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瘋狂打壓民間異見人士 「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發起人唐荊陵獲刑五年

廣州
左起:唐荊陵,王清營,袁新亭

【博聞社廣州報道】被中共以「尋釁滋事」拘留20個月後,中國民間「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發起人,知名維權人士唐荊陵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今天在廣州中院宣判。唐荊陵被判刑五年,同案的袁朝陽(袁新亭)、王清營分別被判三年半和兩年半。唐荊陵妻子汪艷芳對本社記者表示,有關判決是政治判決,是當局對唐多年來參與維權和發起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總清算和報復。此外,遼寧維權人士姜立鈞也被以尋釁滋事罪,判監三年。

今天一大早,法院外有記者等待採訪,很多便衣和警車在一旁戒備。在廣州的一些維權人士受到國保的警告,被要求不要前往圍觀聲援,另一些人被要求離開廣州,還有人則暫時被限制自由。

判決結果是:唐荊陵5年、袁朝陽3年6個月、王清營2年6個月有期徒刑。這是中共當局對言論自由的悍然侵犯,是對基本人權的粗暴踐踏。本網對此判決予以強烈譴責,要求立即無罪釋放唐荊陵、袁朝陽(袁新亭)、王清營。

唐妻汪艷芳
唐荊陵妻子汪艷芳指當局是政治審判

唐荊陵明確表示不向專制政權的法庭上訴,「只向人民和上帝上訴」

唐荊陵妻子汪艷芳稱,法院沒有發旁聽證,但已要求被告人家屬提交旁聽人員名單,由法院決定,有家屬在趕赴廣州。王清營的家屬則稱有家屬擔心「來了之後回不去」,有很多人都被限制,不得不取消到廣州的計劃。

唐荊陵妻子汪艷芳對本社記者表示,有關判決非法律判決,而是政治判決,是當局對唐荊陵多年來參與維權和發起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總清算和報復。

「三君子」2014年5月16日被廣州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6月20日被變更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批捕。在逮捕以後的偵查階段,三人都未能見到他們的辯護律師。

「三君子」案2015年6月19日在廣州市中級法院第一次開庭審理。因審判庭不接納黨員迴避、證人到庭作證等要求,被三人抗議而當庭解除律師委託,第一次庭審中止。同年7月23、24日,該案進行第二次開庭審理。

總部設在紐約的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發表聲明,認為對唐荊陵等三人的有罪判決,反映了中國政府對法院的政治操縱和對和平的持不同政見者日益增加的敵意,並要求中國政府撤銷廣州中院對人權活動人士唐荊陵、袁新亭和王清營監禁的判決決定。

各地民眾聲援唐荊陵
各地民眾聲援唐荊陵

「廣州三君子」——

唐荊陵:1971年12月15日出生,湖北省荊州市人,基督徒,前廣東省汕頭市某化學工程類單位技術人員,原上海交通大學廣東校友會理事,知名人權律師,《零八憲章》首批聯署人,中國非暴力、公民不合作運動的首倡者和主要推動者。

2014年5月16日,因其持續推動公民不合作運動和在六四紀念日期間推動「六四靜思節」行動而被廣東省廣州市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並被關押於廣州市白雲區看守所;6月20日,又被當局更換罪名,宣布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批捕;2014年11月19日,其案被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各地民眾聲援廣州三君子
各地民眾聲援廣州三君子

袁新亭(袁朝陽):1971年5月6日出生,四川省遂寧市人,基督徒,網名「初級洗腦師」 ,前廣東人民出版社編輯、前廣東海燕電子音像出版社編輯,原廣州出版社的編輯,《零八憲章》首批聯署人,非暴力公民不合作運動推動者,中國在押政治犯。

2013年迄今,中共當局掀起了專項打擊從事民主運動和公民維權運動人士的新風潮,唐荊陵、袁新亭等人宣傳、推動的非暴力公民不合作運動便成為中共當權者警覺、恐懼和嚴打的對象。

2014年5月16日,維權律師唐荊陵因推動中國非暴力公民不合作運動等而被廣東警方拘捕,其亦因此與當日被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並被關押在廣東省廣州市白雲區看守所;2014年6月20日,又被廣州市檢察院更換罪名,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批捕。

民眾聲援廣州三君子
民眾聲援廣州三君子

王清營:1982年3月1日出生,河南省南陽市人,基督徒,前廣東工業大學華立學院經濟學教師,原廣州市番禺區房地產建設企業集團高級策劃經理,《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廣東知名公民活動者,非暴力公民不合作運動推動者。

2014年5月16日,人權律師唐荊陵因推動中國非暴力公民不合作運動等而被廣東警方拘捕,其亦因此與當日被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並被關押在廣東省廣州市白雲區看守所;2014年6月20日,又被廣州市檢察院更換罪名,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批捕。

香港民眾示威要求釋放廣州三君子
香港民眾示威要求釋放廣州三君子

此外,遼寧維權人士姜立鈞被控尋釁滋事遭判三年。媒體援引姜立鈞代表律師丁錫奎表示,姜立鈞原被指控兩項罪名,後改為一項涉嫌尋釁滋事罪。而今判決結果出爐,姜立鈞遭判處三年有期徒刑。

姜立鈞從看守所發出的新建披露,曾遭受酷刑,被脫光衣服拷在老虎凳上,並困綁手腳被他們毆打,灌水入鼻,直至他心臟病發休克。

姜立鈞的弟弟告訴本社,有在法庭上有見姜立鈞,「他意識清楚,但人憔悴」,並表示近兩日會與律師會面,再討論上訴事宜。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