎奇魅力。

新浪/彩通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